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对于执行强调制度,对于决策强调看法的抉择  

2012-03-13 20:25: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写正题之前八卦一下。今天我下午上的那个课虽然到目前为止就三次。但是让我有很多意外收获的惊喜。其实那个课的老师长得很纠结,学生也纠结。但就是这长相看起来很纠结的人,给我提供了不少确实可以写出东西的素材。今天这篇文章的题目应用面很广,但是其实还是有关文化传播产业范畴的东西。今天主要是请了两个嘉宾,一个是商务印书馆的新任老总,一个是日本北海道某大学的教授。这个老总给我第一面感觉很现实一个人。且相当圆滑。一般这样人都不是太能说直话。很喜欢引导别人,且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话里七分真,还有三分是迎合或者其他一些东西。我对这样的人虽然不能说不待见,但是基本上会保留一些观点。但是一堂半课上下来以后。我的感觉立即大为震动。此人竟然是商务印书馆的新任老总!!要是此人在位,就算国家在出版行业不开口子开放民营出版市场。这厮就算不靠国家扶植也可以完成所谓跨过文化集团的宏伟任务。虽然我不知道他具体多大。但是这个岁数竟然有这种思想。简直是不符合常理的存在。且这家伙本来就是很现实主义霸气的野蛮性格。要是不尽快开放民间出版业市场。未来很可能出现我国文化产业一家独大的可能。另外一个就是日本教授,给我感觉日本人其实是挺纠结的一个性格。干嘛不像我们中国人那么直接。非要藏一手,装孙子。虽然骗人小看自己是一种策略,但是这样的交流只会让人的思考停留在小瞧你的层面上。难道你真的就牛逼到什么东西都能自己应对了吗?把所有人当傻瓜可不是什么好策略。一点都不大气。以上就是我们这篇文章正题之前的一点八卦和吐槽。

      今天早上我刚因为昨天新闻生气的吐槽这帮做新闻的没职业操守。因此,对于文化产业在中央决策层面应该如何进行深一步的开放改革有点灰心丧气。但是等到下午上完课以后。结合我之前的思考。我发现事情并不是没有可解,只是需要把我之前所思考的问题进行更详细的划分就好了。其实,在去年我的上李常庆老师的出版产业营销的课上,单从日本出版业的发展道路研究当中,进入了一个误区。虽然今年看世界的视角有所调整,但是还并没有完全跳出那个单向线的看法。是什么呢?那就是在过去,我只了解到信息传播必须凭借渠道才能决定其内容。无论是我们当下看到的电视与报纸的广告业务,还是我们看到日本图书行业的物流出版行业。都给我一种错觉。渠道决定内容!当然,从某个角度上来看这似乎合理。但这其实是个不完全的视角。首先我们看到的现象是在针对一些受众人群的渠道选择内容,其次我们普遍看到的信息传播渠道的普查是建立在即时反馈的基础之上的。而除了大众的新闻传播渠道以外。信息其实还以另外一种方式呈现在我们生活当中。那就是信息库系统。和即时信息消费相比,信息库系统的信息使用与受众属性都和大众即时传播属性有着极大地时空差距。这一点是我们之前在讨论信息传播对人类社会影响这个问题上所忽视的问题之一。

         即时性的信息传播渠道对于社会的影响是极大地。大到它在现代社会当中几乎占据了我们全部的视野。尤其是互联网的出现与不断革新之后。信息互动把我们的视野几乎完全置于信息爆炸时代的海量浪潮当中。可关键是,那么多即时信息到底人们是如何接受,如何消费,如何反应形成影响的呢?之前我们讨论过最近网上那个明显是由美国某个国家机关做出来的视频手法之粗糙,行为之恶劣。但是它在普通人群当中的影响力依旧很大。即使存在很多理性的声音,但是群情激奋永远是大多数人的表象特征。即时性信息传播都有这样的特点,它不会去让你获得一种新的包容并蓄的思考视角。但是他一定会敦促你重新认识世界之后作出态度和反应。我们往往只认识到大众文化的消费是低俗的,暴力的,普遍的。但是我们忘了它还有另外一个特征,那就是它往往都是即时性的信息片段。这个片段可以通过不同方式被反复编辑。但是无论怎么编辑,它都能让你在快速理解之后,做出一定表态的反应。这就是信息爆炸时代的基本特征。而越是这样贴近大众传媒,由很多人构成的信息传播网,它就越彰显这样的特点。快速消费,普遍,低俗,简单的逻辑构图以及追求以影响力为主要特点。根据这样的传媒系统特点,我其实在看到昨天被制造出来的那个二百五新闻之后,对以这样的信息传播渠道为基础核心的文化传播系统一点信心都没有。因为这简直就是个要钱不要脸的深坑。谁掌握这种媒体,谁就有了对大众影响的武器。而它一但是一种武器,暴力永远要比交换获得利润更加直接和简单。哪怕它是软暴力。

       当然,我们不是说日本出版业那套深入整个社会的物流对文化传播领域的垄断机制没有可以借鉴之处。但是太过极端的即时信息的反馈机制。明显把出版业带向了一种传媒化,低俗化,追求大众反应性的趋势当中。换句话说,虽然这个机制可以对文化产品创作有一个类似银行抵押贷款一样的科学调查抵押证据。来说明什么样的大众文学作品在进行类似电影化,电视化等等横向产品延伸的潜在可能性。但是,从全行业的角度来讲,它让日本的文学走向了更在乎大众即时反应的传媒系统的极端之中。虽然我们在今天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以维基百科为基础向着大英百科全书那样的精英词典发出了挑战。但是,这种挑战更深一层的问题,其实是在挑战出版行业的秩序。它不是仅仅在说信息可以以新的方式被集成。而是在说信息以新的方式被消费。传统出版业的问题在于,在承袭过去相对严谨秩序的出版公司当中,出版行业依旧被视作一种信息权威行业所坚持。有知识学问的出版社,往往不屑于搞什么类似网络小说那样的大众消费文学作品的出版。而权威在这个时代不是没有,而问题在于很难跟得上新的创意迸发的速度重新积累起来。因此,出现了老的文化智库体系与新大众文学的分离。时代变了,权威不再是一种既定事实,由少数人决定或者由制度承袭可以举得到认证的东西。这个时代任何事物都可以被挑战。关键在于,很少有人在这个洪流中,想想我们旧有的坚持当中,哪些是做人做事的坚持,哪些是食古不化的习惯偏见。

      在我们之前的讨论当中,曾经说到过不同的渠道针对不同的受众的问题。在这篇文章当中,我们则把这个概念更加细化。所谓信息传播渠道对受众本质上的差异不在于其人群属性在兴趣领域上的不同。而在于这个渠道到底是以影响力为核心,追求大众信息消费为核心,还是以智库的信息时空传播为核心,对信息本身进行创作与出售为核心。现如今各种传媒渠道有很多。甚至包括类似日本这样的出版业。所以管理信息传播渠道的核心要素不在于它在哪个具体的形式,而在于它生存的手段与方式。而这个问题上的差异,就主要体现在以上两者的区分之上。所以,当那个商务印书社的新老总说道编辑的职能应该从替人做嫁衣转换为为一个作品谋划营销的经纪人的时候。我知道,丫知道现代出版业与传统出版业最大差异的核心到底是什么了。编辑的只能从过去到现在其实一直都没有太大变化。以前是选择和塑造知识型信息的人。而未来他们是选择哪些知识性信息应该传播的人。出版业的基础依旧是信息库属性。但是,现代化的信息库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只在乎权威信息的发布就可以了。它必须身兼信息传播这个职能本身。而出版行业和那些即时性信息传播渠道最大的区别却又在于,大众传播渠道本身就是连接最基层当中信息的手段。它们是大众生活的一种社会桥梁。而出版行业所侧重的是信息本身的价值。它才是真正关心文化本身属性的产业。一个是社会的感性,一个是文化的理性。

     假如让那些传播社会属性的传播渠道作为打中文化产业的基础,完全开放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我们最后会被这种情绪化的思维推到哪里去。是毫无节制,只有乱哄哄的英雄主义与投票民主?还是极端的法西斯和绝对官僚制度霸权?这个时代需要理性的声音。但需要的理由绝对不应该是其他人都是没长脑袋的孙子,需要有个牧羊人去引领羊群。这个时代应该是执行者和决策者两者之间有效互动的关系。是大众与精英的一起努力。而不是极端的功能主义去挽救世界。假如我们希望达成这样一个目的。那么我们从文化产业角度所首先思考的,就是应该是以信息库为主导的文化产业占我国文化产业主流。我们这里不是说简单的某个产业。而是说所有产业所经营的一种理念和方式。大众需要交流,需要社会性的即时信息。但是它不应该是我们文化产生的主要发祥来源。它应该是由更加理性,更加对它所创作的东西负责的产业形态所引导。比如说以经营信息本身获利为核心的出版产业。当然,我们前面也提到,商务印书社那个老板搞得全媒体营销是个大趋势。他清晰的认识到版权其实依旧没有因为互联网的出现而被分离。只不过过去的纸媒信息存在形式可能会在未来的信息传播环境下越来越存在局限性。而被其他高质量的信息媒介所替代。因此要发展全媒体兼容的数据出版格式以及版权发行战略。这些思考我认为都极其有眼光。但是要是在这个行业以现有的政策状态有这么一个家伙在这么一个位置,搞先期行业垄断的话,那基本上没人能在未来有实力和他唱对台戏。短期内自然可以做大做强,但是从长期来看,垄断的恶果其实还是蛮可怕的。起码行业发展可能不会太充分。因为搞垄断的人都太霸气,也就不会允许别人染指自己的肥肉,哪怕自己懒得动也不让别人得。

      在未来,我国文化产业会出现两极分化的趋势。以即时性传播渠道为核心,依靠信息影响力进行二次销售为核心的执行者传媒。以及以信息价值经营为核心,依靠不同受众对信息消费的需求进行产业营销的决策者传媒。前者主要会倾向于大众文化消费产品等领域进行扩张。后者会倾向文化价值的文库类使用向信息产品的营销方式向扩展更多不同受众需求进行营销扩张。假如说有大众文化的话,那么很明显前者就是一种系统性的代表。而假如说有精英文化的话,那么后者就是这一切的一个根基。使用信息和被动接受信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也是我们对产业监管和文化繁荣问题的分水岭所在。越是制度性强,大众化的东西,执行者就越有起作用的地方。比如说官僚系统的改革其实也就是出于同样的逻辑。而越是对产品本身消费标准要求越高的东西,群体化的东西,就越是需要创意产业,少数人的标准起主导作用。比如说周期性的生产贷款。因为特殊的特征下,充分利用了时空价值,才能将资本的实用率发挥到极致。因为它是特殊情况所决定的。现代社会权威所建立的基础,不是看影响力。那个东西早就已经沦为大众消费品了。毫无伦理道德可言。现代社会的权威主要建立在功能性的系统价值观建立之前,如何对尚在发生的事物做出有参考价值的决定性意见。执行者消费大众影响充当权威,而只有决策者才选择什么应该成为新的权威之基石。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