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处事  

2012-02-04 23:46: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是一篇微博凑数。但是我感觉这都能写出来,我太牛了!大家慢慢看。

  其实吧,不知道为啥,今天早上一起床就感觉不一样。话说立春之后气场完全就变了。如果说虎年给我感觉是一种被强制推向前的霸气的话。龙年给我感觉就是一种蛇蜕皮之后的轻松和全盛的自信。今天不知道为啥,我想了很多平常不曾思考的问题。就好像突然之间,脑袋里有一个老师在交给你很多新的知识和觉悟一样。

其实在北大的时候我就已经非常为人民服务了。去年一年给我的感觉极其不给力。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先是感觉好像有人在和我聊有关我对环境忐忑的问题,给予我精神上的支援。然后在车上突然一下子想明白了另外一个很重要的边界问题。即所谓人忐忑的原因到底来自于哪?这其实也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所在。假如说其前几天讨论的是一个人底子的下线,那么我们今天讨论的就是一个人的上限问题。而这也其实就是我这几年在追寻过程当中,遵循的,同时也受到束缚的根源所在。

上次的微博名为看人,但其实讲的是人生哲学。也正因为如此,很多人可能对于表征并未尽数提及不屑于故。但是这种类似孙子兵法一样讲述人行为要义原则的方法,却还是感觉相当信服的。人的下线主要看的是一个人的人生理解。而一个人的上限,则要看一个人对世界的感悟。这次我们就从一个人的处事逻辑入手,讨论看待世界的方法。

人要有一个自己,在上次我们从各种观察角度的问题上讨论过了。而人对世界也同样要有一个处事的逻辑。这个逻辑说起来起点我曾经讨论过,我过去把一个人对世界的干预与互动的原动力称之为野心。因为那时我认为,一个人是有其行动的极限的。无论是才能,体能,智慧等等方面,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单一的人构不成强大的社会。但是,假如我们完全屈从于社会附加在我们身上的秩序,使命,工作。所谓逆来顺受,那么到最后我们必然因为自己的不抵抗,不追求而陷入逆流的底层。

所谓野心,其实就是在针对我们相对于社会而言,有限的自身所发出的一种超越自身气量,定位的呼喊。因为不屈就于自己当下所承载的极限。希望成就非自己一人所能的事业。就必须要有干预社会,干预世界的野心。无论是用联合,驾驭,还是用暴力亦或者谋略。超越自身行动的极限。去接触自身以外的世界形成一体去达成我们所希望到达的伟业。这就是所谓的野心。

当然,在过去我认为这简直就是一个人超越世界,主宰世界,让自己摆脱社会规律的最大成就。但其实在野心之外,还有着更大的枷锁绑在我们的身上。那就是秩序。这个秩序讲的并不是所谓社会通行的处事方法,要求个人所遵循的那个轨道。而是讲,这个社会的构建本身,有着一个超越个人的规律的原则。虽然我这些年来对这个问题看的很透。也因此在研究的时候敢于打破和建立在这个层面社会自身存在规律的秩序。但是我始终不敢向这个秩序之外的地方踏出一步,哪怕我是新秩序的设计者。

这个问题的核心不在于个人的力量相对社会还是过于渺小。而是在于,我们是生存在社会这个框架下的个人。我们虽然可以挑战社会附加在个人行为和精神上的定义,但是我们毕竟还是依存于社会之中的个体。在这之外到底对我们来说就好像太空的真空空间一样。可见,但是不可直接触摸。只存在于认知之中,但是不可被我们碰触。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讲,野心看似胆大妄为,但其实也是大多数人所潜意识认可,并回去追求的一个超越自身的目标。它其实还是在一个人在一定社会秩序之中的行为。社会对他的影响其实依旧巨大。今天我所思考的一个问题在于,其实每个人生存所在的这个社会并不是整个世界的全部。因为其实附加在我们身上的这样一个社会秩序,其实也是我们自身生活所感受的一部分。它并不是我们看到世界的真正力量的全部。也正因为如此,我们超越我们身边的社会,其实根本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强大与恐怖。

打个比方,我们往往自身所迟疑的的关键其实很多时候并不在于我们即将面对但是未知的新事物。而是来自于我们过去生活当中所沉淀的某种对社会的理解与惯性。一个正常人看到一个残疾人在努力之后仅做到和自己一样水平的时候就会感动,同时感到自身所拥有的珍贵。便认为这世间没有什么问题是真正可以难倒自己的。同样,当我们进入一个行业领域之时,让我们真心自信的起点不是我们对未知的无所畏惧,而是对过去所遇见困难的解决,让我们了解在一个领域当中所谓的困难对我们行动的影响。

学徒和大师的区别看似是行动能力在结果上的差异。但其实真正的差异在于他们对同样事物有着未知和理解这样两种不同的感受。这其实才是社会秩序给于我们身上真正赋予的枷锁所在。其实之前我所理解的学习在和别人交流的时候就产生了很大的差异。有人敦促我要我行动,认为行动之中才能积累这样的理解。而我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要学习一个行业,核心就在于去寻找这个行业之中框架之内通行秩序当中,进阶差异的关键。所以我从最初就想直接从别人嘴里问出来这个底。而这些实战派,则认为这样的提问是不可能有任何意义的。

我这两天在裱画店那个为老不尊的师傅那里,所搞清楚的关键,就是从他的角度,他的生存之道是围绕着怎样的环境与目标来运作的。虽然他的层面很低,但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层面的参照系。我才能了解之前从另外一个高级经纪人那里听到的一些话,到底是从哪些方面要在行业之中有所优化。这其实和我上学的时候为啥能那么快通吃那么多行业是同一个道理。但是实战派有个烦人的地方就是不像学术派那样坦诚和详尽。因为他们是在行动中获得的经验,知道但是并不懂得如何传授。甚至有时还藏着掖着。认为这是社会秩序的一部分。

 我以前在搞学术的时候。因为直接涉及到社会秩序这个最高层面。所以给自己的行为下了很多界限。这些界限的由来,其实就是源于我在研究过程当中,对于社会秩序的理解。认为有些事情是不应该由个人来超越这个极限的。否则这种行为的后果的结局将是扰乱秩序本身而失控的。就好像在海上乘船的人,给船凿了个眼来排除积水一样目光短浅。

我过去所想象到一个人行动的极限就是野心。但是我现在发现,野心本身,其实也是束缚我们行动与心灵的枷锁。一个人真正做事的极限其实是可以不存在的。换句话说,一个人的行动是可以不依靠他所身处的世界惯性的。就好像我们上面说到的,正常人看残疾者一样。在残疾者眼里,在他那样的世界做到如同正常人一样成功就是最大的突破。可是在正常人眼里,那仅仅意味着一种起点的踏步。其实我们每个人生活的世界都是不同的。因为我们也生活在我们自己的那个不完整的世界当中。

所以,假如说,一个人遵循他所生活的世界秩序行动的话。那其实他只是在自己的囚笼之中不断地移动。其实社会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有机整体。就好像我们认为最理想的世界就应该是一种货币,一种语言一样。那样的目标是在无数个个体的协调和协议之下,才能达成的目标。其实我们每个个体都是相互松散的连接的网。网上其实有着无数的空闲之地。那其实就是我们世界的极限所在。它不在远处,而是我们从未踏出的眼界死角之地。

我们行事所感到困苦的地方不是来自于未知,而是来自于沉重的过去。假如我们放下过去,其实我们就是最有能力,最自由的个体。我们其实就是世界的主宰。我曾经说过我有很多能力,但是因为我所理解的世界,而给自己下了很多严格的行动限制。其实这些限制的真正来源,在于我所已知理解的世界之不全面。给我带来的惯性影响。推翻过去所给我们塑造的墙。我们就能发挥我们100%的力量。这力量可大可小,但我们俨然已经是自己世界真正的主宰。因为我们的世界可以随着我们的心意,无限之大

 因此,当我们打破这层墙以后。我们的世界突然变了。变得不再有条条框框,不再有什么所谓的必要条件。有的只有我们与世界最直观的接触和理解。不再有所谓的道德,也不再有所谓的秩序。有的是我们与世界直接的碰触。这种世界之纯粹,就好像物质的分子,质子之间的关系一样。是纯粹物质相吸相离的原理。我们所要选择的就是我们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个体,去接受或追求怎样的人群与生活。

当真正的束缚卸下之后。我感觉我又一次重获新生。我之前所感觉到的压力顿时化作云烟。我所要做的,其实就是成为怎样的一个个体,去吸引和塑造怎样的自我世界而已。我一下子突然又感觉到,我对个体接触互动的研究放上了我的日程表。其实所谓的商业头脑,在某些方面来说,不过就是对这样一个自我世界的经营。在过去的理解看来,这无疑就是我们生存的商业生态系统。而做到极致的,就是自身成为所谓的重要环节。这个重要环节其实就是我们对自身世界的真正主宰以后的感觉而已。

我们放下的,其实是我们对自身认知的局限。我们获得的是完整的对世界理解的视野。它不是让我们如何去理解世界。而是告诉我们如何去感受世界。不受自身感触的负累,而是真的超然于自身对世界认知的极限去行动。去接触和理解这个世界。我今天在车上看到一个视频,说的是一只小猎犬和一只小熊在一起扭打玩耍。要是在真正的自然界,这两者之间其实是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因为熊的食物链与狗不同。两者只有竞争,而这种竞争会随着双方父母的接触而展开。

这同时又让我想起以前看到的一个讲虎头蜂的养殖介绍。在自然界本身,品种相同的蜂后其实也是会互相攻击争夺领地,不死不休的。但是养殖户用一个很简单的办法,让三只蜂后在一个巢穴里共生,结果建立起超人想象的巨大蜜蜂帝国。那就是在蜂后互相攻击的时候,晃动笼子,直到三只蜂后对这样一种攻击行为产生的反射性的理解为止。这其实和人工养殖的猎狗与小熊在一起其实是同样一个道理。

打破这种自然形成的惯性,我们其实收获的将是一个全面的世界。我们其实也就是因为这种自然形成的惯性,像动物一样,所以才会互相攻击,才会各自为战,才会如此疲弱。人类社会繁荣的诀窍其实不在于制度化。而是在一定干预性的制度下,完成这样一种超自然惯性的共生。人才会之所以成为人,而不是靠自然惯性而生存的动物。这其实也就是我们处事只是真正最和谐的逻辑所在。我们打破的是我们自己的世界,但是我们收获的,却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世界。秩序只是为了干预我们的野性,而不是为了控制我们的生活轨道。

这才是对世界真正意义上的理解。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