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一次迟到的观后感  

2012-02-28 11:42: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音乐会我是星期日看的。但是礼拜二才写出来。为啥呢?因为我星期一晚上熬夜没睡觉。结果星期一就悲剧的脑袋只剩下60%的功率了。加上白天要选课。结果就到了星期二。星期日那天的音乐会是中欧青年交响乐团的演出。其实吧,我对中欧音乐团体不是很感兴趣。因为通过几次那个地方出来的音乐会,不是临时凑得,就是质量有很大问题。不过因为当时看板很好看,我就买了票看看。这是我那天去的原因。至于为啥写一篇观后感呢?因为当时听这场音乐会的时候,我脑袋里正好想着一些问题,看到这个乐团的一些表现之后。让我突然对这个问题有了些感悟。至于是啥,我之前在微博里说过,没看过的,我就在这卖个关子。

   话说这个乐团的指挥绝对是大师级的。但问题是前半场音乐会最悲剧的地方在于因为有个唱歌的。那种西班牙发音本身听着就不押韵。最大的问题在于,情绪与水平着实一般。在听音乐会的时候,我一般有两个气场。一个是专注,一个是放松。专注的原因是因为听到整个存在某种披露与不和谐或者我不曾见过的奇异。这个时候我就很喜欢找到那个点然后盯着人看。在这场音乐会当中,我专注的原因很显然是属于前者。且不说那个主唱在临出场前花了多少时间让我们空等。在台上的开腔虽然音量很够,但是明显不在情感的调门上。而一场音乐会当中,一旦有个人是主唱,那么很显然其他一切声音都变成了伴奏。总体来说,背景很强,但是演唱的水平很烂。在我观察了大概一大半场音乐会之后,我估计丫不是大姨妈来了,就是事前准备工作出了披露。所以内心有某种愧疚和心虚。结果演唱的很不到位。之到对方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我的评判之上以后,其注意力将所有的认知集中在我一点之后。我把紧逼的精神收回来。对方此时才做出一种原来就是你让我感到紧张的表情。最后完成了上半场的音乐会。

  在上半场的结束的时候,我明显发现指挥的意志是停留在演唱身上的。且由于指挥的水平很高,所以整个场面的气场是由不提气的演唱和控制型的指挥两个人才达成的。在上半场的时候,我以为这是一种父亲与女儿,丈夫兼情人的双人气场组合。是固定的一种新形势。因为我也曾听过生活中类似的场景组合。所以认为这也是可以放到音乐会当中的一种演艺模式。而对于主唱来说,其实并不在于我的专注给予起多大的压力。而是人的焦虑过程决定了她的认知判断。在演唱之初,由于她唱的是外国文字。而情绪水平又不是很高。我要是什么都不干,那简直就是一场煎熬。所以我只好专注的发掘其情绪的暗门,然后将其加以调节。焦虑最大的问题在于,这种情绪来自于我们内心,可同时它又是一种通过外接对我们自身的解读。所以第一步的关键就是将两个人的注意力对接起来。让我的判断等同于对方对外界的认知理解。这样,我的反应就成了对方调节自己情绪的一面镜子。接下来的过程,其实就是通过赞许或者慎思的态度来将其内心的暗门找出来,加以剔除。因为人心虽然有焦虑,可是往往对这种焦虑也是有反抗的。我们只要找到那个反抗当中一个正面的刺激动作,加以肯定。那么,这种不断地肯定就会强化其自身对焦虑干扰的抗性,以及自我觉悟。之后,当其人格自我强化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她的自我人格就会打破外界对她的评价专注,自力更生。这也是为啥到了最后,当我收束专注给予她的对接以后,她会做出压力来自于我的,这一而且不过是场噩梦的感慨。

   当然,上述描述只是个小插曲。和不同人的精神对接以后的结果是不尽相同的。比如说我去年与前年与尤荣斐对接的结果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种情况。这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每个人的内心状态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内心有焦躁,你干预之后最好的结果不过就是一场治疗。有的人内心骄傲,那么可能结果就变成了一种其他情感的回应。对于病态的人如何治疗我很熟。但是对于正常人的情感我却很难界定他们的内心反射是怎么形成的。毕竟与正常人内心交流的案例实在是没法和我当心理医生的时候所接触的样本那么多。而这一过程从我的角度来说,不是出于帮助,就是出于对新样本的好奇。可结果却往往都是事后我才看到的。比如这场音乐会当中,唯一对我有价值的前期判断,就是主唱与智慧是两个都有问题的个体,但是合理达成了一个和谐的气场。因为我很明显感到指挥的敢干预,可是其自身的行为有着某种僵硬。直到后半场开始到结束。我才发现,其实指挥自身没有任何问题。关键在于带着一个内心焦虑的人,假如从外界指导干预,结果是其自身的行为也受到这种焦虑的影响,变得异位同步了。由此可见,身边合作的人,绝对不能带有这种心理问题的拖累。否则只能是消耗自身的能量。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对其进行彻底的治疗。要是没收钱,也没有什么病态的爱好的话。最好不要尝试去当什么无聊的精神救世主。一切心灵治疗与个人气场的核心还是自我心灵力量的提升与强化。在这个问题上有病态的人与你在事业上合作,你是绝对耗不起的。

    随着后半场主唱离去以后,音乐会在过了两个曲子摆脱其精神阴影之后。这时指挥的水平就逐渐发挥出来了。别人我不知道,但是在我过去听音乐会的时候往往有个小困惑。那就是听音乐会,眼睛应该放哪。是闭上?还是睁开?过去我曾经听说一个传言,听音乐会要闭上眼睛聆听。开始后来我发现,假如一场音乐会你不和演奏有精神交流,虽然可以多提到一些不曾注意的音乐细节,可是你也很难通过临场的情感交流有更多感触。所以我后来就一直睁着眼。可接下来的问题是,睁着眼看谁呢?有个主唱的时候还好点,因为主从关系很明显。但是一台子人你要是听声音应该怎么办呢?我有一段时间就是找一台人的某个个体。认为某个个体的出色可以带动整场气势的提升。后来我发现这样做以后,每个人都在试图表现自我。可是这种表现使得整场音乐变成个个人竞技。假如是小型室内乐还好。当然我们之前也说过合作平衡的室内乐典范。但要是大型室内乐,这个就很难办了。最后我发现其实大型室内乐的核心主要还是看指挥。为什么呢?结合我前一阵和某个从事音乐行业的人交流以后。我知道原来这帮搞音乐的其实要赶场。而从贵族室内乐到大型交响乐最大的变化,就是从个人到工厂的演奏变化。那么,对于每个演奏者来说,专门对某一个乐谱的锻炼在这种工厂似的演出当中,是极少的。换句话说配合工作并不是通过日常磨合来实现大规模人群的协调工作。而是在乐谱的演奏基础上,通过指挥的临场协调来完成的。

    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大规模的交响乐演奏,其实和大规模的工厂生产有很多相似之处。且在工厂当中,我们对管理的理解主要停留在工序制定,人事交流的问题上。但这其实往往只是局限于个人管理者的表象。正如昨天某个老师对于文化产业社长与主编双构架的评价一样。主编负责内容,社长负责管理。内容是以利益最大化为目的的,而管理则代表着对各种资源关系的协调。在过去由于我一直对交响乐先入为主的理解,认为这种演出背后和成熟的常备军是同一种机制,有部门供养,然后搞搞各种文化演出。因此做的很精。可是我发现在商业化运作的交响乐工业背景的后面。有着完全不同的构架逻辑。也正因为这种逻辑,才有指挥在交响乐当中的地位。在我国很多部门供养的艺术团体当中,由于缺少这样的商业化运作机制,指挥往往让我们更多时候看到的是一种摆设作用。换句话说就是一个管理的协调者。在我国的很多艺术团体当中,有时很多人还无意的加强这样一种判断。可其实在这种模式下,我们很难见到一两个真正大师级的指挥在中国出现。因为乐队是奉养的,所以个人技能的优劣价值,就大于商业演出当中指挥的作用。在这里我要吐槽的一句就是,其实信奉英雄主义是个伪命题。你丫是要信奉乐队当中演奏者的个人技巧至上呢?还是信奉指挥协调能力与指挥艺术技巧的至上呢?这其实是两个生存系统当中所衍生出来的不同理论。可是却都可以冠以英雄主义的命题。

  说到这里,我想起一个成语,滥竽充数。在这个成语当中,有个很有意思的背景,就是两代齐王不同的音乐爱好。一个喜欢听群奏,一个喜欢听独奏。对于工匠本身来说,前者个人水平可以残次不齐,因为这种工业生产对其个人要求其实不高。关键是音乐的指挥者起到主导作用。当然,从这个一只半点的推论后面,是在现代音乐市场上,对不同乐团组织形态和对其从业人员的审核机制。在过去不是有人信奉市场可以让一切都变得利益最大化,而利益最大化则可以让一切变得效率最高么?在乐团成为经纪公司,指挥是乐团唯一主导,其他演奏者大部分是临时工,且对用工机制极其成熟的情况下,是可以达到的。但假如这其中某一个环节存在披露,或者非最优化设置,那么基本上这就是个空想。这也是为啥很多艺术产业市场参差不齐,甚至大多只是面子上好看的原因所在。当然,交响乐还只是工业化演奏的一部分。音乐这种个性化的东西,一方面是要适应大众传媒的喜好,正如报纸卖得最多的永远是花边新闻与刑法一样。可是这个社会上假如只有这些,那显然形不成精英文化与精英团体的构建。因此音乐当中的上层文化,其实还是有对个人技能,小型室内乐的市场要求的。这也就是国家系统的画院,音乐学院,歌剧院等等科班出身的政府序列所存在的意义。只不过在这个系统当中,个人技能的高低是被放到一种极致来看的。这倒也并不是完全归咎于传统。而是在工业化音乐系统日趋成熟的过程当中,相对优势倒逼前者必须追求更高层次的艺术境界,否则所谓精英文化就被工业化的大众文化市场系统所吞并的危险。换句话说,这其中还是有很多纠结于变通之后的中间结果的。而非一个成熟的定式。

   这个乐团的指挥水平,应该是属于国际上第一序列的。充分的接受了工业市场化的熏陶。因此演出水平格外优秀。当然我希望看到这里的人不要断章取义,因为我们上面已经说了那么多其背景因素的概念了。根据这场音乐会,我不禁思考对于所谓的未来系统发展而言,虽然我们可以根据观察总结出某种趋势。例如无论是哪一个,都会要求艺术水平的更高追求。但是对于假如希望进行文化产业改革,甚至其他官僚系统改革的人来说。这其中系统的差异性,个体存在的现象的差异。充分说明了改革并非只要看到趋势,大家一起向前奔就能到美好新明天那么简单。目标和趋势在此时对行为的指导作用看起来如此的模糊不清。甚至我们靠本能的选择以后,跟没选没有任何区别。对于身处不同系统的人来说,只要身在系统之中,不用任何多余的协调和变革就能到达目的地。这其实才是最可怕,最麻烦的。因为什么都不用变得变革,其实只不过是在一条原本的路上走得越来越远而已。预知就像只知道前后,却不知道左右一样。只有对明天的追求,却全然无法左右周围轨道的变化。是一颗无法转弯的子弹。起点稍有偏差,结果却差之千里,甚至南辕北辙。

    到目前为止,我们起码能总结出两条有用的经验。首先内容和管理是两个重要变量。当我们对内容物进行第一追求的时候,精锐化的结果,就是常备军制度为一种极致。当我们对管理进行第一追求的时候,交响乐的市场化运作则是另外一种极致。两个系统的两个极致。很多人把所有的子系统看成是这两个系统作为始点和终点之间线上的点。可其实这个两个系统生存形态的不同,虽然有很多可以总结成趋势的点。比如对音乐境界的追求,比如对影响力的追捧等等。可其实完全是不同的运作世界。其次,不同的运作世界所对应的是不同的团体。可是这个团体虽然在现在我们可以通过要素特点总结为大众与精英,小众和主流等等。但是假如我们把这不同的世界放到理论层次。这种差别则是更加质层面的差异。就好像不同发展类型的国家之间的差异一样。是社会对制度寻求的某种认知选择。虽然起点是环境与历史但是结果却是一个更加制度化的系统。我们不用说这个过程当中什么是第一动因,也用不着去找起点的初衷。因为在这种系统差异的背后,是不同制度对各种要素的不同分配和干预的结果。换句话说,当一种制度取代另外一种制度的时候,它不是一些人和另外一些人无聊的较量。而是对社会或者群体需求彻底的重新解构和再建构。这不是小孩子打架,更不是靠我预测明天几点几分火车到站就能决定的事情。它不是儿戏,也不是既成事实但未到来的明天。

   因此,在这里我想要说的是。预知未来和创造未来是完全两码事。预知以后的干预其实还是一种历史纵向与横向坐标的干预。而创造未来则是一种完全的位移。因为它需要我们完全创造一个新的界面始点。既然是全新的创造,我们的判断标准就不能仅限于和旧有坐标系来进行比较。因为两者其实都可以达到相同的某个界面点。但是却可能完全不是一回事。在这里,有限的追求目标变得草率且没有意义。我们审判的其实是则个系统到底有多少我们需要去契合的东西会不造成新的不可预知。至于在划定出全新的系统地图以后,我们是否就要选一个,那其实根本就无关紧要了。因为争斗永远是有的,有限目标无论在哪个系统其实都是可以达到的。我们所预防的问题在于,用我们尚未全知的东西,草率的进行本质上的蜕换。而非多一种多元优化选择。但也正因为我们多掌握了一种新的系统。我们的选择与变革才能变得无限大。一个点让我们囚禁于自我的意识之中,两个点让我们在此端和彼端当中徘徊。三个点让我们有了进退,而四个点则让我们有了世界。不同世界系统有着自身不同的优化方案。有大众,其实也有小众。有文盲,也有精英。历史虽然在发展,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和同质性却永远都在微妙的水平之上。我们所需要的理解的就是,正因为有这样的差异,所以不同的系统组成不同的人群。但也正因为是差异,所以系统的级别是低于人群的划分的。不同的系统驱动不同的人。但是不同的人却可以组成各种新的人群。这就是人多重属性的意义。因此要看重系统的存在规律,可是同时也不要过于看重单一系统存在对个人行为指导的必然性。

   鉴于好多人基本上还都在徘徊于追求某种线性的逻辑关系。我估计这需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被人理解。不过没关系,反正活着的人总有时间,死掉的也不会在意。以上就是这篇文章的全部内容。by熊猫外交官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