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我的中间派  

2011-10-25 14:46: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这是一篇非常综合的文章。至于为什么要写这么一篇文章。是因为在昨天晚上我上课的时候,听某老师在间接的问我态度的时候,让我感觉有必要拿出来单独谈一下这个问题。以我的眼光来看,所谓左和右的实质是一种权力斗争的平台。很多不同目的的人,在根据自己利益和诉求去选择自己所拥护的信条。当然假如我们从纯的学术高度来讲,每一派都有自己认为崇高的历史使命。且也确实有人因此发誓要追求自己的理想而奋斗终生。虽然这其中甚至有些人都不觉的自己是因为自己所代表的利益团体在说话。虽然事实上,每个人从接触不同的理论流派,到选择自己看世界的视角,所站的队伍,再到提出自己的政治纲领,发挥影响。这整个过程从最初实际上就已经涵括了很多他们个人以及其所生长的团体适性选择的问题。从这个角度而言,有人认为环境变化可以改变人,认为我上去以后可能会因为环境发生变化。我认为这并不正确。因为我之前就已经说过我是站在历史前瞻性的超前位置上的中间派。我之所以选择在这么早就投入政治,当然有我自己的理由,但是假如没有这个理由的话,最多不过是当我在商业上事业有成,温饱ok的情况下,再投身政治而已。我的眼光和时间无关。因此,在我眼里当下政治语境当中的左右权力斗争是永恒的,这一点是不太可能随着时间变化而反复。关键在于当下政治斗争当中的语境是落后的。在过去根据我自身对社会,经济与政治的观察,我确定了一种变化的方向。但是我并不了解对于当下政治语境当中的双方矛盾和利益冲突点到底复杂到什么程度。所以我只是一直在主张自己的想法。但并不过深的去探讨有关左右的问题。但是通过昨天晚上的接触。我感觉这个问题应该被单独拿出来讨论一下。所以才有了这篇文章。

   在星期一上午的课上,有个老师提出一个比较让我感觉蛋疼的话语题目。他试图把宗教与政治对等,然后以宗教和经济挂钩。然后反推政治与经济的关系。事实上,这正是我之前一直反对的。在我之前写的一篇文章当中。最重要的核心就是把中国过去的经济失败,然后建筑在经济失败上的政治落后区分开来。这样做的原因在于,我们可以通过这样一种办法,把原来农耕文明到工业文明这种生产方式上的大转型和人类社会制度上的变化区分开来。为什么我要这么做?因为我首先承认,农耕文明的自给自足从生产效率上来讲确实打不过工业化的劳动分工系统。这一点是我们观察到的铁一样的事实。任何想恢复到农耕文明,然后再用农耕文明打败工业文明的怀旧主义都不可能成功,这种想法也根本没有尝试的必要。光从人类扩张的角度来讲,就不可能允许存在这种可能性。现在的国际社会,哪怕是工业化程度不高的国家,都连自己的命运无法决定。看看最近的北非我们就应该知道。这是生产方式上决定的人类文明史上的大转型。这种洪流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但是,建筑在一种生产方式之上的政治却并不是一种西方自由主义者所宣称的那样,是这个历史洪流的一部分。西方学者,尤其是前几年的美国学者,一直试图构建这样一种概念。那就是政治既然是经济的上层建筑。那么经济的转型既然无可阻挡,那么在其上面的政治转型也是不可阻挡的。因此既然全世界经济上最强大的国家是美国。那么美国的政治制度就是这股潮流当中最为先进,且是所有发展中国家政治形态的最终归宿。因此所有人都应该向美国靠拢。我承认前半部分是有道理的。但是后半部分纯属意淫和政治宣传。我以前曾经在不同领域当中,提出过很多我们在经济上决不能轻信美国人建议的理由和实证。从间接上来讲,我们当然可以证明美国的经济并非是世界上最完善的经济体。但是,在我后来这篇文章当中,最核心的一个目的,就是把经济变革带动政治变革的边界从人类进化的大转型到人类社会政治的进化分开。换句话说,人类社会政治的多样性首先是一个包含地域因素的政治概念。而不是一种类似生产方式所带动政治变革的大变革的余波。

   在周一当天晚上,我还听到某老师在上课最开始,还把这个宗教话题设置拿出来说事。我表示,这个话题设置是有问题的。甚至连反驳,构成讨论的价值都没有。无论是用宗教还是政治。将经济与社会结构捆绑在一起,然后下降到地区国家政治的概念当中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和以前那种意识形态的讨论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区别。只不过是新瓶装旧酒而已。从这个角度而言,我实际上也反对那种本土化当中的复古派。孔子儒家那一套在农耕文明时期有着极其特定的历史环境与政治作用。这一点我们并不否认。但是就算是再二的睁眼瞎,站在今天也不可能完全赞成论语当中的每一句话都应该适用于今天。因为时代变了。我曾经也有过这种复古派的怀旧情结。比如论语当中告诫人们仁义廉耻。在今天社会当中缺少过去那种对社会基本层面的约束与要求。认为今天的快速发展让国人丧失了很多传统当中固化有益的本性。但是,假如我们细细的去品,孔子在论语当中说的每一句话的历史环境。我们则发现,其有着很浓的农耕文化特色。比如父母在,不远游等等。在工业文明当中,孤立的农村就算土地再富饶,在面对工业化的冲击之下,也显得如此的贫瘠和荒芜。人要是靠农耕文明那种人力种地的原则,不出外工作。他个人的产值在整个系统当中是非常之低的。事实上,排除那些所谓文化开放差异的变化以外。无论是论语,还是老子,或者墨子与荀子的哲学理念,在面对农耕文明与工业文明的对冲之下,都一定会重新改写他们对世界的看法与原则。虽然他们的核心,仁孝,无为,宗教或者法治在今天依旧有一些类似西方古希腊文明的借鉴作用。但是在今天,假如依次为旗帜,要求用过去去取代现在。那是不可能成功的任务。因为今天的秩序塑造和过去的秩序塑造基本环境有着本质上的差异。以仁孝举荐的方式,试图建立一个所有人都居住在自己栖息地的氏族文明,然后大家和谐相处。这是不现实的。不是因为愿望不美好,而是因为方法已经不再适用了。无论是环境还是人。用某老师的话来讲,就是类似俄罗斯当中那些试图用集体农庄文化,来彰显俄罗斯自身文化独立性的人。从文明的角度而言,这是愚昧的行为。因为农业文明的极致是无法与工业文明的形态相抗衡的。农庄文化所承载的生产方式都无法延续,它自己怎么可能独善其身。

   以上我们讲的实际上就是在右派当中的崇拜西方主义和左派当中的复古主义者思维的集中表现。对这两者我都采取批判态度。前者的盲目崇拜一定会让我们变成被人前进屠宰场的牛羊。对后者的哀叹,也一定会让我们愚昧无知。当然,持前者态度的,一般都是看到了我们过去的落后,所产生的一种变革想法。持后者态度的,一般都是看到了外国文明,在国家层面对我们战争与掠夺所产生的一种自主意识。两者都看双方不顺眼,两者都认为对方是自己心目当中的恶魔。从我个人的角度而言,这两种态度,实际上都是围绕着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进化时期所酝酿出来的东西。在语境上,他们都有着我们一开始所说的那种政治与经济互联的双重色彩。本土不单是是代表自主,也代表着农耕经济。西化不仅代表着工业文明,也代表着西化崇拜。这实际上是四种互相捆绑,但又互相错位的思潮。事实上,从昨天晚上上课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一个重点。那就是,既然持有一个观点当中有如此丰富的多样性,人们持有态度的依据到底是从何而来?多半是赞成一个观点当中的某一部分所以才赞成整个观点。比如说,和自身利益息息相关。事实上,这也就是为什么,俄罗斯最开始的革命是由贵族组成的十二月党人开始,然后又历经民粹派的农奴解放反对沙皇,到最后演变到由工人主导,联盟农民,甚至以分土地的口号收买农民的做法来革命的原因。任何政治思潮都是有着其相应的势力派别的。比如说从文明转型期的贵族,农民,到新兴的工人革命一样。因此,任何派别和团体当中都起码有两个重要的分支。一个是希望派,一个是权力派。从大的宏观角度而言,在中国当下,右派一直被视作希望派,左派被视为本土派。   但事实上,这个分野的派别内部也有着这样的差异。比如右派当中自然也有着一些相信,引进西方自由民主政体可以带来中国社会变革更加美好的人。可是在右派当中,也混杂着一些无知,甚至有知的为了自己利益而以西化的名义,卖国求荣的人。同样在左派当中自然也有很多要求作为一个大国必须拥有我们自己的政治自主原则的人。但同时左派当中也有很多为了维护到目前为止,以现有政治秩序特权捞得很多好处,然后呼吁抵制外来文明干扰的人。你们能说清在自己阵营当中哪些人都是真心为国的么?反正口号都是一样的,但是解读起来,其中意味可是五味陈杂。

    那么最后我们来说说我的中间派到底是什么。很多人最开始都认为我就是不值一提的墙头草。最多就是应该警觉的那种利用双方仇恨,左右逢源,然后大权在握的新进投机分子。事实上,这个话语系统的前提,必须是我在和这两派是处于同一个语境当中。但很显然并不是这么回事。我一直在强调,过去的事情不要重复的去提。然后以此为基点去争论今天的孰是孰非。那样我们就实际上已经回到过去了。我是站在未来前瞻的中间派。最好的证明,实际上就是我之前那篇,引得好多人赞赏好多人嫉妒,但是所有人都认同的文章。不要试图去挑战那个假设。因为在那个假设下的语境是极其开放,且左右分明的。两派当中的极端派都会攻击这个理论。但是真正对未来有建设性希望的人,都会看到其中的价值与深意。我不赞成复制西方,甚至遵从西方的所有言论,奉为圣旨。我也不赞成复古式的回归,因为对于今天的中国社会所面临的问题,古人虽然有我们值得借鉴的训示,但是今天的环境根本没法用过去的方法来达到同样的目的。我知道,我之前的一篇文章让很多右派感觉这是给左派的本土情结注入了不可抗力的活力。但正如我后来说的那样。这并不是单纯的因为我口才高超。在我眼里两派的权力斗争是永恒的,我并不想参与其中。但是整个制度与思维的进化却是有方向性的。有利于左派的部分,也有利于右派的环节。但是这种有利于主要是体现在他们权力性质上的。事实上权力本身并不分左右,只不过是有人需要,才人为地分出来而已。但是当这种制度与思维上的进化,在一个派别当中展现出优势的时候。另一派在落后当中才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所在。事实上,这也是对中国旧有的政治思想上的一次进化。两者都需要摒弃一些东西。事实上他们双方的进化是一个整体。比如说对右派而言,政治上的西化与金融上的幼稚,甚至类似张维迎那样的明显收了好处为金融大鳄唱赞歌的家伙就应该放弃。对左派而言,类似中石油中石化这样明显甩开膀子耍无赖的特权流氓也应该下狠手打击。当然,在很多时候,内部消化的效率远不如外部剔除来得有效。这个时候,我就很喜欢利用左右斗争来帮两派互相打扫垃圾了。

   我个人确实并不站队。过去是因为站队吃力不讨好。后来是因为我发现实际上两派当中都有垃圾。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当下中国政治语境当中对很多现代化问题并不能做出很好的反应。比如说,高铁的事故。我就不知道那个指挥员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干部子弟。能让其内部保护到那个地步。宁可说成是设备故障,损失中国高铁外建的项目订单,也一定要把那个指挥员给藏起来。还愣是做了好几场戏。从铁老大利益的角度来讲,这是绝对说不通的事情。再比如说那两个恶心的中石油中石化。自己完全没有国家经济命脉的定位,所有人都抱着现在不涨,就是赔的态度,死命的涨。然后现在还耍无赖说,柴油荒是因为民营加油站因为贪图便宜,没有和两大油企有固定的长期合同。潜台词就是,丫要是买走私油,活该没油卖。丫要是都是买走私油,你们停产怎么会有油荒?耍着无赖,还骂别人反抗,不和自己一块干!这俩货简直就是作死到家了。这些垃圾力量如此之大,怎么清除?必须连横合纵!但是,我所站的角度是为了中国未来完善的国家治理与和平出发。要说成为哪一派的领袖这不太可能。要说有什么政治野心那也是权力之外的。但是我的心是公正的。最近还有人心存不甘,充什么大师专家说什么我能力有限。潜台词过来就是,我们就算踩不到你头上,也要参一脚。我只能在这里说,丫要是真有这本事,就不会只到我这里叫阵,然后抹黑我了。有本事你想去啊!我绝不因为个人恩怨和利益阻拦。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