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从民族国家看大国是非  

2011-10-01 19:34: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这个礼拜要写东西。但是我感觉传媒那个口需要的资料还有很多。因此想了半天,还是决定暂时搁置等有一定成果以后再写。今天我们主要谈一点其他方面的事情。虽然说我这一段时间也一直在了解欧洲问题。但是到目前为止接触到的资料大多都是东欧方面的。这个地区有一个显著特点,那就是地方小,历史乱。曾经朱天飚在课上一直试图尝试解释一种结果。那就是资本主义的出现和这种乱是相应而生的。换句话说,在他看来假如没有长达千年的军事竞争,资本主义的专业化是不太可能诞生的。因此,他也曾经把这一案例试图与中国的的情况做一个比较。后来在这学期当中。他的看法有了一些更加细化的解释。其结论为,商业文明所推进的工业革命在一个偶然的机遇下,被欧洲的一些君主所认可。开始推动劳动分工的工业生产体制。最后在整个欧洲竞争的情况下,工业化开始在欧洲推广开来。他后来这种细化的解释,从某种意义上,也把我们的视角,从传统政治经济学的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视角当中解放出来。进而开始让我们思考整个工业体系从最起点,是怎样诞生的。而当我们看清了这个起点。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在我过去所接触的一些概念当中,就出现了一些和整个系统无关的事情。是什么呢?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内容。

     从概念传播者的角度而言,一个看法从思考到传播往往会有一个信息丢失的过程。这个过程往往是在为了传播的情况下,而自动省略掉的。就如同我们今天在国内听到宣扬自由主义的人一样。通常真正进入到我们耳中的往往只是一个结论。一个简单的劝诫。例如只要去相信,去追求,那么我们所希望的,我们今天所忍受的苦难就都可以迎刃而解。而假如我们有一点寻求甚解的心,去问,去思考我们所追求的东西到底是怎么达成的时候。我们又会得到一些解释。比如我们生活的环境是如何的受到拘禁。其他地方的人民本来享有的东西,在我们这里是天方夜谭。人权,自由,平等,以及蓝莓味的啤酒和冰淇林!我们为什么没有呢?因为当下的制度,上层管理者把这些东西都自己独占了。把我们本该拥有的东西抢走了。或者说,他们造不出来,本身就是最大的罪恶。是他们带领我们步入贫穷的。因此,对于这样可恨的政府与利益集团。我们要如何如何的限制,如何如何与他们达成协议。我们需要各种制度上的武器来保卫我们自己。很多人一听,感觉很有道理。就也跟着宣扬起来。可要是我们再仔细的回过头来去观察我们的政府,我们会发现一个稍微不太对称的现象。那就是虽然我们的政府有着很多让我们不满意的地方。但是我们对政府的不满意,好像和那些宣扬自由主义理论者的不满意有一些区别。假如我们把中国和美国这两个政府放到一起来做一个全方位的对比的话。除了是否有各种口味的冰淇林以外,貌似美国人眼中的政府和我们眼中的政府并不是同一个东西。甚至,在欧洲一些领导人来访中国的时候。虽然他们也提什么人权,文化等等。但是除了傲慢以外,他们眼中所指的事物甚至对整个世界的认识,和我们就有很大的不同。

    中国首先是一个地域上的大国。欧洲人在这一点上和我们有本质上的差异。就算把整个欧洲都圈起来,也不一定比我们国家大。这让他们在待人接物,和处理各种问题的时候。与我们有一些本质上看待世界概念上的不同。比如,很多欧洲人认为,西藏对于我们国家来说就是个鸡肋。既不能种粮食,人口又稀少。我们干嘛要花大力气去稳定这个地区。那里的人民想要怎样,就随他们去吧。反正也都是穷鬼。这两天我在上课的时候,那个中欧研究中心的老师,更是拿出一张以中国GPD来划分地区的中国地图。认为,中国实际上的发达地区非常至少。因此认为中国内在的地缘政治问题突出。假如我们以一个学生的角度来看这种说教的话,语境就只有两种选择。一个是接受,一个是不接受。但是问题在于,很少有人反过来去思考。欧洲人是如何透过他们自己生活的世界去看待其他国家的。而事实上,民族国家这个概念的起源,就是来自欧洲地区的现状。这也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第一个问题。

   假如以我们中国人的眼光来看待西欧地区的话。他们每个国家实际上没我们一个省大。我们唯一对于欧洲感到有兴趣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曾经战败于这个地区的国家。因此我们不得不放下大国的成见,来审视这个小的不得了的地区的人们到底是通过怎样的进化,来打败我们的。可是假如我们以欧洲人的目光去看待欧洲的话。西欧地区在欧洲人眼中的概念和我们则完全不同。没有任何欧洲人会认为西欧地区的国家是小国。恰好相反。在近现代历史当中,欧洲虽然看似是一个分裂的状况。但是在欧洲地区,却一直迅速进入合并与扩张的过程当中。且在西欧地区这种合并最为迅速和彻底。而假如我们反观东欧的历史。我们则发现,这个地区由于其独特的地理环境和历史进程。导致这个地区从未出现过一个文明国家。恰好相反的是。这个地区从文艺复兴初开始,就一直是停滞在分裂的状态当中。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在东欧地区虽然我们也给予其冠上国家的名号。但是实际上这个地区的国家形态除了明面上的向资本主义国家政体进化。但是从骨子里,依旧以人种与城邦作为判定这个地区国家的边界。简单来说,所谓的国家在这个地区实际上就是比部落社会的国家高一个等级而已。所谓的民族国家概念的最起点,应该就是出自这个地区的学者。民族国家最简单的解释,就是以民族划分的国家形态。而结果是什么呢?结果就是这个地区成为欧洲其他大国战争谈判筹码的钱口袋。它始终被别人征服,在近代以来却从来不曾保持一个较长时间的扩张与联合。而由此出现的民族问题,甚至在今天也始终困扰着整个欧洲。

  而这代表着,虽然欧洲地区凭借着工业化的优势迅速进入资本主义。开始转变生产方式。但是事实上,他们的内心与地缘政治却始终停留在民族国家的水平上。而我们有些学者,赶个时髦的还把民族国家这一概念套用在我们国家身上。甚至还有些认为,确实应该照搞所谓的民族情怀,应该让那些不愿意联合的民族,带着他们的土地独立出去。这种想法本身就非常的不懂得中国的历史与社会发展背景。中国所谓的礼制文化。虽然从形似上来看,可能是受到当时技术情况的限制,纳贡看似只是一种形式上的效忠。但是,朝贡体系的核心在于其首先并不是以民族差异来区隔国家界限的。恰好相反,自周朝以来,虽然中间经历了五百年的春秋战国。但是中国的国家传统核心却从来是不通过种族的区分来对王朝进行政治反抗的。只要是加入朝贡体系内的地域,首先就属于整个华夏民族的属国。周朝以来就有狄人入朝,汉朝末年也有董卓入京。后世更有五胡乱华的历史。中国的朝贡体系实际上就是中央集权的邦属体系。经过几千年的历史轮回。中国的版图之所以越来越大。究其原因,与这种不排除外族的属国政策有很大关系。无论是入侵,还是朝贡。皆可有权力和道义成为中国王朝继承人的合法性。传国玉玺作为统治更迭的凭证,就已经说明中国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脱离了以民族国家为划分边界的社会形态。事实上,秦始皇的三个统一,就已经奠定了中国社会以文化统一取代民族统一的文明进程。

   与中国相比。欧洲的社会文化历史进程始终没有进入到这一阶段。差异性作为这个地区的民族国家标志被反复提倡。甚至到今天,文化冲突的问题,始终不能以一种较为合理的方式被解决。假如我们反过来去看美国的联邦制的话。实际上就是继欧洲之后的一种民族国家的改良进程。但事实上,这个移民国家不仅在学术上继承了近代欧洲资本主义教训的套路。从其人种分布上来讲。也只是按人种聚集地的权益来实现国家的完整统一的。这和我们国家的政治起源完全不同。我们的自实行县政制度以来。县区的划分虽然几经更迭。但是从来不是按人种地区来区划行政单位的。在中国,地区管辖完全是按照中央集权的治理和经济发展情况来区分的。而在今天,事实上我们也一直在强调这样一种地区管辖方法。省份尽量不以民族划分。甚至有意的抹消孤立较小的民族称谓。应该说,中国的地缘政治一直是以这样一种形态延续至今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周边的一些国家急于和中国划清界限的原因。这种情况在其他地区虽然有地域纠纷,但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在文化上使得周边国家有如此之大的政治运动。因为按照中国的传统政治体系而言,很多国家实际上都是在这个体系当中的。这是中华帝国扩张的一种政治脉络。虽然时间较长。但是效力却十分稳健。或许在进几十年里那些边疆地区依旧还存在一些民族部落贵族的残余。但是用不了多久,这些都会被淡忘在整个国家形态的历史当中。以中心的繁华,使得周边夷族前来臣服效仿。这才是中国固有的政治形态。

   而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生产方式的不同虽然使得整个政府机关形态产生了较大的变化。但生产方式却不能决定政治形态的进程。政府机关的腐败往往是每个社会当中都存在的弊病。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弊端。可是如何使得整个政府制度更加高效廉明。却是需要我们现代人为之努力所要达成的目标。对于今天的社会而言,我始终认为,我们要清醒的看待各种简约的逻辑关系。去分辨各种政治逻辑的相关性到底如何。有些事情并不是触发A就因此实现了B。也不是因为我们为了实现B,就必须去触发A。两者之间往往可能伴随度很高,但是相关性却很低。这是历史经验的稀缺所造成的短期盲目症。从人类文明可查的几千年的历史来看,现代工业文明的时间实在是太过于短暂。我们国家现在还处于自十九世纪以来生产方式变化所带来冲击的余波当中。被征服过,所以好像我们就一切都应该服从外界的劝告。但事实上来讲,这绝对不是一个健康国家的正常行为。

   现代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生产方式,也同时改变了我们国家系统的很多的方方面面。比如从自产自销到劳动分工。最直接的问题就是信用货币,和工业体系的结构化的出现。因为我们自身经历过计划经济阶段。因此很容易把集体与私人对立起来。但往往市场经济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我们当下依旧还处在某种意识混乱和不清晰的状态当中。因此不能简单的去轻信或者去遵从来自外界的各种声音。事实上,当下的世界所出现的混乱,正在等着一种新的声音来裁决。虽然过程还要持续一段时间。但是这无疑是我们重回世界中心的机会。不要因小国之成见,而放了大局之平衡。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