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倒霉的市场  

2011-06-15 13:4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下CPI已经到了一个不得不说疯狂的地步。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都在市场上去买过菜,买过猪肉。短短一个月。猪肉价格几乎快涨到一倍左右。熟食从年初的十三块一斤,现在涨到20.自助餐的价钱从年初四十五一位,到现在涨到六十三。假如说六月前人们还在为食品的价格感到有些头疼的话。那么现在可以说整个市场已经开始出现抑制消费的征兆。或者说已经过了小幅涨价刺激消费的门槛。迈入了大幅提升,消费恐慌的台阶。这其中的猫腻有很多。但是在这个关口和压力下,很多以前我们不曾提到的,或者说不敢想象的大事件也在这样的洪流压力下开始松动。中石油的恶劣表现。道路收费到期的问题。终于一个个开始摆上台面。实际上我还是想再等两天说这个问题的。但是时下物价确实已经跑入了我们将要无法抑制的极端。再加上这个事情还要有很多措施要做。因此我想今天先普及一下一些基本认识。然后再慢慢开刀。

  首先,咱先骂一句。狗屁的自由市场!一帮政治理想主义的家伙在经历了一场政治运动的尝试以后,又跑到另外一个极端摇旗呐喊。可实际上头脑依旧如此简单。计划经济是一种战时经济体制。它并不适合常规生活经济发展的需要。但完全自由市场也是一种理想主义的极端。这世界上没有可能允许存在一个完全自由的市场。一个市场的存在,就必然存在其规则。原因无他,因为市场就好像一盘围棋。非黑即白,可到处却都是转机与可能。同时每个人都在伺机做眼,做局。一不小心,失了平衡则满盘皆输。假如我们允许这样一个完全自由的市场存在。那么到最后的结果就是变成市场上形成巨大的两个势力抗衡。并充满着各种波动。而人民则承受这盘棋的所有影响,却好像又完全不在其中。下棋的人不见得是某个寡头。但绝对是两个巨大的寡头势力。生产与销售则全然对立起来。我们不要被简单的那些个表面现象所迷惑。超市,直销在我们这个国家还并不是主流。或者说根本就是末端当中的末端。我们曾经唾骂超市的跨国托莱斯,死命拉低生产价格,并锁定货款。可是当生产厂家回过头来掌握主导权的时候。我们发现又回到了上世纪初资本家和无产阶级的游戏。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游戏呢?这个游戏称之为一面倒。在上世纪初,当工业化走入极端的时候。资本家都在试图压低成本,克扣工资。以便提高自己在市场上的竞争力。这一段我们都熟悉。可是当整个市场上开始进入到即使不给工人工资,其价格也不具备竞争力的时候。资本家开始转换思路。焚烧大批货品。维系可盈利的价格。他们宁可倒掉满仓的牛奶与苹果,也不愿给快要饿死的人分享!今天这个倒霉的游戏在国内以另外一种方式进行着。双汇等几个大的肉品生产商前几年亏得一塌糊涂。因为当时到处都是将要建的,和已经投产的一大批养猪生产基地。养猪的基本成本又不允许他们再降低价格。结果当时大批生产基地破产。对于当时的老百姓来说,猪肉甚至一时间变得不是那么有味道。且猪肉的价格拉底,变相的也让牛羊肉价格悲剧了一阵子。蔬菜的价格也一度升高。可是所有人都可以淡忘那几年肉品行业的惨淡。但是,幸存下来的这些生产厂家绝对不会忘记。他们之后做了什么呢?他们开始思考如何保护自己。首先是如何熬过那一段惨淡的赔本时期。他们发动很多批发商购买自己到了饲养期的猪肉。然后开始干起了肉品加工生意。实际上就是变相的处理猪肉。并许诺等熬过了那个低市期以后,等猪肉价格上涨,再回购这些已经时隔一年甚至几年的冷冻猪肉。买回来以后做肉制品出售!当然假如仅仅是这样的话,除了食品生产安全的问题以外,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后来这个游戏的潜在价值就体现出来了。那就是控制货品流通的档期。反正后面也可以处理掉。那么时间和存货对于生产商和批发商来说就都不是问题了。这就是所谓的商品销毁的升级版商品囤积!

   总的来说,在这个游戏当中,市场是完全没有任何调节作用可言的。因为我们所假设的双向运动在买方与卖方之间并不存在。因为如今的市场供给方在经历长时间的磨合与市场动荡以后,基本上已经开始学会如何利用市场规则在不限制自身生产的情况下,大玩猫腻。他们自身的力量有限。因为生产以后必然要销售。所以他们把批发商拉进来。做反向期货。互相对存销售。这便是目下我国凡是有点产业规模的行业领域都在玩的游戏。对于这个猫腻,所有不在其中的人都不了解。囤货,就好像当年蒋介石的公子去上海稳物价似的。今天的囤货不是几个大资本家自己的买卖。是全行业全部进入这个投机渠道的大趋势。当然我相信有点脑子的资本家都会喜欢参与进去。这便是我们今天CPI持高不下的真相。为什么蔬菜价格跌成这样?理由很简单。因为蔬菜无法保存,所以蔬菜行业到今天最多只能玩商品销毁的游戏。其效果周期和其生产周期一样长。需要到明年才会显现出来。但是只要是稍微可以囤积的商品,如大米,日化用品,基础原材料,饮料。基本上都在涨价。因为这些商品都可以扛得住生产周期的问题。或者说其产品的消费特性允许他们打这样的非周期策略。当然,每个具体的行业其涨价主导者并不尽相同,方式方法也有差异。比如说在饮料行业,要玩这个游戏,首先必须先整合整个批发商团队,统一批发价格。然后通知批发商涨价,预备提前打款备货。凭借提起打款的货单,就可以在涨价之后拿到原有价格的产品,同时因为所有批货渠道都同意涨价。因此批发商可以借此小赚一笔。但是这招一玩起来,就都上瘾了。这种涨价都是渐进式的。目的一面是提高价格,一面是更多的回收款项。

  但是,所有这样玩游戏的批发商很快将会面临寒冬。因为生产厂家可以控制生产规模,且资金回笼迅速。可是市场已经出现反弹。抑制消费的开始。就意味着这招玩不灵了。最后倒霉的只有已经囤积大批货物准备大捞一笔的批发商。在以往来说。这个游戏就一直在玩。只不过批发商每几年换一批而已。最后价格会落到批发商的血本无归的底线上。然后厂家再以此为基础,重新制定价格。这就是一个隐形的市场涨价周期。这就是那些鼓吹自由市场的狗屎理想主义者所期待的结果。这也就是从改革开放到今天所有由物价引起的政治事件背后所隐含的物价风波。批发商是个非常贪婪的群体。而且十分的短视。他们看不到十年以后的光景。吃着厂家给出的剩饭。却承担着大多数的风险。当然可能今天我们这么说比较明显。毕竟在过去一段时间,以我自己家的经历而言。先发货,后还款对于大批发上来说是家常便饭。因为那个时候缺少大批发商。市场也缺少好的商品。今天这些情况则不同。所有厂家已经有自己培育批发商的部门与策略。而且把控货款极严。俨然已经不再依赖批发商个人的力量好恶了。当寒流来时,他们是可以被舍弃的马前卒。且当寒流过后,没有几个人会记得当初的景象。批发商就是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就是中国倒霉的市场。面对这样一种现实。已经从个别行业变成所有生产行业的共识的时候。我们面对这种皮条策略该怎么办呢?发改委约谈是屁用没有的。甚至事后有些外国日化巨头还吹唱自由市场胜利的赞歌。要治,只能从根上定出规则来!这个规则不是简简单单的规定,不允许批发商囤货,不允许生产商随意涨价,要么罚款,要么抓人这么弱智的条文。这不是个别现象。这是中国全行业涨价背后的共识。其背后是市场操纵。但是玩起来却是有着双边合作甚至多边合作的踢皮球游戏。反正无论是谁,只要能踢到一脚,就必然大赚。所以所有人都喜欢踢。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只能让这个球踢不成才行!要是想来猛药,我们有一个狠招,那就是定查与缩短商品流通周期。无论是食品,还是日化用品。全部商务部电脑产品批号备案。过期的立即扣查,不予流通。必要时我们可以临时对某一个生产大批次囤货进行定点排查。这样,批发商必然在近期大量吐货。否则将血本无归。打破了这个靠囤货的发财美梦。将会让批发商和生产商的关系出现一种比较合适的距离。当然这是一个狠药的办法。以各种名义清查各种涨价势头猛烈的商品行业。将会刺激批发商大量吐货。而长远的办法。则是务必要设定与调节好生产商与批发商的关系。批发商和生产商的猫腻不在谁赚钱了,谁亏本,或者现在谁有主导权。而是在于他们之间对货物流通的认识与关系上。生产商的特性是生产产品利益最大化。批发商是流通产品利益最大化。两者取利的地点恒定。必须让这两点之间是互相差异或者对立的。而不是依附或者合作的。比如现在的情况就是生产厂家以批量商品价格或者周期市场波动的看涨预期为诱饵,提高自己的商品单价涨价或者大量销售产品。

  市场是必须要管的。不管一定会乱。但是管一定要注意我们管的不是简单的表面现象。而是让市场具有无法主动波动的能力。市场越是被动,才可能越是自由。市场越是主动,往往其背后就蕴含着不可逆转的风险。简单来说,我们目下所看到的现象是属于市场操控范畴的经济犯罪。且方法已经在近三十年的时间里,被所有中国商人所认知。有的行业不具备这样的主动提价特点。比如说易损的蔬菜。有的则想方设法变相制造这种可能性。不同行业有着自己的手法与猫腻。要想彻底整治,这是一项好大的工程。简单的制定普遍法律法规,在短时间内不太可能。因为我们并不熟悉各行业的特点。并具备各种案例的搜集统合。现在制定对应的商业法为时尚早,且可能沦为空谈。几天写这篇文章。就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现在各个部门简直就是十八般武艺,什么都使了。但都是理论上认为自己和这些问题有关。并没有抓到实际问题的关键。金融对应的始终是商业资本流的走向,并不可能直接对涨价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毕竟前些年放出去的款,从房地产行业都走出好几圈了。现在往回收,那简直和一开始放的时候相比,九牛一毛的效力。还不如多抓紧点时间,应对国外金融攻势,以及其他金融市场的问题呢。看最近新闻,可以看出总理大人是真急了。但是这事确实是没法一刀切解决的。只能一个个逐行业的整顿。且工程巨大。因为我们没有这个层面去整治的经验和案例认知。其他方面比如说道路交通要是能弄,那自然也是好的。毕竟现在除了有钱,光是过桥费我就完全不想开车出去旅游了。至今没有考票。打动道路也是百年大计,借这个势头搞定也是不错的。哈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