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出版社的那些事  

2011-03-30 20:4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声明,我个人并没有参与过任何有关出版业的实际流程环节。事实上我们今天用这个名头,也完全是因为我希望借用这样一个案例的视角来把一些以前可能还没有完全让人理解的概念在这里以另外一种形式展开讨论,并呈现给大家。而之所以选择出版社,是因为之前听课的时候,吸收了很多有意思的素材。加上这一段时间的思考。认为应该足够写一篇文章来说明这些个事情。那么假如有人问这一次我们想说明什么问题呢?我个人认为主要是想通过说明有关出版业的具体分工流程以及利益斗争,来跟大家分析有关一个行业当中各个环节之间到底是如何上下衔接的。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即使是一些专业人士对这样一种衔接的认识实际上也大多数仅限于懂行可操作的程度。而假如说要深入到战略之上,站在整合与改变的角度来讲。则很少有人提起这其中的猫腻。而更多的专业技术人员则更加注重的是自己本职工作范围内对一些事物的看法,而这些看法往往非常局限于个人工作经验基础之内。比如搞网游的自己对网络游戏的发展有一套自自己入行以来对网游发展的认知看法。研究民间出版社的某老师则把眼光也仅限于行政命令受限于,某国经营比我们好这一层面进行探讨。而想出来的主意,在很多时候就有一些比较局限的目的性了。因此我们在这里要把这一现象首先说明,然后展开讨论最后得出一个比较合适于我们接下来实际改革当中操作层面的结论与认识。这就是我们这篇文章的目的。

  我曾经记得在一本杂志当中听到过这样的评论。某动作派的游戏玩家发表评论。说如今的游戏设计重点仅仅在于那些电影视角,场景设计,以及人物的刻画塑造。而剧情什么的都是浮云。比如说某关卡设计师希望在第二关有一个何种类型的boss,因此需要在剧情上有这样的设计,添加某种剧情需要的元素。编剧就得乖乖的在剧本里添加一个角色,编写这样的剧情。并且此人细数了过往无数经典RPG,即时战略等等诸多经典游戏的剧情要素,声称在如今强调科技发展,挑战视觉效果的时代,剧情都是靠边站的花絮。编剧在一个游戏制作团队当中不可能像诗人或者艺术家一样随意书写什么。而是要适应所谓的整体需求。要剧情去买小说啊。言外之意游戏有没有剧情实际上都是一种走客场无所谓的事情。这种困扰不仅仅是存在于单极游戏的很长一段时间,在网络游戏当中,认为所谓网游即交友,团战,互动,成长系统等要素为核心,剧情都是浮云的也大有人在。这种现象的出现一方面是不同类型游戏在发展时期当中根据以往成功经验所得出的结论。事实上也是很多商业化发展当中所流露出的一种时下产业现状的趋势。可实际上也恰恰是因为这样,曾经风靡全国的仙剑牌子终于倒了,网游混战终于变成一种营销极端化的混战当中。这些是经验,但也是成见。是一种随着时间的优胜劣汰与生死存亡当中一步一步进化当中得出的血的经验,可同时也是限制自身发展,带着我们走向毁灭的成见。

    要是细数其中到底是怎么形成了这样一种认识的,我们可能要讲一本报告那么厚的游戏发展史。我这也没有现成的资料可以供我们总结。但这样的价值观首先体现出的是作为一个行业当中哪些部门占该产业当中的大部分话语权。这种话语权的存在,在历史上来看说明这一部分人的功能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对行业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说人物塑造,比如说视觉效果,比如说互动系统等等。这些是过去历史当中游戏行业发展起到主导作用的要素或者一个领域大力发展的因子。因此这些人既有发言权,同时也认为从自己的工作角度来看全局是最为合适,也是最具有代表性的。而在他们眼中的布局在外行人来看是寓言,在内行人来看是权威,在他们自己看来是真理,而在时间来看却可能往往都是一种狭义的谬论。在任何行业,任何时候我们身边都存在着这样的偏见。比如说十八世纪的专利局,比如说无声电影面对有声电影的出现,比如说电报面对无线电。这是一种生存决定发展式的宣言。人们曾经靠着摸索的经验生存到今天,可却又因为生存的经验在未来消亡。任何行业领域的起点都是如此,但后续的可能性却并不一定能由得人们在经验的道路上走的更远。换句话说,很多时候人们面对发展的问题更像是为口饭吃的乱民,而真到能吃饱的时候,却凭借经验只能不思进取。最后穷奇一生而不得上进。而这关键取决于我们固有的发展经验所确立的模式。不改变模式则只能原地踏步。而改变模式的关键却是要打开对现有行业的认识,去思考其中运作的道理和原理到底是什么?

  对于出版行业来说,这种不知上进的首先是来自于行政捆绑的限制。其次是由此展开的发展模式的畸形。李常庆老师在课上讲的时候,非常喜欢拿国企的新华书店与民营书店作对比,用国外的经营方式与国内的产业现状做决策办法的启发。但我个人以为这是非常小儿科的事情。假如放在过去十年以前,房地产对于民营书店的影响和新华书店之间并没有如同今天这样的鸿沟。但也同样解释不了如今图书业的很多现状就是成本因素所决定的。而类似国外日本成型的图书批发巨头以及价格垄断体系在效果上除了能多收钱以外,对文化行业的贡献也就是仅限于此。甚至还有着影响与推崇大众舆论过于商业化庸俗化的倾向。由此并不能得出,出版物的垄断联盟是出版业合理的发展必要因素之一。事实上,出版业到今天所面对的最大挑战是由于行政捆绑所面临的上游垄断所造成的民营出版社的依附状态。由于国家并不承认实际的民营出版社,因此大多数民营书商首先在形式上是依附于各个国营出版社之下的。首先是这样的书号贩卖被吃掉一块利润。其次是出版社的不独立无法于下游环节建立起有效的长效运营机制。而国有出版社因为仅仅是名义上的行政出版社,所以其旗下负责的实际书目品种非常驳杂反复。且限制了实际图书流通渠道的时效性。这种行政性的捆绑把出版业的市场竞争圈定和局限在非常小的范围之内。出版商之间只能凭借一本书的畅销与否决定自身一段时间的发展生存空间。而无法培养和建立起更加庞大的出版业在领域与行业之间的竞争。换句话说出版业只出书,但书的好坏完全是自生自灭的结果。同时因为这种竞争性的不明显,图书渠道当中的大量书店与报刊亭只能选取所谓的畅销书或者有财力供给的新书,而无法与出版社之间建立起一种更加流畅与长效的互动贩售机制。并且极大地限制了图书批发商站在流通环节对于书目发售效果的主导作用。自然而然的,出版业的整体环境也就比较浮躁了。

  所谓不独立导致的环节不同,主要是指图书的流通性较差。即并不是完全取决于市场效果。在日本的便利店渠道当中,小说与刊物的发行因为基本上是互联网直接将出版社,批发商和便利店关联在一个系统当中的。因此对各种书籍的销售情况以及供给基本上都是根据合同需要二十四小时即使供给的。而我们的畅销书则要看所谓的市场效果,首发一批,然后大卖,紧接着再印,基本上都是一锤子买卖。除了那些极个别的畅销书以外,对于那些更加大众化的专业,学术,或者需求规模较小的书籍与杂志,则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在市场上作为缓冲余地的可能性。除非是在其他地方或者过去已经被奉为经典,比如说西游记,比如说外国古典名著,或者国外畅销书的引入等等。这些已经有成功历史的经典书籍在中国的售书渠道比较可行以外。新文化与刊物的发行以及培养成本在相比之下要高出不知道多少倍。在去年我们还可以看到大量的新刊出版发型一阵以后,相继倒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的出版业发售渠道过于僵化。而这种僵化在源头上来讲和我们的行政捆绑制度有很大关系。刊物审查有很多种办法,但我们现有的是最糟糕的一种。而现如今已经有自己固守势力的刊物杂志除了那些已经用钱和时间砸出来的经典以外,很多杂志则更多的是以一种适应当下生存环境的产物。比如说如何吸引人的眼球,提供怎样的专栏需求。看似理所当然,但实际上是比起日本东贩图书批发商的统计系统更加对人们文化层面有侵蚀性的商业追逐。比如说炒作类的南方周末基本愤青化。旗帜性的刊物在中国远比普遍的百家争鸣更容易被人接受。但也更加极端。

  而出版集团之间的竞争则指的是同类领域书籍的专业化。我们曾经有一段时间质疑我们的学术期刊作为旗舰刊物的作用。甚至很多刊物完全流于形式的成为一种形式化的产物。这其中背后更加深化的原因在于,我们认为传统的学术期刊是由权威学术机构所发行的这一先觉认知所蒙蔽的结果。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这世界上能耐大的人多了去了。让一个最有能耐的人来评定所有人本身就有一种成见的可能。让一个人来评审其他人这种模式本身就在学术领域不可能成立。假如真做到也是一言堂。被所谓的一群站在学术机构招牌的堡垒之中践踏别人意志的人所遮蔽。这不是学术的原本面貌。我们经常看到所谓的顶级学术大奖,就错误的以为这世界上一定有那么一个所谓的权威机构。但这些所谓的权威机构,往往并不是因为其本身在学术领域当中有着权威的理论视角与审查标准而被认可的。恰好相反,所谓权威杂志一般是一个有一定学术积累氛围,讨论与面对受众,并且在一个领域当中有着沟通与商讨桥梁作用的产物。换句话说,出版集团之间的竞争,就在于其在一个专业领动筛选与积累的作用。对一个领域的专业化的认知关键不是认不认证,而是值不值得被人接受和讨论。这种出版物的权威作用往往不是用来告诉你什么是对的,而是告诉你什么是应该值得关注的。这种认识是搜集起来的,同时也是需要被积淀和大众所接受的。而我们现有的自上而下的体制,学术书籍之间并没有这种竞争关系与比较可言,完全是凭借的是是否能快速简单的被大众所熟知,所喜闻乐道,然后畅销。被所有人接受的往往不是最有价值的,而是最容易听懂的。可那也往往是最没有意义与营养的。书与书之间没有联系,趋向于一夜成名是无法培养出文化底蕴的。

  最后,由于这种单一书本的发售模式,则导致了我们的整个图书销售渠道的停滞。我们在表面来看书店难做,提倡多元合营,特色化主题书店。但在根基上来讲这种行政捆绑对于那些实际在做出版业务的民营出版社,以及那些专靠审批书号过活的国营出版社而言是一种基因污染的困顿。这种横向竞争纵向错位的畸形发展是我国出版业无法有效形成自己文化底蕴,而只能盲目引进外来思想的核心因素所在。如今的快餐式文化就是因为我们只能选择,而不能讨论的结果。要么共产主义,要么就是资本主义,要么官家垄断,要么全民平分。这样的极端化选择的根基就是因为我们的文化缺少讨论和积累共识的基础。而只有提倡和反对的宣言。从出版社的角度我们分析了从起点的出版机构的畸形所导致的产品流通环节的格局僵化,再到文化层面的影响。我们想要说明的是从这其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一个领域的环节内部,环节上下游,环节对产品的种种影响是如何形成的。我们到多数人如同我们本篇文章最开始说的那样,站在某一个环节用自己过去所经历的经验来评价这个领域实际上是非常狭义的。而这样一种不同形式之间的互动与影响则在我们完全感知不到的情况下就已经决定的我们所作出努力的最大限度的可能性。从本编文章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态度面对改革则是远远不够的。仅能为了生存混口饭吃而已。

  我希望这篇文章能让大家从一个更加宏观的角度来理解所谓改革,所谓调整的视角到底指的是什么?以及对于我过往所希望和大家表达的那样一种思路的核心到底是希望大家如何看待我们周遭的事物。以及所谓的改变到底实质性目的是什么?而不是局限于那种无聊的个人视角的看法与利益。去质疑一些实际上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后面我们实际上还对之前提过的很多专题有更多的研究讨论。以后的研究,我们都会站在这个思路的视角去大量收集各个行业的实际情况。然后进行总结与讨论。因为更加深入到实际操作层面,所以结论与认识可能会更大分量的多于手段和方法。甚至有很多东西我们只是知道应该有商讨的空间,但最后会形成什么样子,我们都不太会有既定的方案。但这也更加贴近实际的改革情况。希望大家理解。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