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吸收  

2011-03-10 11:28: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知识与决策是一个非常玄妙的东西。倒不是说它们很难理解。而是讲这其中的产生过程比较让人感到深奥而不可获知。在我最近研究的过程当中。我重点观察和思考了有关决策和知识到底是怎么产生的流程。在这个过程当中,则有了我们今天的题目。吸收。按照心理学的角度来讲,在很多时候个人行为与集体行为唯一的差别在于个人目标和集体利益的差距。换句话说,个人行动在很多时候是非常直接且反应迅速的。而集体行为在很多时候虽然是无数个个人组成,但却有了超出个人行为的集体利益存在。因此,在当我们考虑决策和产生知识的时候面临的实际上也是这样的问题。那就是集体目标是如何指导个人行为的?这一点很重要。假如我们把当下的教育机构,产业发展,产品开发,智囊机构,以及决策机关等等问题从这个角度剖析来看。我们会发现所谓个人行为无贡献在这些领域是普遍的。这里的个人行为无贡献指的不是有人好吃懒做。而是指从技术开发到产品成型,从教育科目到修验学分,从知识储备到决策应用等等这些行为当中两边的行为者之间的目的是隔绝的。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所有人各司其职,但却都各自为政。唯一起到连接作用的所谓学术期刊指标,论文学分,技术规格这些类比指标以外没有任何任务上的链接。这是怎么发生的呢?到底有什么影响呢?这就是这篇文章要讨论的问题。

  看过上次文章的人大概都知道。我把产业分为三个部分,创造市场,开发市场与经营市场。第一个部分实际上就是研发新产品,第二个部分就是企业的销售。而第三个部分实际上就是整个企业从资本到物流在整个市场当中的运作。前些年资金链一直被人所熟知。这些年比较兴起的是物流链。在推广的过程当中,我们看到了股市,看到了大型商品联营超市。虽然每一个部分都是被独立介绍的。但总体上整个商业结构却被不断的整合和运作。就算到今天,股市还依然被看做某种经济兴起的指标。而物流业很快也会从另外一个角度如此。当然,这是题外话。我们要谈论的问题实际上没那么复杂。从整体而言,产业的这三个部分可以被看做是食物,代谢与生命形态。从群体到个人行为来看。运营部分实际上是整个商业行为当中所占主体部分。而开发部分,则是不断成长与扩张的代表。是每一个产业都在力求扩大的部分。而创造部分,则是食品。是我们这一切行为的一个必要基石。就如没有产品,则前面两部分就变得毫无意义。我们的产业在改革开放初期,需求极大,因此只需要扩张产量就行了。质量什么的不是问题。有卖就有买,属于启蒙阶段。后来市场开始饱和,出现竞争。则开发部分开始受到重视。甚至到今天为止,任何一个初创的小企业都必须在这个问题上下大功夫。而随着企业的扩张,内部整合则开始要求整个体系能更加有效的运作,摆脱市场开发部门的竞争局限持久生存。这个时候则有了对所谓企业综合竞争力的考量。资金链,管理首先被提到桌案上来。当然,紧靠着两者并不能长生不老。这时则有了对新产品的需求。只不过,我们国家对新产品的需求有一些错误的定位。认为新产品就是高科技的代名词。因此往往忽视了作为一个产品整体的价值。甚至可以说,市场部分认识到了产品,但不一定接受产品是如何被开发的概念。因此,无论是我国的文化产业,图书业,服装业,高科技领域,大多数照抄成风。他们抄的不是技术,而是产品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另外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无论是我们的科研院所,还是民间实验室新近研发出来的高科技技术在成本极低的初级市场流通的时候,基本上不被我国企业家所在意。而往往当技术应用成为某个产品的核心技术的时候,我们又不惜大资本去购买技术产权和照抄。

   而当我们反过头来,看看我们的科研院所内部在做些什么的时候,实际上除了人文部分出现大量为了争取国家项目资金玩的小猫腻,甚至科研变得形式主义以外。更大的问题在于,我们的科研成果从来都不是目标导向型的。有人说国家立项的领导也不可能知道每个项目的技术细节,因此制定较有水准的考核标准。但换个角度来讲,科研人员实际上在很多时候,也不知道国家立项之后对其要求的成果有什么需求。因此,一方出钱找人工作,一方为了收钱多做活却不知道为的是啥。甚至可以说,我们国家的立项模式之奇怪,竟然是由研究方来主动申请给自己找活干,多找活干。当一个组织没有特定的目标与利益的时候,个人目标就取代了整体的结构与价值。变成了干活的寄生虫。事实上,统计局这样的部门之所以不给力的很大原因就是他们也不知道领导到底要什么东西。那几个明显统计水分很大的GDP,CPI等一类全国统计数据除了能告诉领导这个事情应该多加关注如何关注以外,没有任何价值。换句话说,工作生产的人在告诉需要的人应该做些什么。这就是所谓的基层领导决策的悲剧。在我眼里统计局明明应该是一个类似日本那种财团当中的情报组织,就算不是,起码也应该能做到搜集情报的作用。结果丫从头到尾就是一个自己自卖自夸的公关部门。当指标决定决策的时候,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机械而僵化。

  因此,在这里我们就要正本清源的去考虑这样一个问题。部门的功能是否等于部门的责任与使命?我们的整个系统是以工作技术为导向,而非以集体目标为导向的。换句话说,当我们要技术本身来告诉我们他们能做什么的时候,它们什么都告诉不了我们。结果就是技术被忽视,而集体被忽悠。那么,怎样才能避免这种诡异的循环走向较为正常的现代化产业发展道路呢?从国家的角度呼吁科技兴国,教育兴国这些年早就被喊得跟破书似的了。很显然,问题不是没有人重视。而是我们从本源上不了解我们自己的很多行为做法所带来的后果。在过去,我们讨论过很多有关制度建设方面的问题。谈论框架与结构。实际上我最初的目的就是要改变当下迂腐的现状。但随着一步一步的深入。我发现除了结构的变革以外,其中所涵盖的另外一方面问题显得更加严重。那就是组织当中的决策模式。上面我们提到过了,当组织没有自己的集体目标的时候,全体就会听命于每一个个人目标,变得一盘散沙。而目标的建立实际上就是我们本篇文章最开始所说的三部分结构所确立与决定的。每一个部门自己的功能并不代表着一个部门的责任与使命。把所有部门总体来看,则才有所谓的落实到每个人的集体使命可言。在产业当中,三个部分每一个部分当中实际上并不仅仅是一个部门在支撑。但一个部分当中其各部门所作的目标却是互助且一致的。假如我们如此看待结构的意义来划分每一个部门的使命的话。则不仅清晰,最重要的是,每个部门都明白自己要去做什么,而不是自己去想别人需要自己做什么,和自己想要做什么。

   进而言之,在组织的工作层面,由于有着明确的部门使命,因此每一个部门的行动则有了更多为目标而努力的自由选择权。以产品研发为例。我国的产品研发当中,两类行为为主流。一类是改造。一类是完全创新。改造的最大问题来源于整体目标的设定并不明确,因此任何开创性的添加或者删除都被视作是一种不必要的叛逆。只有更好和更坏,没有添加和减少。而完全开发,我们缺少对需求本身的研究与理解。因此往往是一个外国产品出现以后,我们才会发现其价值所在。这在我们的统计模式上也有体现。往往是我们先设定一个题目,然后去统计数据,然后根据统计工具的规格来看这个题目是否存在。换句话说,我们是在统计观察当中去认识价值,而不是有了一种价值去用数据看看该情况是否成立。技术决定不了需求,只有需求才能赋予技术价值。因此,所谓技术科研研发,最重要的一点就在于,我们要有一种勇于制造需求发现需求的动力。而技术只不过是拼装该需求的模块。科研是制造者,但制造者却左右不了自己的价值。组织者很多时候像捡破烂的,有需求的时候,垃圾也是宝贝,没需求的时候,黄金亦可以视而不见。决策者所赋予组织者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目标,一个需求,一个切合自身需要的要求。而也正只有这样明确而简单的要求,才能让组织者最大限度的去激发起自身的潜能去布置工作与思考。我们的决策者很多时候缺少的不是手腕,而是目标与认识。缺少了这些,则下面的人就会无所适从。

  那么什么是吸收呢?当我们有了目标以后。比如说研发一个市场需求当中的空白产品,或者制造一个完全新型的渠道产品。则这个时候,组织者最缺乏的就是对我们当下所具备的东西缺乏认识。这个认识不是不了解自己的组织。而是不了解自己需要什么来塑造和满足这样的一个目标。我们的科研人员,以及散布在社会当中的民间科技,之所以市场与应用转化率低。很大原因就是因为单独的科技成果本身没有实际应用价值的认识。请注意,是没有价值的认识,而不是没有价值。这就是说,一方面是组织者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一方面是科研人员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是不是和我上一篇文章所说的问题很像?这里就是本篇文章所要重点讲的问题所在。当我们解决的目标问题以后。在整合与研发层面则有着第二层问题。而这个问题的核心就是发明认识的渠道。举个例子,假如说我们成立一个研发四代飞机的项目,当下的科研模式我个人不了解。但是假如是我的话,首先就把一架飞机的结构分解。从材料,到发动机技术,再到导弹与雷达系统。全部分解为一个个较小的具体目标。然后网络一张全国的科技科研力量网络。招标与分配各种技术环节任务。列出需求,最低要求与目的。然后竞标科研项目,建立资金供给关系或模式。这个模式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目标的建立首先要有总体的概念,其次是把概念分解为具体的小项目去力求在更广层面寻求解决方案。而实际上,核心从来都不是技术,而是概念。以往我们要求技术创新,可是实际上却又忽视着技术的实际价值。我们要求自主,可是从头到尾,很少有人真的对目标有一个主心骨。

  这篇文章要告诉大家的是这样一个道理。不管哪个层面,首先要有目标。而目标的来源一般是根据一个集体的生存形态与使命有关。在产业层面是创造,开发和经营三个部分。在以项目科研层面是产品的用途,形态,及要求。而有了目标以后,则剩下的问题就会分解到每一个部门与个人身上。实际上我个人很讨厌所谓资历那一套。尤其是在创意方面资历对解决问题的价值基本是零。这和组织成员关系基本上不挂钩。据我时下所知的创意方式当中,披着资历,保密等外衣,而使得整个框架思路狭窄,甚至技术指导目标的情况路见不鲜。先顶下谁负责,然后在考核是否成功对于开发领域来说简直就是自我阉割。而当我们在各个层面根据组织的结构与使命把目标分解到每个层面以后。则实际解决方法便是以目标,而非某个技术为中心。这样开展思路和搜集技术本身就变得不再是什么秘密可言了。在很大程度上,所谓的知识产权只是一种非常外在的争夺。毫不过分的来说,就是利益的争斗。然而当我们根据今天的讨论来看这一切的时候,利益的争斗实际上根本就和研发与决策本身关系不大。吸收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设立尽可能多的渠道来吸收我们所需要的技术,资源,以及任何需要的东西。但吸收这个概念能被执行本身有着其背后这一整套逻辑积淀才可能成为常态。

  因此,这篇文章实际上并不是局限于科技应用,产业创新,技术研发来展开讨论的。在我们的很多组织部门当中,对于政府部门的结构,功能,以及决策本身也有着重要的启发作用。比如说统计局这个不靠谱的部门,其不靠谱的主要原因是我们还没有一整套对地方政府和经济有较强操作层面指导意义的认识。因此,才有了统计局玩公式数学模型的花招。实际上在我们很多国企当中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因为不知道自己的目标与定位。因此执着于高额暴利,且手段无赖之极。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不是不能管,而是不知道怎么管,什么应该管。因为不知道有什么用,所以只好先可着眼前能看到的来。这就是所谓的短期利益。在几个月以前,我写过一篇有关地方政府建制指标指导发展的文章。那篇文章的核心目的实际上就是把地方政府的眼光聚焦在其行为主体上。有一个立体全局上的认识。好多时候,很多官员不是真的蠢,而是对自己所处的环境和未来处于睁眼瞎。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能做什么。因此只好可着能做的来做了。为什么地方经济畸形发展,地方政府空耗民财。原因首先是不知道,不懂得。然后才是手段极少,不会运用民间力量。

 最后嘛,感慨一句就是,知道这么多的我在实际生活当中,真的感觉得到所谓人才的重要性。主要是大多数人主观能动性太差,个人性格与才能实在是出彩的太少。所以才造成了在整个组织上有很多有能力,但是对整体氛围影响不好的人左右了整体的气氛。千兵好招,一将难求!算是最后我做的自我推销吧。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