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结账  

2011-02-22 10:46: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和一同学聊天的时候突然聊到IPHONE4的软件商场。国内盗版频传。搞个软件就基本上鸡肋了。实际上抵制盗版是一个有偿工作。国家除了建立法律机制以外。工商局能做到的也就是捣毁窝点,突击检查那一套。到了今天,好多东西实际上都不是五元党的利益问题了。甚至连无偿开发都大行其道。从电影院的经验告诉我们。抵制盗版的最终目的是回收成本。否则抵制将毫无意义。因此实际上外国甚至国内的很多软件厂商经常败给盗版软件厂商最悲剧的地方在于无论怎么抵制。钱收不回来,其他都是白扯。在光驱大行其道的时代。五元党彻底搞垮了本国软件及游戏产业。那是因为当时所有软体大都走光盘实体销售这样一条道路。在短期内五元党的光盘质量比较恶劣,因此正版软件光盘以及其渠道销售还有一定价值。到后来,所有软体的渠道销售都趋向高成本,且易被复刻所困扰。到最后实体店的软体销售彻底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网络时代则更是如此。免费从神话走向现实,甚至最后被人们无奈的所接受。有些人乐了,有些人则哭了。我们今天不是谈抵制盗版,而是谈回收成本。因为我们要认清,后者比前者更加重要。

  以电影院为例。假如没有电影院大大规模片源联营,以及其对影片产品的投放渠道严格保护。再加上对盗版片源的私下严格打击。单片票房破亿是一种神话。电影院的高额票价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对中国当下这样一个混乱市场定下的消耗成本规格。暴利不是问题,问题是当暴利变成一种维护存在的动力的时候。我们首先不是责怪抢钱,公平等到的原则。而是首先观察一下我们身边的整体环境。试想一下,假如想要在电影档期数月或者数周以内,回收成本。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需要有人专门不断打击盗版,然后稳住这一段时间以便回收成本。专项产品,专项营销,专项回收。靠工商局那样定期打是搞不定的。这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在当下这个时代,任何知识产权都不是真正永恒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一段时间内回收我们付出的努力。靠现有国家知识产权保护法那一套能管得只有对付间谍,国家机密和生产类研究科技而已。对知识文化产业而言,此法就是好看的摆设。因此我们今天第一点要提到的就是收钱比维权更重要,利益比法律更加瞬息万变。没有利益的浇灌则法律就是一个摆设。目的很重要,但得有人执行和监督才行。

   其次,电影产业的成功我们还有归功于电影院的国家联营机制。倒不是说在该产业国企这一企业形式形象很高大。但电影院的片源联营,以及背后系统的票房统计以及成本分配法确实在很多方面把各方利益都组织成了较为系统的结构框架。责任与义务明晰。才会有人动手来处理相关事宜。实际上这也是很多市场当中所面对的一个转型难题。在我国各种市场发展的初期,各种假冒伪劣产品层出不穷。百货商厦当中更是如此。但一旦有了大型联合超市,有了电器产品的购物商场。则结果突然一夜之间,假冒伪劣就在这些行业销声匿迹了。所为新兴流转市场和过去百货摊的根本区别在这一点上立即见分晓。大型联营机构不像过去小商小贩。它体积规模大,容易受到法律法规约束,维权成本相对之下极低,且效率高。且商品货物容易清查根源。而面对生产商的分红问题上,联合超市等商场只是负责收款和场地租用的部分费用。且无库存压力。利益分配虽然有较量但责任清晰,利益明朗。相对之下,我国传统市场渠道容易滋生仿抄盗版的领域都有着类似利益关系不清晰,中间环节多,产品散布方法疏漏大等特点。我们在这里说的第二点就是,很多时候市场形态的落后在于其目的与动机之间的间隔有多远。也许我们曾经误会了简单的意思。它不是指单纯的简化流程,甚至取消必要的环节。而在于从生产出产品,到回收成本之间的距离有多少个环节当中存在可滋生问题的脱扣。简单就是义务和行动明了。而不是单纯的省略。

   说到这里,新兴流转市场收账这个事情实际上在当下的很多终端机上是可以实现的。只不过除了当下一些技术环节有些落后以外,很少有人认清这其中的奥妙所在。微软的xbox虽然开启了网上商店,但其游戏却非得需要光驱的引导盘。我们本文章开始已经分析过。在光驱时代五元党怎么搞垮本国软件产业的。而微软的网络商店除了有一些华而不实的成就列表以外,却因为要打入其他市场渠道,而在光驱与网络这两者之间徘徊。终端机不似组装电脑。它独立的机器序列号完全可以承担起类似电影产业终端电影院的职能来保证票房收入。而剩下的问题就很简单了。始终对某一款产品的维权保护所需要的成本是无限的。但让其在一段时间以内保证正版的利益。通过有限散布渠道进行全面的封锁维权。以此来把更多的时间与资源用在打专一渠道的广告与利益分配上。在这个时代,有些时候,门路多不一定是好事,很多事实证明,反而是因为驳杂的广开门路造就了阴谋与贪婪。顺便一提的是,有关教育行业的改革打开一个缺口进行所谓的尝试,结果只不过是在现有的体制下造就了更多的麻烦。我们一开始针对的改革就是全局上的。试图平衡与妥协在这样的问题上就是犹豫和迷茫。所以我们这里提到的第三点就是,很多时候路径与渠道不在于多元,而在于有效。甚至有些时候多元渠道会造成很多中间环节的交叉,并滋生大量问题。正本清源,然后蜕变,每一个路径都应该是独立且覆盖的。而不是交叉延伸。新兴流转市场都应该具有这样的特点。扶植和改革新兴市场首先不在于公平等道德秩序。而在于执行与分配等责任与利益原则的明晰。

  当然,本篇文章叫做结账。实际上上面都是我们今天内容的铺垫。既然叫结账。那么自然是和金融有关的问题。国内对国内的不同形式网购依据存在着很多弊端。不是违法,而是很多问题还不存在于法律当中,市场形势虽然进入网络时代,但依旧混乱。有人曾预言团购网最后只会剩下十家。但实际上以其理念形式来说,假如不再现有形式上进行极大地建制话更动,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其面对的商家,以及消费机制都有着明显的漏洞和信誉问题。先买后尝是这种形式当中极大地漏洞。今天看新闻,阿里巴巴也爆出类似商家欺诈新闻。可见不是途径变更,就真的万事大吉。原则不变,依旧白扯。互助平台是不可能以营利为目的真正形成集团化和竞争主流的。网络渠道对于那些投入资本的生产商来说,最有效的方法还是根植于渠道保护与利益分配。没有这两点的网络营销都不可能真正的走入集团化的可能。结账则是这其中的重中之重。实际上,近期家乐福和沃尔玛一直爆出价格欺诈,实际上就已经说明了类似的问题。假如在信誉和消费关系上并不对等,一个渠道终究会萎靡不振。在文化产业当中亦是如此。虽然我个人并不喜欢出这种自绝消费者坟墓的主意(我还是喜欢免费的或廉价的)。但假如我们希望整个行业中兴的话。我们就必须在渠道上进行类似的限定,比如说以终端机为桥头堡,游戏限定购买账户读取下载。据我所知,德国软件业有比较极端的做法,我亲戚家曾经花了将近一万块买了一套软件,网络上只提供两次下载安装。假如以光盘为例,一个公司可能只需要一套软件。但这么一搞,结果是,重装系统以后,一万块就打了水漂。不得不说这对于消费者来说是相当恼火的。以保护知识产权为由的话做的实在是太极端了。但假如以在线账户游戏对接的形式,盗版虽然不见得就一定彻底消灭。但对于新游戏的更新加密起码能保证一段时间的成本回收。且也保护了购买人的利益最大化。有利于游戏传播与认可度。

  最后要说的就是,对于这些网络商店,跨国营销的最悲剧的问题实际上就是结账的时候货币问题。好多终端机之所以在中国市场回收不了软件成本。关键就在于其结账系统跳过了中国金融系统。让中国人用美元账户结账,光听就有很多人望而却步了。且用那少得可怜的回收美元,有几个人原因因此大规模投入在中国市场的维权行动呢?结果就是整条产业链就是废的。收不回来钱,一切都是白扯。不与当地市场进行彻底的相关结合,就不可能真正打通这一市场。微软的网络商店也存在这一问题。全部以美元账户结算。中国的外汇没有在民间这样开放过的。汇率中间价如何计算都是问题。网络上这样类似的洗钱中间商也不时的受到清剿。这些家伙成天把算盘打到汇率上,打算在物价上炒一笔快的。就从来没把思维放到长远的合作上。基础能源我们早晚会摆脱控制。而未来的新兴产业应当趁机尽快大早起来。中国的生产商技术和商业模式尚在薄弱时段。首先建立自己能撑门面的终端机就很难,跟不要说还没影的第三方软件制作群了。这是非常不同的两个行业的合拢。应当尽早进行整合与建设。那些死外国人不降价,就在特种产业中间汇率上做文章。彻底废掉它高科技吸金那条腿。传统渠道问题多,新兴渠道我们不放行他们在金融上就回收不了成本。链条就在周转中被我们做两口手续费剥削。收钱那不还是税务和金融业的老本行么。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