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权力的管理与竞争  

2011-11-27 12:21: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些天感觉没什么兴致,结果发现是因为最近没洗脸,所以导致皮肤毛孔不畅。因此感到一种类似聋哑一般的无力。今天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一篇写的是有关治国之道当中,用贪官和清官的问题。还有一篇是说有关剑桥大学中国留学生选举的问题。还有一个报道说的是某人要在北京搞权力公开运行图。第一个说的是有关中国古代以来,对权力权术的掌握当中,为什么从逻辑上来讲要重用贪官,而清官只能占少数。第二个说的是为什么中国人搞选举不成功的原因。第三个说的是权力出现问题的首要原因是因为有一些风险较高的权力职位,因此要加以计算。这三篇文章的逻辑从内沿上来讲虽然讲的不是同一个事情。但是讨论的却是同一个问题。那就是权力的管理和竞争。事实上,我们在这里加上竞争的原因。是因为我发现,用竞争的逻辑去管理是一种非常草率的方式。竞争或许看似可以激发人们的积极性。但这种积极性的来源是生存和功利,而不是本着权力本身的责任和职能。再加上我们国家历来有僧多粥少的传统。因此在公平的逻辑下,竞争这个事情在中国的一些公开场合被当做一种不可挑战的人权丰碑。但事实上,无论从我们的教育逻辑,还是到社会当中的生存逻辑。这种优胜劣汰的竞争逻辑,都使得我们的国民变得极为冷漠和不可信任。甚至在最近一些电视剧里,这种竞争甚至被软化到所谓的宫闱之中。为了达到所谓的目的,可以不惜一切。问题不出在对目标的执着上。而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我们必须赌上性命的东西,让我们为了竞争轻言生死吗?起码,我绝对不会因为和别人比较然后就一定要高人一等。这种活法一定会让自己死的很惨。在最近的网上我看到一个国外00后的小女孩唱的一首歌。倒是让我感觉这一代孩子反而放下了我们所盲目追求的那种极端。我们并不是什么都能得到的,但是我们要坦然面对。在中国人的逻辑当中,有些过渡性的极端情绪,应该被消弭。而不是继续被放大下去。而这必须从我们整个国家系统首先开始。当权力不再有那么多让人感到急躁的影响时。我们这个社会才能真正的安定下来。

       话说这三篇文章的逻辑都让我感觉很有意思。第一篇讨论的问题核心从老百姓的角度而言,或许只看到了不公平,人民像崇拜圣贤一样崇拜清官和明君。好像这是一回事。但事实上,从权力管理者的角度而言,这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在以前我们也曾侧面讨论过类似的问题。那就是从社会的角度来说,具有影响力的政治权力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首先讨论过美国芝加哥的黑社会团伙,接着有讨论过中国的黑社会。最后我们讨论了我们国家的公安和司法系统。民众所信服的权力是帮助他们的力量。而从政治最原始的起源来讲,营造这样一种公众性的影响力有着数不尽的好处,甚至权威。真正的黑社会往往就是通过这样一种对地方人民的权力帮助,来获得这该地区更大层面的权力来源,并以此谋生的。这是真正的黑社会和街头小流氓本质上的区别。也正因为如此,那种所谓的民众通过选举对权力监督的逻辑我一直不感冒的原因就在于,这种选举本身就不可能真的是由民众的选举意愿建立国家机器。因为这种权力的来源必须是首先是政治机器对社会产生影响才能被认可。而不是社会当中有几伙只长了嘴的政治讼棍在那里胡吹一通,然后上马国家执政,国家执政就可以立即跳出原执政党的国家逻辑,推翻从来的。政治是一个影响力对社会影响力极深的东西。只不过因为我们国家太大,因此从权力最高层到底层实在是太遥远。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在一个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当中,老百姓所直接接触的人永远不可能是皇帝本人。他们所接触的一定是当地直接和他们发生互动的官员。对于这些老百姓来说,皇帝是一个可以被仰望或者被唾骂的对象。是一个国家的晴雨表,但不是触手。而事实上,从历史来看,所谓的清官往往并不等同与政治上优秀的官员。在这里讲的并不是清官对地方治理的作为。而是讲往往清官当中存在着可以直接威胁国家权力最高层的问题。这里讲的逻辑也不是贪污和腐败的逻辑。而是政治上权力管理的问题。我影响最深的一个中国历史上所谓的清官,王莽。丫当时当丞相的时候那绝对是百姓拥戴。甚至据历史记载,王莽当时上位完全是京城的百姓把皇帝赶跑,拥护这位大善人上台的。但是此人当政不到百天,基本就被百姓给推翻了。理由实际上很简单。王莽上去的逻辑和下来的逻辑是同样的。清官并不等同于明君。王莽上去的时候,是被百姓当做他们政治上可以依靠的权威被推选上去的。他从权力中间层的官上升到了最高层的皇帝。但是能管理好一个地区的人,未必能管理好一个国家。因为他面对的是无数个和他同样的官,而不是百姓。所以,在他当官时治下推行的政治原则,在他当皇帝的时候,被全国的贵族抵制。当然后来的刘秀把这一段称之为农民暴动。但事实上在中国大农庄贵族也是农民。只不过是土地主而已。这一段历史当中典型的问题就在于,清官的作为往往是可能以地方性的政治权威冲击到国家中央的政治权威的。但国家一级的政治权威所面对的却并不是直接的地方百姓。它面对的是无数个同样大小的地方统治问题。假如国家作为一个整体需要被百姓认可的话,那么在当时那个年代,甚至现在的很多时候,很多人都会选择重用贪官。因为首先贪官是有把柄的。而清官因为没有把柄,因此在很大程度上根本不受中央一级的权力划分。用百姓的逻辑就是,人家青天大老爷,凭什么要被一个没见面的昏君指东指西。皇上要是多有几个这样的清官,天下就太平了。可问题是,太平是太平了,天下可就不一定有了。从过去这种权力结构来讲,贪官才是对中央政府命令最为彻底执行的人。而清官虽然可能对地方治下有诸多裨益,但往往可能却是国家层面动乱的根源。而一个国家行为当往往一定是在一定时间内,聚集力量办一件事。在这个时候,地方资源的调动在和中央的对话上,就有可能出现间隔。这种间隔就是从中央到地方之间出现的权力断层隔离带。只要有这个断层,则中央权力则必须用制度内或者制度外的方法来弥合两者之间的联系。从这个角度来讲,地方发展自治虽然是可以给予自主权的。但是要是变成一种可以和中央权力制衡的政治力量。那么这种放权就是一种自毁长城的放权。只有用可以公开透明的制度办法来设计这一权力纽带,才能真正的取替过往的那种利用贪官办大事的逻辑和办法。

      第一篇文章给我感觉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它从侧面提出了一个中央集权在治理国家方面的的逻辑。而在这个逻辑之下所隐藏的是真实的大国政治权力在传导过程当中所面对的最为现实的问题。而第二篇文章,在我看来,这事实上就又是一篇这对我之前说的国家政治逻辑的一种修改包装后对民主选举的推销。在这篇文章当中,主要还是强化两个概念。第一是民主选举不一定是对国家权力的分解,而是一种对国家权力的监督。第二是个人或者一部分人的集权是对所有人意见的一种亵渎。必须在达成所有人意见充分表达和实施的情况下,这种选举制度才堪称完美。第一点来说,转的还有点逻辑。但是第二点我估计后半部分无论是哪个国家都肯定做不到。美国的选区制度到最后的结果,是在全国百分之六十的投票率的基础上,由百分之二十的人决定了谁当总统。因为所谓的所有人同意是根本不存在的。哪怕是希特勒上台,用那种什么都不是,有什么都是的逻辑,也不过只有60%的德国人赞成。且这是历史上德国元首得票率最高的一次。这篇文章以所谓的未经通知,未明确表态,不符合程序,受到所谓的一张宣传纸被蹂躏的论述,称这样一种中国人的选举还需要很长的路来学习西方选举制度。其内在的暗讽我们当下的政治民主选举逻辑。实际上是非常之无聊的。但是为什么我要把这篇文章单独拿出来说呢?因为民主选举制度作为一种国家权力制度的解读。它所挑战的东西是非常有意思的。用文中的逻辑是,为了用公众的权力监督政治权力的公开透明。在上面我们小小的提到了这样一种逻辑的谬误在于,政治权力虽然来自于大众,但是它产生的方式,却不是民选聚集意见而形成的。事实上,不是民众监督了权力,权力规范化。而是权力监督和帮助了民众,使得一个地区的社会开始变得有秩序。但我在这里单独提出来要讲的问在于。在这种公众权力监督的逻辑下的中央与地方到底将会变成怎样一种逻辑关系呢?或许一个被选举风波取替的华人学生会不可能告诉你有人持反对意见的结果到底有什么大错。学生会解散是中国人不守规矩,因此才导致的校方决定。但事实上,从我们上次文章当中提到的苏联解体的过程来讲。这恰恰就是问题所在。国家权力需要被监督,因此需要公民权力通过选举实现的逻辑。不管听上去多么好听。但从民选直投的方法来讲。按照苏联模式的结果,就是地方代表的意志高于中央政府的意志。而当一个国家当中,二级权力机构的意志高于国家最高权力意志的时候。这个国家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了。

     不要讨论美国政府,美国政府在上世纪近一百年来镇压各种全国性暴动的次数不下两位数。只不过它们并不宣传这些,且它们不说,也没有人会去想到这些。上世纪二战以后不久,美国政府就曾经在艾森豪威尔的指挥下,用坦克和军队镇压过全国退役老兵要求分发退役养老金和福利保障的全国性示威。最近一次则是华尔街游行示威的镇压。大社会小政府那是美国老百姓说的希望。不是美国联邦政府的现状。美国在建国近两个多世纪当中对美洲大陆的无数次殖民地占领和侵略所遗留下来的民族问题始终是其内部分裂的重要力量。选举的秘方不是什么程序公正。那是说给选举人听得,而不是投票的选民。小布什当年上台靠的是联邦法院说话,而不是选民的意见。选举的真髓是如何让少数人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大多数人的呼吁。事实上,那还是从分歧当中统一意见的方法。而不是去尊重每一个人的意见。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在一个大国里,面对地理,气候,资源等等生存条件完全不同的地区,你希望有一个统一意见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关键在于,到底在哪个层面,什么样的意见应该被听取和执行。对于村,乡一级的政府来说,县,市就是它们的中央领导。对于县,市一级政府来说,省一级就是它们的中央领导。对于直辖市和省来说,中央就是它们的中央领导。如果按自治的逻辑来说,全国应该都尊重村乡一级的政府意见。因为看起来他们的上级领导好像都不能把权力下伸到更低一层。因此看起来好像个人的意见是为了充分实现地区发展,最应该被尊重的。但事实上,这个逻辑是根本说不通的。正因为个人利益和意见的不同意,所以才有了权力的存在。就连无政府主义者对政府的批判也都是建立在这种公民物质极大丰富,理性自觉极高为前提下所讨论的。但这不可能在一个面积广大,人口众多的地域存在。开个十人以下的小组会议还有可能。但是一旦人数众多。就必须要有权力来进行管理。这就是权力金字塔的由来。在充分表达选民意见的民主制度下,哪一级政府成为人民意见的集中者,谁就成了一个国家当中最高的实际权力主体。苏联当年搞选举的时候,就是在一个错误的选举原则下,让本来就相互不均衡的行政规划的地方政府有了这样一种实际的最高权力。结果也很简单,苏联解体了,所有那些可以公投的地方,选完总统以后,全部都公投自立成国家了。这就是打着公众对权力监督旗号,要进行充分选举的实际结果。权力的目的本身就是统一意见用的。谁统一了意见,谁就是权力的主体。那些说斯大林暴君的人,只是抓住他个人的作为不放。却忘记了这样一种国家政治系统的逻辑。只有斯大林在最高中央统一了苏联全国治下的意见,才有苏联。党内当然可以有治理上的逻辑和变通。但是作为国家权力的象征。我认为斯大林在这一点上并没做错什么。只不过他只是一个人。而不是一种国家制度。因此后人在战后所形成的问题,却全都推给死掉的斯大林。人数少权力就大,人数多,往往就并不可能成为实权机构。这和这个机构有什么传统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第三篇文章实际上是一篇报道。我个人认为,此人初衷是好的。公开权力运行图。因为黑幕这个东西往往确实会造成很多基层权力腐败的保护伞。但是用计量分析的方式做统计。这个事情就未免学究气太浓了。就算丫把所有高危职业和问题都画出来。民众除了举报以外,能根据这个权力运行图把这人挖出来然后示众吗?未经上层同意的小偷小摸可以。但是往大了说呢?还有很多并不直接暴露在民众眼里,比较隐藏性的实权岗位呢?监督举报这个事情在中国也就是那么回事。造成社会性影响的时候,才会被公布于众。可是我们经常发现,同样性质的事情,一般都是在同一时期像放礼花一样频繁爆出。可是过一段就了无声息了。甚至我们最近看到地方系统的公安和政府已经开始可以顶住中央下来的审查和监督力量,划地为王了。这些事件背后的逻辑光靠监督举报,我个人认为是屁用不顶的。也就是平平民愤。推进一个大的基层政治社会化的过程。但是不管基层政治到底怎么社会化。只要社会需要权力,需要政府。那么基层政治问题就不可能绕的过整个制度改革当中,有关权力治理的问题。在很久以前我依旧一直在强调信息化对行政管理带来的新变化。今年秋天的时候,我就看到江苏新闻当中报的那种村财政系统信息化的新闻。让我看了很振奋。在这篇文章我始终在强调一个问题。那就是权力的实质到底在我们每个人眼中到底是什么?从这个角度来讲,过去的非常规办法,包括贪官,包括非行政建制的设立,包括地方发展的监督制度。等等这些方面实际上所面对的问题在于我们不同权力要素在不同层面互动当中。所出现的权力系统的隔阂。从商业管理的角度而言,这叫做无缝管理。这种管理的实质,实际上是就是工作互动当中,不同层级的职责人员互动的无疏漏原则。从一个人的权力职责,到另外一个人的权力职责之间,没有中间地带。从政治的角度来讲,我们也应该理解的是,这种中间地带的形成,绝对不是简单的两者交接程序当中存在真空那么简单。

     我所一直向往的那种政治制度实际上并不是在国家声誉或者内政发展成就上达成什么丰功伟绩。因为创造性的东西,并不适合由行政系统来完成。国家是一个大机器。哪怕是地方的一个村,也有着自己的权力系统。但是这个权力系统所运作的基础,是一套完善的行政系统和权力机制来维系的。我所要完成的是在国家政治经脉的基因当中,完成一次重大的改革。使得每一个人都在这个系统当中为了那一个层面的人尽忠职守。各有所终。从这个角度来讲。我绝不希望的是在行政系统当中首要谈的是和别人的差异。因为我希望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使命。这个使命是不应该因为外界因素和自己的比较而发生改变的。我需要的是一个知道自己是谁,而非成为别人眼中英雄的国家系统。人们不应该因竞争而迷失自我。因为在追逐当中没有胜者。当这个社会每个人不是为么某一个公共的目标而竞争,而是以自身的能力去实现自己的时候。这个国家是就是最和谐的。竞争的问题不在于不自量力。而是把原本很容易的事情搞得太过复杂。甚至无法回归到事实本身。在会英语就一定比不会英语牛逼的逻辑下,在后面还有很多,现在上不去,就被永远落下的逻辑下。我们这一代中国人实在是失去的太多太多。人们喜欢竞争,却少有懂得创造。因为竞争的最简单逻辑是干掉别人。而创造的逻辑却要面对自己。因此,中国人在这种逻辑下,更喜欢看别人倒霉,而不是追求自身的进步。只要那个人上不去,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上不去,那我就是赢家。这种逻辑实在是让很多中国人狗咬狗,一嘴毛。大家可以全都喝汤,但是决不允许有人吃肉的逻辑所在。因为要竞争,可竞争却不一定就是发展。以上就是全部内容,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