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思想与传播  

2011-11-23 18:4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里我们要讲的思想实际上并不是类似红警2里面对尤里的那种意识形态的思想。事实上有关媒体宣传教化大众思想这个事情我们在以前侧面谈过。那是上个世界工业文明初期的产物。这篇文章主要是总结一下这个礼拜我搜集到的很多有用的媒体概念。虽然这个事情不知道能再玩几天。但是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我们基本上可以在这个领域总结出不少有用的新时代的传播定义。有人说先于政策一步,是一种大胆的尝试。有人说政策指导本身就是一种垄断和束缚。假如我们从商业运作的角度来讲。有关信息传播系统以及媒体形式的革新方面商业运作要做的比行政机关化的政府部门要好得多。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信息采集,信息处理以及信息传播三位一体这个问题从理论上来讲看似高深,但实践却说明这是迈向与国际先进新闻媒体的一个必然步骤。换句话说,外国的媒体早就做到了。我们国内一些试点也早就先一步在做了。可问题在于,市场化并不等于自由化。市场化很容易。但是要想管住自由化带来的垄断或者其他可能的恶性结果却是另外一个问题。中国发展在媒体传播领域的政策导向问题,实际上是我们历史上政治遗留的一个问题缩影。这个缩影的问题核心在于我们对过去历史当中对于政治和媒体之间联系的敏感性使得我们很难在走出过去那段奇异的历史以后,立即形成新的价值观去看待媒体在现代政治与社会当中的作用到底是什么。本着我们历史教训的经验原则,所以我们一直并没有在原则起点上放开对它的讨论。就如同我们对那些其他国家垄断行业一样。所谓的国家战略资源的保护逻辑却成了国民经济发展与改革的绊脚石。在过去我们也不了解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是在更多时候我们做了以后却发现什么都没发生。显然我们过去因为经验当中所谓的宏观战略预防而向虚拟的灾难支付了过高的代价。因此,才有了我们今天这篇文章。政治与社会对媒体经验的思想,以及媒体在现代化的情况下,起到怎样的社会传播效力与责任。从这两点出发,来讨论有关媒体未来发展当中的是是非非。

        媒体本身的运作逻辑实际上并不难理解。和我们任何其他行业一样,做它信息传播的工作,然后通过工作赚钱。假如我们细究有关各种媒体最初的发展,从媒介载体,到独立的传播行业。我们都可以很容得了解,今天的各种媒体之由来。且媒体作为公共行业和金融有些不同,但是又有相同的地方。比如媒体并没有靠信息本身的获得和传播来实现类似金钱那样的普遍盈利原则。就好像市场上钱多,利率就低,市场上钱少,利率就高一样。我们不能说现在社会上信息多,因此派生的信息或者盈利少,社会上信息少,派生的信息和盈利就多。信息本身并不能像金钱那样,用信息本身来衡量其价值。这是媒体行业与金融行业所不同的地方。但是在其他方面,这两者却又有很多相同的地方。媒体是通过信息流通实现盈利的,金融系统则是靠金钱流通来实现。本质上它们所运作的东西本身,都是社会大众生存当中最基本的非物质资源。金钱是记账符号,而信息是社会作为一个整体维系所必须的声音。记账才方便大规模物质资源的交换,沟通才形成较大规模的社会公众的出现。金钱是我们所追求的,信息也是同样。事实上,很多时候,信息与金钱同样等值。很多人在理解传播概念的时候,脑中所想像的到的信息传播实际上是很有限的。不止大众传媒,报纸,电视这些广播类传媒是信息传播。地图,图书,教育实际上也是信息传播。我最近看到一篇文章当中写到有关海尔最近要做的十五分钟生活信息圈的时候。我顿时感觉我自己以前对信息本身的理解实际上已经落后了。信息不只是一种工具性的东西。就好像我过去非常热衷于对情报系统的研究一样。因为在我学习《孙子兵法》的时候,先知的概念与优势渗入我的骨髓。作为一种工具性的理解,我对于信息搜集或者信息刺探产生了极大地兴趣。除此之外,在研究政府管理的时候,信息化技术对于管理上的革新也让我感到信息传递方式的改善对于我来说有很大研究的必要。但是在当我从传媒的角度研究信息的时候,我却发现信息这个概念要比工具与结构性的部件还要广泛。这也就是我之前写有关传播是社会信息沟通的一种方式的原因。信息是人类构成社会的过程当中必不可少的重要一环。它的功能对于人类文明来说价值绝对可以和物质财产货币的发明相比肩。甚至在没有私有财产以前它就已经开始影响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了。

     现如今的现代化浪潮当中,有关媒体这一部分实际上并不单纯的只有类似报纸,图书,电视这些已经固定成型的信息传播产业。 事实上,网络地图,手机当中的大众点评等等在十年以前还绝对是理论上的社会信息化产品在今天已经成为了现实。当我们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去观察所谓的危机之时,我们会发现,往往我们只是从一个产业当中较为狭隘的部分去看待这整个社会信息网络化的进程。是的,或许卫星地图会给我们造成某些军事上不安全的隐患。可是从科技发展的角度来讲,当人家民用的卫星地图可以和我们军事卫星地图同一个级别的时候,我们所谓的国家安全已经成为了一句空话。而我们限制了什么呢?我们不仅限制了城市化当中的信息交流进程,且也限制了我们社会文化认知的进一步演变。当然,用这种因为无效所以无用的逻辑来劝解高层对某个特定的产业当中的服务网开一面从我们现在的角度来说已经是太小儿科的事情了。我最近也没有听到过什么类似且重大的请求。我们在这里所想要说明的是,到底在现代化当中,信息技术所提供的可能性,以及我们各种媒体行业在现代化变革当中还有突破必要的进程到底还有多么广阔。对这些事情的无觉是我们在思想上落后的体现。而了解这些事情对于在一定原则下去允许真正意义上的开放,而非简单试点的垄断,或者为了主导一个产业的可控性,设置牵制性的门槛障碍,有很大意义。事实上,在中国这个奇怪的国度里,有一种现象是非常有意思的,往往你比别人先早一步结果上就比别人早十年。你比别人晚一步,或许市场并没有怎么变化,但你就是已经成为垫背的失败者。在中国很多人不喜欢看到争斗,但是很多人又很执着的参与到争斗当中。因此,在中国很多市场领域我们都会看到一些由国家主导,力图实现国家垄断的现象。从逻辑上讲,我们称其为该产业关乎于我国国家战略。但是从现实来讲,在很多时候它却很容易导致整个行业出现大而不变的情况。信息领域和其他所有公共领域在这一点上有很大的不同。你可以保持在一些信息选择上要保持一种国家文化上的统一性。阻止地区差异化意识的强化。但是在更大层面上来讲,信息产业只有针对更多的差异化对象的时候,才能体现出它整个系统的社会化价值。所有人有共识是一种意识形态上的前置定语。但是信息除了让人记住自己身份或者国家的社会定语以外,有着更加动态和丰富的社会沟通作用。比如说,类似大众点评,社区服务网络这些手机软件就是针对城市化当中,大流动人口现象的一种新的城市文化地图和地标。我们能说它是某种传统媒体吗?完全不是!它依存于互联网的云服务。但是它绝对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媒体产业。它并不向你提供某种文化产品,但是它本身却代表着一个地区的生活。这是比文化更基础层次的社会概念。而它现在以一种新的方式帮助我们构成了城市文化的生态圈子。

     除了这些富有新意的东西以外。我们的传统媒体行业也面临着新的定位。在这个问题上来讲,我们的市场是先于我们的政府政策的。当然我们也不能说政府的市场意识较差。因为政府的第一原则是政治安全,社会公共的影响何在。其次才是当一个行业有利可图的时候,一帮大老爷用点什么行政手段圈钱圈人圈地盘。很久以前我就理解到政府的原则和市场本身不可能是同轨道逻辑的。否则共产党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流氓了。苏联的垮台就是没法在计划经济的流氓体制下进行有效地改革。最后被人以市场经济的名义用民主选举的方式所摧毁。国企改制虽然让一大批国企干部饱了肚皮,但是它却给民间经济松绑打出了一个重要的信号指令。在现实上承认了国家经济是可以有别于国家政治的。当然,在我们今天则提倡的是,国家政治逻辑是不同于国家经济逻辑的。政治的事情不可以用经济的逻辑去推到。经济的事情也最好不要用政治的逻辑去指挥。从现实当中来看,这两者也确实不是一回事。但是两者之间却不是并没有往来,事实上正是这两者之间的互相作用,才产生了我们国家的经济与政治逻辑。从政治的角度而言,凡是涉及纯经济的行业,实际上它并没有多大兴趣去管,甚至有些时候为了刺激经济国家可能还会出台政策鼓励。比如制造业,高精尖的电子产品行业等等。纯电子元件本身并不对社会产生什么重大的问题与影响。反而是那些看起来不太高深,但是对社会影响很大的行业,比较容易受到国家特别的关注。尤其是维持国家基本运作的行业。比如金融,媒体,工业原材料,粮食等等。 它们的显著特征就是维系着一个国家基本最内核的秩序稳定。而国家作为一种政治产物,它必须要求其内部在政治上要稳定。因为只有这些行业是良性的,国家才有所保障,甚至发展。而当这些行业出现问题,国家内部的秩序可能会出现问题,甚至衰退。在以国家视角去思考这些产业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是首先针对市场逻辑下,这个产业到底会如何的。首先是产业良性发展,其次是如何让产业良性生存。发展是对国家而言的,生存是对产业内而言的。国家提倡实际上就是这样一个逻辑。我们传统媒体行业的新定位从商业的角度而言,无论是竞争,还是针对受众或生存方式的转变,这些问题并不是国家首要希望去了解的。关键是,这个行业的变化和重新定位,会对社会起到怎样的影响。比如,有老师指出,在传媒发展的角度,我们必须走出去,在国际上可以与其他世界媒体相抗衡。产生世界性的媒体影响力,才是我们这个行业应该做的。在这个逻辑之内的另外一个逻辑就是,连国内都做不出权威性的传媒产业,怎么可能做的了国际上的传媒龙头。我认为这个逻辑是用国外的国家概念,来取代国内的国家概念很有意思。从产业发展规模的角度是说的通的。中国的就应该是世界的!

       当然,除了规模上以外,传媒这个行业所要针对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内容。而内容上的划分则和之前的规模逻辑有所区别。同样是政治逻辑优先的情况下。国家对传播信息的内容除了符合国家利益的时政类信息有所敏感以外,类似社会风气道德这样的内容也是包含在国家政治层次所必然考虑的内容之一。而这个问题就涉及到另外一个老师讨论有关传播媒介对社会群众影响产生的理论了。在这个问题上,我首先要说的一个逻辑是,不同层次的受众,所能理解和接收的文化水平是不同的。且在媒体层面是极其容易出现大多数人民主暴政的情况的。用一个最简单的逻辑来讲就是,这世界上永远是富人和精英分子是少数。而贫穷受教育程度低的人是大多数。从国家经济的角度来说,工业化的劳动分工时代这个逻辑基本上是不太可能被打破的。因此就出现了第二个逻辑。因为受教育程度低,且贫穷的人占大多数。因此那些接近人性更基础的信息,那些更加容易被人接收和理解的讲解方式就一定是这些人所希望的。而当一个时代的媒体生存方式,必须要依赖于大多数人的时候。那么我们就不可能指望媒体上出现我们希望的那些更高精神价值与知识内涵的东西。电视的儿童化宣传逻辑实际上就是建立在电视的广告盈利模式之上所形成的传播传统。这也是所谓低俗化的开端。但是正如我以前在微博当中讲的那样。在社会当中并不存在优秀文化这一说。因为这样一个大规模的群体就已经代表了一种文化群体的存在。他们只能接收和喜爱这样的信息,这是受到他们现实情况所限制的。媒体绝对不是宣传与教化的工具,它是社会交流的一种渠道。因此只要这样的人存在,你就不可能否定这样一种需求是可以用其他更高质量内涵的信息内容所代替的。传播不只是传承一种形式,传播也不是只有单向的命令。它是一种社会信息的沟通形式。文化群体或许在未来可能会发生变化,但不是从他们仅仅接收到什么样编码的信息开始的。对于客观存在的群体,文化受众不是被创造出来的,而是被发现的。因此,在以上两个逻辑的支撑下,我们首先在政治逻辑上对于媒体所传播内容上的理解就从最开始的要对有害于社会文明的信息内容进行管制,变成了要对媒体对不同受众传播内容与方式上进行管理。我们所不希望的事实上不是某一个受众群体的不存在,而是每一个不同受众群体不要走向更坏的极端。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对不同受众行为理解上的正向期望。用少数人所谓的高雅去矫正大多数人可能的低俗是一种错位的逻辑判断。没有强制灌输的逻辑在这其中作怪,实际上这个问题还是比较容易处理的。起码好过所谓的高雅的权威来审判大众的低俗。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不要让大众的低俗成为唯一的价值判断,而不是反过来用少数人的高雅去强制大众全都立即强制成为只有高雅的价值欣赏观众。因此,我们要允许一些人创办收费的专业栏目电视台。当然传统传媒行业当中的利益产业链也极为复杂。需要我们想办法梳理。但是原则上我们应该是要理解什么是我们所应该去提倡的,什么是我们不要混桥逻辑以后强制执行的。

    最后我这篇文章想说的实际上就是有关产业未来发展的展望了。媒体行业有很多,但是大多都受到互联网的冲击。甚至有些传统行业,比如说图书这样的信息媒体都在面临着崩溃的边缘。除了恶心的房地产加速了图书这个传统行业崩溃的进程意外。其他传统的纸媒也在面临着极大地挑战。互联网要想彻底取代传统的纸媒,起码要等我们国家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全都掌握了数据终端才有先决条件。但是在这场竞争当中,纸媒的结局必然是以低成本的价格优势去争取那些还停留在没有资本和实力拥有数据终端的人加大阅读。而随着新媒体终端的不断发展,网络刊物则会越来越发达。不出意外的话纸媒到最后可能也会和电视行业的公共频道一样,走低俗化路线。这是一种趋势。而好的电子刊物,则必然向差异化的受众提供特色化的信息内容。在此其中,受众不一定是个人。很可能以各种形式出现。事实上,电子化使得在同一平台上可以同时出现很多种不同的信息提供方式和功能性的内容。但原则性的还是一条。受众传播是为了受众沟通。工具性的信息则不在此列。因为它实现价值的方式是和传播的逻辑并不相同的。虽然它们都是信息。哪个层面的受众是国家所应该重视的,这也就是我们在监督传媒问题上的重点原则。这要比广义的限制形式,限制内容,要有效地多。传媒专业化是好事,因为这样其内容所针对的受众要比综合媒体当中的影响要容易处理的多。且这也是世界工业化浪潮当中,社会看世界的一种趋势。想成为世界上具有影响力的传媒系统。则必须认清这个现实。传播不是教育。它是把社会上所有人都联系在一起。而当它超越主权上的国境之时,它就拥有了超越政治的社会影响力。当然,这其中一定是存在国家与民族精神的。只不过谁是发起者,谁说的算。能做到国际化,谁还搞那种蹩脚的政治宣传?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