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师范和职改  

2011-01-01 22:3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恩,我这个人啊。是很大度的。但是大度呢不代表就没有底线。有些人在我如此知情达理的情况下。在我规定的元月一月一号早上赤裸裸的挑衅我的底线。但是呢,我是很公私分明的。我的记仇从来都不是短暂的气愤。而是记账似的记在心底。假如天时地利不够我会忍着,假如不值得我着手处理我会记着。也许这本帐在我心底回烂一辈子。但帐永远是在的。既然有些人这么想要我算账。那我也不能屈了他们。以私怨而结众怒,在兵法里叫做暴兵。像我这么虚怀若谷的人自然是不会做的。因此啊,我想虽然我想按着原有的思路把问题走到传媒上继续探讨有关组织结构的理论问题。但是呢,我们可以把进度提前一点。先暂且不表。转过头来讲讲我今年的第一个目标管理思维的问题。这其中嘛,我自然是要照顾到某些人的面子。就把问题的案例定在教改和在职的问题上好了。也不枉某些人大清早特意来酸我的牙,问候我的底线。

   本着在去年年末早些时候我有一篇大胆讨论教改原则问题的文章里面所讲。如今的教育最大问题是教育目的面对多元化的现实环境,以及过于僵化的错位。其中,我们提到更加目的性的分化教育环境里的宗旨。从大学开始建立全国多元化的教学网络以及明确的分化各种教授职称在教师和研究机构两方面的区别。使得门类科目更加以学生的目的为本,摆脱大学机构的门户之见。在这其中,我们提到了工科生以及文科生的历史起源与教育培养目的差别性。以及现代社会的职业供职行情。接下来我们就要具体的讨论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各种供职环境当中,以政府为首的公务员以及公共性的教职等职业供职需求及培养规范与目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听起来非常的具体,且给人感觉很土。好像是要讨论制定章程什么的。实际上呢,我们将要展开讨论的不是章程。而是在讨论一些具体可以规范的大量社会职业的可塑性到底有多高的问题。这其中,就以技术性的科研技术专员和行政类打杂的与管理的两类职业人群。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到实际上在任何组织当中,职业的可塑性方面起码就有我们以上提到的文理科之分。当然,实际上职位上有区分差别的目的性指标还有很多可以作为衡量标准。但在这里我们就以技术和管理这样一个标杆和大家来展示职业目的性的区别。自19世纪末以来。我国在被迫打开国门的时候,就在学院教育方面开始重视且引入了理科生这样一个技术性门类的教育理念。在我们的实际行政机构当中,也确实存在这样一个群体。但是在行政级别方面一直是没有自己的升职系统。即一个大技工可能因为在单位里没有合适的行政级别,要么屈就于其较低的工作职位与薪酬,要么就是被迫转升到高级的行政职称,做着本不适合的工作。在外国企业,近些年来就已经引入了行政与技术双职称并行的级别系统。在根本上使得理科生这个技术性的职能得到了认可和实现其价值的可能。我为啥要说这个呢?因为接下来我们要讨论的是有关管理思维的弊症。首先把职位目的的区别种在大家的意识了。以方便接下来我们对职改区别分化有进一步的认知。

   以大学里为例,教职性的老师,和研究性的教授以学院为单位混桥在一起。然后人为的定一个综合性的指标以衡量所谓教授职称的存在。而由于这种综合性的大学本身在发展策略上的侧重就不是那么规范化。因此自然而然就把所谓的大量的专才漠视到角落里。实际上被评上教授的那个些个教授也不一定就是教学研究两不误的全才,甚至有很多都是靠时间混人缘混职称混出来的货色。他们在享有一些为人羡慕的待遇的同时。也是处在下级地位的副教授和教员每年争相拉关系,跟学生科考似的为职称挤破了头颅,只为那职称背后所专享的特权和利益的原因。当所有人不能个得贡献之所得的时候。说实话,每个人都是在为他们应得的或者可以能多得的东西而劳碌终生。这样的情况在组织上来讲,就是一种效率和氛围十分低效恶劣的。那么假如这是我们政府机关里薪酬职位制度当中所存在的一方面的弊端的话。这和我们最开始所讨论的职位可塑性有什么关系呢?关系就是,当我们在组织职务安排上,能在权限,薪酬和级别等方面建立起一个较为完善的运作机制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根据这个制度,对个人以及组织人员的更新换代,以及培养操作等方面建立起较为明确且透明的制度规范。这样就可以在教育的终点对我们的教育机构起到目的的指导作用。

  而在其中,我要特别提到的是,以人员地位和志向综合来看。师范并不是社会精英所向往的主流之地。实际上,一政府,而高管,三创业,四师范的格局导致了我们的教育系统充满了整个社会人员培养当中的残渣剩饭。甚至可以说,我们是一遍又一遍的让这些被淘汰到边缘的人群进入到我们的教育系统当中来塑造我们的下一代。这是非常悲剧的事情。改革的起点,就是对一个职业的目的性和所吸引的人员素质要求在培训和教育的起点作出示定义和筛选。这就需要我们对师范这样一个群体,在教育系统的供给结构以及升职与审核制度上作出新的定义和规范。假如我们希望我们的教职系统能有一群起码是社会中产阶级参与进来。首先其所得就应该是具有中产阶级的收入水平。假如我们希望这个系统当中不会像政府部门那样出现关系户,和无用的裙带效应。则我们必须根据其职业特性设定其职业规划的晋级道路。在特定的教职机构当中,不应该只是有几个考试就算是完成了薪酬与资格验证。而是需要有完善的进阶体制才行。而在教育机构当中,校长等行政职位的目标宗旨不应该是围绕着所谓的企业利益最大化为核心把目光一味的投向招生,升级率,以及财政收入的扩增等问题。处于不同阶段和目的性质的教育机构应该有着其必须应当围绕遵守的原则目标。对这些职位人才需求的目的上进行规范。然后来引导整个教育体系作出相应的教育和流程规范。这是可行的。

   推而广之,根据各种职业生涯规划目的所设计的不同门类的教育课程。通过对在职事业单位的职业流程规划计划。由此在源头上就修正和引导了整个体系的运作和氛围。简单来说就是得其所付出,做其所能做。事业有明天,未来在脚下。这实际上就和RPG游戏里设计职业与属性引导是一个道理。本篇文章的目的就是告诉大家,凡事是一个大的循环和流程。单单站在某一个阶段和部位来认识与设计其本身是不全面的。想要做,就要考虑到其过去之所来,未来之所去,现在之所作。知其所在,明其所行。以及目的与环境的作用。改变一个人对大环境而言是没有太大意义与影响的。关键是要调整创造这样一个人的环境,这样我们才能改变每一个人。用谚语来说就是一滴污水可以浑浊一杯水,然而一滴水却换不得一杯水的清澈。既然这样,我们就只好反其道而行之。把污浊去掉,以换得每一滴水的清澈。按照职业规划与目的性的原则,我们必须要首先改善整个相关职业目的性的定位,以便在职能上可以把不同工种的人按照类似文科工科或者其他目的性的原则划分开来,差别对待。并且设计相关的环境产生,工作,去处等流程。因此呢,到要改的时候,有很多在新环境下不能适应的污浊那也是要该撤就撤的不能手软的。让我们用改革来把那些只会说风凉话,在私底下做些土孙行动的家伙来清理掉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