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人口普查  

2010-10-05 01:3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轰轰烈烈的人口普查已经进行有一段时间了。但随着人口普查的深入。让我们真正的发现,中国社会的本来面貌与结构随着时间与空间正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重大转变。在经济发达地区,过去曾经所谓的盲流不在是单纯的农民工,甚至有非常大一部分中产白领高智商高学历的群体也随着经济的变化发生着一个地区性的人口移民与暂时性的流动风潮。在那些偏远贫困的资源型城市里,有着不少黑户因为超生与其他种种原因被与世隔绝。这些还都仅仅是人口普查刚开始所面临到的简单问题。实际上,随着这场人口普查运动的展开。我们不仅是要建立新式的人口户籍确立制度,利用互联网对人口进行精确锁定。实际上,利用DNA,指纹等方式建立全国人口即时验证型的人口数据库并不是什么难题。甚至在美国早就已经实行了一段时间了。人口普查所面临最大的问题,实际上是社会性的。那就是对于公民的定义,社会的结构与整个国家承担的责任形式的问题。

    是地,人口普查的开始,可能只是单纯的管理创新,然而,随着计划的起步。我们发现人口普查所涉及的问题范围相当之大。而且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那就是在社会行政,社会政治,社会第三方,社会结构等层面而言。公民被可允许的活动形式,与义务责任将会彻底决定中国走向怎样一个开放或者固化的社会结构。这包括地区户籍问题,个人所有制问题,公民身份问题,以及公民权利问题。说实话,不管是哪一个都是决定我国社会结构与政治前景的重大问题。这些问题之间互相具有联系,而彼此可以分割来看。但总体而言,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最重要的方面就是人口流动性所造成的重大影响。在讨论以上这四个问题之前。我们在这里首先问一句,人口流动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当然,对于人口流动性问题,我们可以举出n中不同的观点。但站在政治与社会层面,对于人口流动型问题,我们既不讨论我国人口众多的特殊国情,也不讨论与其他国家对比所谓的基本人权对流动性的理解。而是,简单的谈一下城市发展与人口流动性的关系,以及人口流动性对一个地区社会结构所产生的影响。首先,我国户籍制度的建立,是有着非常特殊的时代背景的。这不仅是单纯的城市发展与农村在计划经济下的平衡问题,亦或者是当时科技方法有限。而是,我国户籍制度建立,是一种长效性的对人口劳动职能与劳动力的分配手段,且对整个社会管理治安的有效手段。但自从改革开放之后,不同城市对于不同类型的劳动人才有着不同的偏好。且这种偏好同时也受到城市发展规划影响。可以说,是双向选择机制的。但不管如何,从沿海地区开始,城市相对于农村地区,甚至内陆地区而言,在非国家战略储备层面,沿海城市具有了极大地聚集效应。这种聚集效应创造了中国首批直辖市的产生。可以说虽然这些城市的发展规划起初是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的,但效力上来看却是社会自发性的。在这种情况下,城市移民变成了一种必然趋势。尤其是前些年强制遣送的取消,进一步开放了城市对人口流动聚集效应的闸门。地方单位不是再靠有效地行政手段来划分人才流向,而是人们根据自己的希望选择自己所希望的城市。因此,我们也看到,在大城市中所谓的老北京,老上海,都已经慢慢离城市中心越来越远,且人口比例逐渐下降。这是正常的自然更替。否则城市将还继续生活在计划经济的阴影里。不能有效进行人才再分配。

      可以说,城市发展与人口流动之间的潜在逻辑还并未让人普遍认可。但确实存在这样一种现象。与此相反的,也有大批农民工进城。但说实话,我并不认为这是一股稳定的潮流趋势。因为农民工只具有最基本的劳动学习能力,与技能。我国近年来大规模农村人口向城市的转移,只是单纯由于过热的房地产导致的大量用工需求。而当这一需求消失,则农民工在城市的生存是岌岌可危的。由此可见,非高知识技能的人口流动是不具有对城市发展长远性的支撑作用的。具体情况得按一个地区产业模式而定。毕竟在经济危机之前,即使是我国南方沿海地区,也是靠着大规模农民工低廉的劳动力作支撑的。在这里我想而外强调一点,一个国家宏观战略布局可能受着地域资源影响有着正负奇特的效应,但那不是绝对的。发展高精尖行业的运作,才会吸引大规模人才的需求动力。我国大学生现在跟不要钱似的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高精尖人才需求不足,因此只能靠物以稀为贵来混日子。这是非常可悲的。因此,对于城市发展角度而言,我认为有效地人口流动是有助于我国整体国力上升的。因此是可以被看做应当鼓励和制度化的趋势之一。

     而在治安层面来讲,我不得不说一下有关跨省追捕和黑社会的问题。对于我国现有的地方行政法规来看,地方自主权过大这点是毫无异议的。这不仅是某些家伙叫嚣的有关改革开放先行先试的简单行政逻辑。而是对我国整体政治安全与作为国家理念所必须解决的重大问题。那就是作为中国公民,到底是首先是一个地方的居民,然后是中国公民,还是首先是中国公民,而后才是地方公民。看似绕口令,但实际上是非常重大的问题。不要说地方政府先行先试,我国法规不健全那套摸石头过河的白痴逻辑。看看如今依旧愈演愈烈的强插工程就知道地方政府的越权实际上有哪些问题了。假如中国真的想要有一个现代化国家体系。则必须有一部全国通行的法制法规,有一个全国通行的身份地位认证。而人口流动问题就暴露出中央权力与地方权力之间最直接的冲突所在。也许,地方有地方的情况,有地方的福利,有地方的工资,地方的财税考量等等。然而,作为一个现代化国家,我们首先必须是一个中国公民,其次才讨论是什么地区的人。现如今来自什么地区已经不再十分重要了,但在强制遣送的年代,也是民众之间歧视与偏见最深的年代。

   黑社会的存在很大程度上不是单纯的依靠暴力与金钱开路。而是它扎根于地区性的行政隔离。这体现在一个正常社会的各种层面上。比如说更具有实际意义解决问题的地方权威。具有可以通过买通地方政府,对其他地区的行政管制进行隔等等。这一切都建立在一个重要的基础上,那就是政治权威在地方与中央的权力之间,有着一个巨大的鸿沟。因此,确立中国公民的普遍法律地位与基本权益是势在必行的一个步骤。而对于人口流动性的问题上而言,开放或者说统一公民基本权力在治安上来讲,是非常具有政治意义的重大创举。

    当然,这也只是我指的承认人口流动性,支持一定形势下的人口流动性制度上合法化对国家的正面意义。而负面的也不是没有。可我认为在这里不是重点。以为我们要通过讨论人口流动性对人口普查的意义。并如何解释分析我们上面所提到的四类问题。那么首先我们要先讨论的是有关地方户籍问题。这也是我们对上面问题的延伸。说起地方户籍问题,假如不涉及城市与农村的土地与户籍绑定问题的话。那么,简单来讲就是地区福利问题可能还有点对户籍制度起到确立作用的。但这并非不可以解决。因为福利简单的来说就是发钱嘛。怎么发,如何发,为什么发。可以被看做城市当中上到养老保险,下到医疗福利等等问题。但简单的来讲,可以说一个城市对谁发,怎么发,为什么发。通过确立一个人对城市的贡献,原始居民身份,以及城市招收特殊人才等几种方式。来确立一个市民的福利待遇。设立条件门限就可以了。至于后来该市民的流动问题,只要根据福利分发的具体原因与情况制定严格的进出条件就行了。比如说税务记录,工作所在地等等都可以作为跟踪检验一个公民是否符合该城市福利条件的具体原因。至于需要缴费的,依照建立统一法案的原则,建立多等级的国标就完了。没什么难的。总而言之,跳出农村与城市差别而言,地区户籍的作用,完全可以全国统一化。把公安系统的户籍档统一起来。建立与地区政府行政互联的灵活机制。

   第二点是所有制问题。所有制对麻烦的问题不在于是否在马克思经济原理下如何过渡出私有财产所有权问题。而是对于有限的国家资源公民如何形式享有的问题。比如说农民的所有土地,市民购买的70年期权。假如户籍制度取消,我们面临最麻烦的事情就是如何解决城市与农村对稀缺资源的所有制问题。以土地为例,假如我们考虑到城市居民的权益,同意规定城市居民每人可以享有某种形式上的限额但永久的土地财产权。是以财产遗产的方式允许公共性财产的继承。进而导致多少年以后的土地兼并扩张。。到了农村,则变成了更加辣手的问题。假如允许以购买的形式拥有财产,则农村居民都会变成无产者。假如考虑到农村生产者的利益,分配人居住房使用权,以人死亡为限收回公共所有形式的稀缺资产。那么面对非正常死亡与遗产的购买房产的价值就变成了一个神话。则一切都变得没有动力。高规格密集型组织的房地产开发,会变成过眼云烟,虽然以当下中国现状而言,由于人口生产高峰已经过去,库存足以消耗n年。但长远来看还是有问题的。如果如此看来,无法建立全国性跨域农村与城市之间的户籍制度。这是城市的高流动与农村的固定生产形式所决定的。简单来说,这是非常难以解决的问题。但要是单纯进行隔离性的城市人口整合与农村人口整合,在现阶段而言还是非常有必要的。只能是按照居民不同户籍形式进一步根据其特性需要确立全国范围内的基本所有制标准权益。隔离性的还是可以做的。

   至于第三点,公民身份问题。主要是讲,我国公民基本的政治意义。这代表我们必须对全国公民在社会结构形式上进行统一。比如说,在司法的审判问题上,在税务地方税的征收问题上等等。如何将人民拉入到怎样一个统一的政府行政框架下是很容易的事情。只要政府的评审框架根据需要进行针对性与普遍性的两种变通就行了。关键在于,一个公民的身份在流动过程中,在社会框架下,是以怎样一个形态进行流动与生活的。这包括政治行为学上讲的群体约束,即秩序的存在形式问题。在普遍全国范围下的公民,到底应当接受怎样形式的秩序规范与要求。这不是单纯的道德问题,也不是以后我们的法院统改之后的法院司法权力约束问题。而是我们的秩序下,我们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公民问题。对此在以后的文章当中我会展开讨论,需要篇幅过长,且涉及其他方面较多因此只是提一下。

   第四公民权利问题就比较简单了。比如说基本的建立在安全基础上的隐私,财产所有,正当防卫等。但基本上就是涉及到司法与行政问题比较多。民事方面虽然有,但并不是我国现阶段人口流动当中有关权利的核心问题。如何在全国统一范围内,通过户口对人进行一个大的确立与保护。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它的形成,将是我们未来社会当中,城市发展与自由开拓的标志性关键所在。需要做的有很多,但大多数都是其他领域所要做的改造工作来支持的。剩下的就是一个形式问题。并不是很难。

            总之,人口普查牵扯的问题实际上非常之多。在这里仅仅简单刨析一下基本原理与所涉及到的领域边界组成的一个立体空间范围。至于具体的方法规划问题。我就不罗嗦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