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从政治的范围,到政府的权力  

2010-08-31 17:42: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少有书能让我静下心研读完之后,逐章逐节的写读后感。到现在为止,一本是《孙子兵法》我写了前六章。一本就是这个个《从海盗船到黑色直升机》。前者是战略思想集大成者。虽然不能说是全面,因为还有吴子等可以与其并肩的大战略家。我对其的阅读也是参照着钮先钟老先生的详解,做一个自己独立的补完。可以说孙子兵法作为我国首席兵书可谓是博大精深,自成一体。而后者,虽然说不似孙子那种纯以经验性的总结与逻辑关系为主要的文章结构体现方式。然而,作为现代文体,以历史为载体,通过技术与时代变革的案例分析。其中所蕴含的政治要义可谓也和前者不遑多让。也许有一天我们的子孙所在的时代其技术发展与基础是我们所不能企及。然而站在一本一涵盖政治要义为基础的技术发展为线索的历史书籍。其所蕴含的思考是绝对不会隐没在时代浪潮的洪流当中的。

   上一次我们讨论到无线电时代案例当中所体现出的秩序高于权力,规律高于利益的政治原则。其所体现的是,作为代表社会形态的政治本身。其本身的宗旨与手法就是秩序。也许秩序的更迭可以重新分配权力与利益。但历史上从来没有权力与利益导致秩序崩溃或者改变到更加高级形态的。因此,在上一篇文章当中,我们所提到的管制,其宗旨就是要提醒所有的政治家,要明白自己的使命到底来源于何物。什么是不可侵犯,什么是应当审时度势的。这对当权者与社会民众之间是等同的规律与原则所在。两者谁都不可以违背这一原则。而这一次,我们开始把话题的中心引入到下一个技术领域或者说时代。在中国也许它还在正在发生,不曾远去。通过对这一技术领域的探讨,相信很多人会借此对当下的文化整顿之风有一个新的高度的认识,与规划。然而,当我们开始探讨接下来的话题的时候,我希望大家不要失去对一个问题的关注。那就是在社会变革中,政府的权力意义到底可以或者应当去做哪些方面的事情是其政治上所应当关注的。那么接下来我们开始讨论电视时代。

  鉴于电报时代到无线电时代的经验原则,不得不说,布置像今天这样大规模的地下光线作为电视传输的先导可谓并不现实。而无限制的电台波频广播则也不可能给本来就拥挤的天空重蹈覆辙的争夺。电视一方面既不像电报与电话那样深刻的被大众有偿的需要,也不像无线电广播那样无所顾忌。因此也许不可思议,但是电视自诞生以来就是和信号塔与卫星携手相行的。而政府在电视发明市场化的早期,就牢牢抓住了其发展的命脉。电视台频道的播放权。然而,在英国,有一个传奇的公司。它本身是美国外来的。却不受当时英国政府法律的约束。因为当时这个叫做sky的公司,其卫星信号的来源所在地是在外国卢森堡的上空。当然,在已经有无线电充分发展的时代,卫星电视并不是一开始就冲击政府相关政治领域,利用新闻干涉一些信息点对社会的影响。恰好相反,电视台的出现最初就是国家形态下对大众的一种文化氛围塑造的工具。就好像我国的中央电视台一样。几乎没有广告,更多的是在国家财力支撑下的文化宣传工具。在英国出于同样地位的BBC则就是以国家公器的身份出现的。所以大家说央视独裁,因此影射政府并不是公平的。因为和后来广播电视商业氛围的开放相比,BBC并没有更多对社会公民的利益和文化氛围上的影响。甚至,BBC是代表大英帝国的英国主流文化而存在的。而站在这样一个广播电视的基础面上所后来引入的商业电视台加广告的模式,则更像我国地方电视台迎合大众基础欲望,快速赚人眼球的特征。在这里顺便一提的的是,由此可见所谓三俗之风的起点不是个别份子的低劣和所谓高雅无人懂影响所致,而是整个电视行业在免费节目+广告的模式下,商业氛围必然以低成本的节目为基础的收视率为核心来体现商业最大化的价值。这也就是为什么低俗不堪的相亲,拜金,八卦节目占当今电视台绝大多数时间的原因。因为成本低,投入产出比是当下中国电视传媒的核心模式。

    显然,在电视行业先进于我们的英国在开放商业电视台限制的时候,就已经预示到这一点了。因此虽然英国开放了商业电视台的进入,允许播放广告,丰富不同的电视节目内容。但依旧在一定程度上对电视台的准入加以限制。不得超出一定类似美国那样过于低俗,炫耀的风气当中去。然而,卫星电视的发明,则打破了这一国界与法律管制的限制。再加上sky公司当时另类的经营模式,可以说也迎合了当时英国政府对电视行业现状改变的希望。即,对播放节目收费。也就是所谓的有线电视。在这里有特别讲解一下有线电视的商业模式,虽然在中国上世纪最后的十年有线电视已经多少的进入中国,但在技术与模式上大多数人都因此对其存在有很大的误解。有线电视的商业模式核心是通过收费而非依靠广告来赢取收入,虽然其也对收视率有依赖,但不是从频道的及时性出发,而是购买其频道服务的角度出发。也许免费的无线电视是争取即时性的收视率以赢得广告商的赞许。那么有线电视就是以满意其提供的服务而愿意付费的收看者为目标的商业模式。即由于其最终消费者的不同,有线电视和无线电视相比其对节目的内容所追求是完全不同的。在技术上,无线电视与有线电视的区别并不是在于电视塔和卫星信号。而在于机顶盒。有线电视是在一个地区内设立电视塔接收加密的卫星信号,通过机顶盒解密再通过标准电视的电缆传输信号到用户的电视上的。而无线电视,则相反。有线电视说白了就是一种以收费为目的保密技术。而电视台之所以不允许平民家中安装卫星天线,完全不是由于政治考量。恰好相反,每一个卫星天线就相当于一个有线电视的接收站。而卫星电视所接收的信号恰好就是需要付费才能支持营运的有线电视台的信号。因此,说简单一点,电视局的那帮人并不是为自己某种政治目的而对私下安装天线的人罚款。而是对盗用收费的有线电视信号的进行惩罚,进而维护整个有线电视行业的发展而做出的努力。要不然为什么信号还得加密和定期更换呢?

     美国人所建立的sky公司可以说是相当成功的。但是也正如这种新的电视商业模式的利益链特征所预示的那样。有线电视台对节目的需求和看重则要比无线电视更加具有需求与鉴别的动力。在这个商业过程中,美国好莱坞60年代到今天的很大利润和文化风潮发展方向并不是来自电影院。而是来自sky公司的有线电视业务。当然,sky公司最开始让有线电视这种商业模式站住脚跟的不是电影,而是体育。对,你猜得没错,就是你脑袋里想到体育的第一个项目,足球!在西方国家足球的奋进与发展绝对与有线电视有着甩不开的关系。而我国体育还靠赌博混日子。国足之所以没前途,原因就在这。因为幕后老板与要求不一样。之后,在sky公司发展的进程中,传统电视台对其几次的法律诉讼和反竞争,反垄断的提议都无疾而终。因为英国政府,当时的萨奇尔首相与保守派在后面全力支持。可见有线电视与无线电视相比,在社会的文化影响上来看。政治风潮比较青睐于前者。因此在这一时期。虽然传统势力和一些其他政治派别多次决心要立法整治这个钻大英帝国法律空子的无耻之徒(主要是sky当时的成功所带来的社会影响是极其巨大的,这让一些势力感觉很是危险)。但结果是与sky公司所带来的对社会氛围的政治影响相比,很显然这些指控并不算什么多大的声音。以至于后来一些势力通过了一些列对英国电视台的法律立案,也对sky毫无办法可言。反而限制了的本国一些传统电视台,让其再后来的竞争中落了下乘。因为在这时,sky还是一个通过外国卫星发送信号的公司。就其卫星技术特点而言,国际法也只能查上不查下。即只根据信号发送卫星所在的国家进行管制。因此依旧逍遥法为,当然这一系列立法所针对sky出现的漏洞并不是偶然。只不过是因为sky公司的模式还代表着当时一种政府所倡导的主流价值观的塑造根基。

   当然,正如所有的先驱者一样,sky到最后还是落寞了。这不仅是由于其创始人的利益斗争与换代,还来自于一种新的技术发展。即数字电视。在我国数字电视也不是十分陌生的词汇,可以说是和外国相同步被海龟带入中国的。然而,在中国数字电视还并不是支撑起主流大众的生活模式。原因不在于技术,而在于中国自有线电视和无线电视斗争的阶段还没完全完成。就更不要说作为有线电视的次世代技术数字电视所蕴含的媒体模式与前景了。在这里,我们还是要说一下数字电视所带给电视行业的冲击之所在。数字电视与有线电视的差别就在于模拟信号与数字信号的差别。这并不是单纯模拟信号与数字二进制代码的清晰度问题。最重要的是,二进制代码,代表着数字电视将开辟一种类似新闻即时播放效应的那种与电视收看人互动的终端。这不仅代表着某种新型娱乐模式的变化,比如观众通过数字电视与节目主持人的即时互动。数字电视将会作为一种新型的信息处理终端出现在人们的生活当中。假如说,通过互联网,我们还要通过搜索引擎来在独立的平台上进行类似航班预定与时间查询,购买物品与付费等繁琐的操作。那么,数字电视代表的就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即时平台模式。与其后面所向关联的的价值链与互动将是无限且无间隔的。数字电视将是超过传统意义上单纯的信息接收器成为真正的价值终端存在。而站在已有的有线电视网络体系下,其所运营和可能的事物将是无限的。而对于英国政府来说,数字电视的发明与推广,其真正意义还不止这些。它让政府针对原有的电视媒体有了重新涉足可控的空间。假如说在模拟信号的时代,其信号还要受到类似无线电波长的限制。那么数字电视的二进制加密代码则将这个可运作信号电台的数量极大幅度的扩张了。当然,sky的落寞倒并不是因为其管理层食古不化的藐视新技术。恰好相反,在适当的世界sky公司和原有的英国本土媒体NTL公司共弃前嫌,合作创立了BDB公司。通过依靠sky在有线电视时代所积累起来的庞大节目价值链与经销团队。以提供最多,最成熟,最廉价的电视核心内容节目为筹码准备在数字电视时代再创辉煌。

    然而,这一次英国政府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假如说sky依靠卫星电视发明,创立了有线电视的时代,进而引领了那个时代的社会文化,被英国政府所推崇的话。那么这一次,英国政府面对这样一个新技术所带来的无限选择有着自己的算盘。先是阻挠BDB与sky和老对手BSB合并之后的新公司BskyB(一下还是用sky简称以方便辨别)的参与协议。只允许sky继续提供其所有的电视节目服务,但是不许sky入股BDB。虽然这给sky带来了每年3亿美金的收入,然而却是将sky挡在了与政府主流电视台合作的关系之外。虽说这个运作过程是由政府内部一定实力与人物推动的,但和sky辉煌时相比,明显其关系有些微妙变化。紧接着,常年对sky捆绑频道的诉讼突然被法院受理,要求sky对其有线电视捆绑销售的频道组进行解锁。而这正是当年sky公司盈利的一大法宝。最后,英国政府通过一个电视技术标准的法案。要求新一代数字电视使用统一数据端口。否则允许销售,属于非法产品。而当年sky在推广有线电视的时候,正是通过这样一个终端销售的手法,在与BSB的大战中取得了争夺用户的胜利。这一法案,让sky已经制定计划制造的一大批电视机毫无用武之地。此时英国政府态度的微妙转变已经很明显了。虽然sky公司依旧还具有着其已经建立起来的庞大节目制作实例与价值网络链条。然而,对于新技术数字电视时代下,它则不再拥有像有线电视时代那般辉煌的垄断地位了。

   在正式总结以前,我还是希望打一个插曲,对电视行业的价值链条做一个分析。以方便大家对文化行业发展做一基本判断与认识。有线电视与无线电视的差别是其盈利方式。而在文化的角度来讲,无线电视更加注重低成本与短期效应。对相应的文化产业合作是相当松散的。对其负责是以广告商。而有线电视时代,其注重的是长期的收视率。因此节目内容的价值相当重要,因为较高质量使人愉悦的节目时人们为其付费的原因所在。而这导致sky公司不仅涉足体育领域,好莱坞当时也要考虑欧洲客户的品味,否则将会失去极大的市场份额。而在那一时期,电影院的价值并不是电影行业所赖以生存的全部。剩下的还有高品位的电视连续剧,脱口秀,文艺类节目等行业。都受到有线电视这一文化界领头羊的影响。被其需要和左右着很大程度发展氛围与方向。抛去现在中国类似当年衰败的BBC现状不谈高雅与低俗之鉴定区别。很显然,有线电视的发展,根据商业模式的不同,也走出了一条类似要求高雅的道路,然而这一高雅则是大众所自己塑造的。可见高雅不一定之存在于少数人心中,大众也不一定注定就是低俗的群体。关键在于,现有的渠道与模式,激发了一个群体哪些方面的需求与动力。电影院通过的是票房与制片商的协议比例分配提成,广电局来鉴别哪些可以被播放,哪些不行。而有线电视,则是根据被购买的频道与节目供应商分配比例提成,以收看者的反应调查来决定哪些应当被重提,哪些应当下家。在这个角度来讲,有线电视的发展,是非常人性化的,是代表主流意识的。然而,正如那些将数字电视带到中国,早已有之的有线电视而言。中国有线电视行业的发展,并不单是一个落后与贫穷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中国社会结构,人口流动性过强,只有很少比例分部的人群才具有购买有线电视的意识与能力。关键就在于,我国社会发展结构上。一个国家的社会不够稳定,是不能有足够底气孕育高雅和先进的文化的。当代有线电视的发展就像我们说明了这一点。一个租来,或居住时间不超过五年以上固定房屋的居民,一般是不会有意识来购买和让有线电视公司搭载线路的成本的。

     而这将是中国未来很长时间无法改变的现状。当然,具有便携性同时还具有一定程度的跨时间障碍的。还有网络。虽然在网络电视发展的初期,免费与广告还是一个无法改变的现状。但是假如在网络上假设与制造数字电视时代的那种即时终端也并非不可能。亦如我之前提到的数据库网络就是这样一个构想的蓝图。当然由谁来引领这个潮流,则现在还不一定说得清。虽然前一阵网络供应商和电视供应商三网融合。但限制这样一种数字电视网络替代性的发展,还有两个障碍。一是速度,二是价值链的引领着,即终端由谁来决定。显然,在现在一个电脑恨不得七八种沟通终端,银行账号网络发展还不完善,各种没有权益保障的技术平台,各种政治立场不清的监察与限制和大众鱼目混杂的思想氛围,都是我们要达到这一目的的巨大障碍。但毕竟互联网在中国还是一种比较贴近国情的文化代替平台。总而言之,在中国文化发展的道路上,谁说了算,和谁说的对,显然不是问题的重点。关键是整个文化渠道的建设过于落后,价值链的上下游都太脱离大众而左右大众。这才是现在中国文化和社会氛围低俗的真正原因。

   那么接下来该总结了。相信连续读过我几篇读后感的人,都有点迷糊或者是怀疑。从一开始我文风当中的反垄断,到后来的界定秩序,貌似有些在思想上的拐弯。可实际上,我是在建设一种从最高最基础的哲学认识的感知,到方法论,再到世界观,再到范围与行动计划的思维论述模式进行下来的。而这个逻辑顺序却是大家要记清而不能等同比较的。因为层次不同。所以不能说是结论矛盾。而是从一个高度由于一些原因才导致了一种存在的合理性。这种推断的必要性就在于前者对后者做了逻辑上的限定,提供了逻辑上的思路,而不是单纯的流于权衡利弊,是非之间的取舍。我们思考不是为了单纯的得出一种答案,而是要学会如何自己能得到答案,自己思考。在有线电视的时代案例中,显然,政府是支持sky公司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商业垄断的。但这种垄断的市场基础却是sky公司自己所发明的模式所建立起来的。而在这种商业模式下,其所创造的影响的国家社会文化目标又是与英国政府政治上的期望所相同的。因此,英国政府内部,社会力量与竞争对手,虽然也有着很多的分歧与敌意。但sky的发展史是与政府的政治扶持所不能分开的。显然,sky公司在这其中的享有垄断还不仅是因为他自己创造的市场而理所当然,亦或者作为政府某种秩序的代言人。而是它所创造的模式与市场给予了一个国家政府所希望营造的东西。先进的文化氛围,与和谐的政治影响。这也就表明,政府与任何其他团体之间的互动并不是单纯的作为维系秩序工具的作用。而是政府提倡和扶植与其相应政治目标的合作。简单来讲,英国政府与sky公司的关系,不如说是一种各取所需的合作。上下价值与利益链的认同更加来得贴切。英国政府从来就不曾真正的像谋取更大金钱利润。而是尽量营造一种可控和正向的社会政治氛围。在数字时代,英国政府之所以开始转变态度,绝不是因为拍卖数字频道会给政府带来更大的利润。卖广告或者和以前一样与sky合作不是赚得更多的吗?关键就在于,比起合作相比,政府还是希望这个社会的风潮是被政府直接所引导的。当政治营造和政府控制比起来,前者更加重要,因此政府选择了支持和放任一个外国公司发展。而数字电视时代的来临,则把这个问题换了一个选项。当政府可以在本国直接控制的前提下来发展同样的东西时,又有谁会因为利润而放弃本应该享有的权利呢?

   这个例子就告诉我们。对于政府来说,其政治影响与权利的范围是由排序和底线的。一个单纯创造利润的企业是政府最低等级重视的对象,而权力属于中等,最高的则是其政治统治的社会根基。当两者犯冲突的时候,低位让于高位。而当高位可以得以保障的时候,政府则会对合作对象进一步的控制,以达到下一个等级的要求。这个道理反过来亦然。sky在新技术的情况下被政府所疏远,和房市被政府所打压都是出于同一个道理。但我还是建议,更多的企业是为政府对社会承担与支撑其更多的责任比较好。毕竟下场最多是疏远。反过来,则下场必然是无情的抛弃。这也正应了我已开始所说的,权力与利益只是砝码,最终都让位于秩序。政府权力的边界一方面可以说是无限的。但在另外一方面,任何违背这一原则的权力都是触及社会存亡底线的过分要求。法律的建设,说白了,也正是因此而标界人民与政府的关系而划定的权力范围。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