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中共高层体制分析  

2010-07-31 21:59:02|  分类: 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看了一篇有关中共十八大前瞻,高层政治局势分析的文章。对于高层运作和机制就现在而言,我并不能说有任何取向。因为就现在而言,我国高层制度格局的建设并不单纯的是一个职位格局与所属关系的建立。其同时也是一个部门协调与干部职位相互相作用的阶段。之所以说无法分辨好坏与外来方向。是因为有关现如今的政治格局和预选发展方案有着很强的格局变化与对未来方向的鉴别性。个人职位与常委组合,各种小组的权力框架,在实际上也存在着这样伴随着权力斗争反复的变化。因此,假如根据各种部门在未来常务规格下运作而设定标准的权力框架,对两种趋向,都无法做出好坏的评价。

   比如说,继续扩大政治局常委位置,建设各部位的联动机制已达到外国常务议会的风格。可就现在政策施展情况而言。显然由于常委职位相对的各部门工作协调,可以说成了第二权力斗争的战场。九龙治水,各出一门。而假如紧缩政治局常委编制,紧缩到9或5人制。在决策格局上固然会更加稳固。但是鉴于常委产生机制,其政治斗争程度必然会有所攀升。甚至趋于独裁。因此,之前我看似是可以完全分割开来的决策层与执行层。在现今的中央高层制度框架下,却又起到千丝万缕的联系。如何即确保常委产生机制不会发生独裁和权力斗争过激的现象。同时有保证整个常委框架搭建可以最大限度的确保相应的整个决策到执行部门体系的联动协调,在制度基础上而非建立在人际基础上可以有较高程度的协同是我国高层政治改革的核心问题。

    众所周知,有关决策层的政治组合无外乎有两个层面的协调和争夺。一是人选产生机制,二是职能在部门联动上的实际权力与行动范围的大小。对于我党现有情况来讲,假如说想建设一个常务高效的国家决策系统体系。在第二点上并不是很难。甚至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关键就在于,作为整党高层产生机制对整个体系安插与分派所造成的对整个结构的影响才是最大问题。这其中不仅包含了候选人个人的政治路线选择和发展。以及其背后派系支持。更重要的是,作为我国现有的政治派系,其背后不仅在于支持基础,更在于作为派系支持基础所在各部门高层基础所隐含的国家发展方向的平衡问题。是打灭分歧,融合一派,还是确立这种对立的边界,效仿国外两党执政的政治利益分野在党内明确路线分野。

   可以说看似简单的高层格局,可实际上是对中国决策层政治思维形式的考验。一个路线往往会趋于独裁和英雄主义。两派的制衡,假如没有明确的分野和所坚持的政治利益基础,也很难在决策上有更深一步的统筹与合作的可能。而在各派内部的利益团体,又时不时的会变成需要拨出和改进的落后势力。甚至可以说,这些问题到底在决策层是以单独的利益基础为分野,还是以政治目标为基础通过两派外部斗争为压力,内部化解为先导来处理形成格局。都有未可知。关键就在于,我国高层内部到底选择哪一种形态来体现和划分内部格局与国家行政分野。假如是利益,那么就可能到最后趋于民主,因为各方势力到最后怎样都不会把民生作为先要。甚至会连现在我国领导人忧国忧民的政治动机都消磨殆尽。假如是发展方向的派别。那么就是以政治路线的明确与分野来把一些斗争在部门与选拔方面更加的规范化。进而确立一种可竞争的规则。已达到在常委选拔上形成较强的决策基础。这样就可以缩减常委规模和各部门决策层级行动问题。以减少在决策层面百步不一,中央决策层在行动与调控中处于弱势地位的局面。

    那么,问题就来了,假如,我们以选择党内政治目标的方法来形成和稳定我国政策基础。那么作为能在行动和原则上圈化利益团体以及建立有秩序与规则的政治目标与诉求。应当包括哪些方面呢?进而我们如何让这些层面的政治目标以可竞争,而非靠势力抢夺的方式,在高层建立起各部门格局的选拔方式,政治立场诉求表达以及政绩考核机制呢?即是否对选拔这公平不是重点,关键在于什么样一个方式让不同政治派别在通过这样一种选拔来体现其制衡,互动,与竞争。来考谁不是问题的重点,问题的重点是,谁来考,怎么考,多少人,什么形式。少数的领导先统一内部意见,做好上马的协调工作,再进行意见与权利的交换和博弈。还是通过一种部门内形成决策票数,在一定程度上通过在意见上的统一来衡量与决算。当然,着后者所属的部门绝不是指执行部门,而是决策高层势力分布在个小组委员会的权力构架。

   相对而言,无论是民主也好,还是政治路径也罢,其最终的目的不过是要确立一进,一动。选拔和权力架构两个方面的政治稳定性。已达到政府可以进入常规运作秩序当中。至于是体现谁的利益,如何体现,亦或者走什么道路,怎么来修正都还是人为和历史的选择问题。并不是政治上政府必然进化的选项和内容。当然,假如两者一开始就离历史发展规律的预期相差太远,就是谁来说的算,到最后都是徒劳无功的。因此,对待这个问题,我建议还是应该充分考虑之后,再做选择。只不过将政府在政治上改革趋于常规,才好在下一阶段作出进一步引领世界的发展规划。毕竟我们要承认,在政治建设上,我们一直还处于摸索阶段,并没有走到与同期其他政府并驾齐驱的建设程度。这不是因为自由主义,或者资本主义。而是在纯政治上,我们还有很多不足。

  评论这张
 
阅读(30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