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教育改革的根基  

2010-07-15 16:14:00|  分类: 就业,教育改革,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让我们把这个问题请下神坛,放在一个能谈成公布的角度来讲。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是不同的。前者注重研究与专注,后者注重技能和规范。在我国计划经济导向到改革开放的今天。实际上,虽然经济解禁,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实际上,大学的宗旨还是延续着计划经济就业分配的格局演进到今天的。

  在过去,我国缺少各方面的行业人才,大学作为承上启下的教职机构。肩负着培养国家干部人才,以及分配就业的职能,虽然当时的教学内容和各方面不必今天,但是仗着城市与农村户口的差异,以及国家基础行业人才短缺,百废待兴。大学生作为计划经济下全民国有计划经济的下一代顶梁柱。自然被推崇到很高的位置。上大学也自然作为一步登天的龙门由人们趋之若鹜。

  但是,在今天,哪怕是有城乡户口和地区性的差异限制,今天的大学生有着比过去人高出几倍的智商和努力踏上了大学的门槛。但实际上,随着计划经济的逐渐解体,和国有企业一大部分的破产。大学分配制度,早在很多年以前就被取替了。而各种旧有的技能人才短缺早已不是中国今日的现状。再加上某短期的政治需要将大学生扩招。其结果就是,大学本来原有的分配职业的职能彻底丧失。这所本来是改革开放为了积攒各种技术人才的模式化教育机制,彻底在市场不活跃,就业无分配,计划职位饱和等情况下。彻底解体了。

   在这个时代,随着国企的垄断膨胀,对下游经济产业的控制,制止了社会经济发展的健康成长。而国企本身,除了人事腐败,和各种官僚腐败以外,即使再臃肿,其能容纳的就业人员也是有其限度的。因此,旧有的,大学框架,在这种失去先天环境之后,便一头扎进商业金钱的漩涡。为一些希望空享智慧之名,产业发展致富的人播撒着一些毫无价值的学位和名头。实际上,素不知,除了国家干部这一虚的不能再虚的职位头衔以外,大学文凭,连废纸都不如。要证明的话,去看那些考入大学,空玩四年的颓废学生,就能知道大学内部的目标与前进动力早就随着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当然,比如北大,清华,还有一些高校的个别学生。院系内部,和学生自己开始给自己寻找出路。清华以导师项目的模式,拉着一些研究生继续工作就业。北大以院系发展为带动,试着提倡技能组合。但是,就是是这样,这个时代的教育也早已庸废不堪。没有了头的大雁,最后只是别人餐桌上的佳肴。我们之前经常抱怨中国高科技人才流失的根本原因,实际就在这里。大学教不出新时代的人才,出了校门,也引领不了任何人的方向。与其说外国企业与其说是高薪将人才挖走的场面话骂别人是叛徒,满足一下自己空虚的内心,不如好好思考一下,实际上外企给予那些自发人才的道路和未来。

    中国的教育,真正的腐败不在于有蛀虫的腐朽,而在于僵老,不合时宜的构架与躯干为着一个早已经不存在的目标鞭挞和哄骗人民多年。我们现在面对教育,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开放和改革客观环境,让大学就业技能再一次重新拥有对应的需要和市场。二是高等学府彻底精英化改革。重新制定新时代环境发展需要人才的设定,和培养目标模式。改变旧有大学存在的传统地位与职能。在这方面,这一类大学学府再次与政府需求相结合。以研究院为主导,或政,或商,或理工,等等,构建大学在政府和社会当中的新职能定位,彻底抛弃单纯的批量技能培训职能。改革大学的社会意义。直接将大学转变为功能性,而非消化性的社会机构。

    当然,这两者我估计都是要做的。只不过前者是解一时之急,消化现在过剩的技能人口。而后者是长途,大学人才流入社会应当还是少数,大学本身应该有自己的社会职能和除了培训以外的成果与创造物。而非最后流于形式。这样,一旦我们教育体系的整个终点,和目标进行了转化。其下游的各个环节,则一定会变成相应的配套形态。

   教育改革重点在大学。大学的重点在教学转职能。教学转职能的重点在于中国智库体系在整个社会系统的重新定位。而这一点的改革需要,正好暗合,我之前提到过的智库国家主导和把握的心经济模式的核心。科技研发和知识机构的重新定位构架,搭建新的产业技术核心平台。当然,研发技术都在大学还是不现实的,大学可以总为一个平台,其各大学可以旗下或者联合组建各种行业技术研究院。而研究院独立搭载的技术数据库和实验研发平台,对我国相应行业的企业进行直接的技术支持。将会变成未来智脑和经济双结合的较佳模式。国家对民营企业,不再单纯的以现在还在试运行的资金放贷为主要主导手段。智库模式对各行业企业的支持将会在双轨道上。彻底建立起稳固的国民经济控制。

   总之,教育改革的根基,必然从其教育的起点,和意义出发。抛去了这一点,光讲使命和地位的圣坛是没有任何意义,以进展可能的。要改,就要改根本。而不是抓两个时代的残余,拿公平说事。除了清掉几块绊脚石这对未来并无任何意义。在类似这样的改革面前公平只不过是一种情绪,而不是具有建设性的目标。发现源头,改革才会真正的具有进展。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