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游国际关系学院有感  

2010-06-10 07:56:00|  分类: 大都市,走廊,北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学期末,课程基本结束。闲着无聊,到豆瓣上找些有意思的活动。正好看到国关学院学生组织的话剧《吉屋出租》。下午闲着没事,就逛起了校园。
  初到这里,自然是寻找晚上话剧活动的会场。然而,貌似学校当局并不以国际关系学院举办话剧为荣,甚至反以为耻的意思。看门老大爷拒绝承认有这么一个活动,并且对我所提到的场馆虽然承认存在,但具体位置无可奉告。中途,问一位在校的同学,才了解在体育馆当中。
  正如很多大学的体育馆那样,都是建校初期的建筑物。但是外表颇为华丽,也并不见颓败。刚一走进去,有些严肃萧索,但并不见狭隘拥挤。往右的楼梯向下走,刚一看到的室门,好像走到了电影院后台的感觉。可再往前走,有感觉好似小时候电影里70年代的那种又长又窄的走廊一样。一侧是门,一侧是储物柜。昏黄的大沿吊灯却也照的整个走廊并不感觉暗淡。传过那长长的走廊,仿佛像是快到了尽头的地方,有着一男两女,站在那里好像是在彩排。当走近了一个侧身,才发现那明亮的灯光是从门里透射出来的。而门里面是一个和那狭小的走廊极不相称的巨大的舞厅。但是,不要会错意,门口悬挂的门牌上写的是排练室。和所有的舞蹈教室一样的正规,只不过比大多数更加宽敞。
   在这个大地下舞厅里(我更喜欢称其为教室),正对着门的那一面挂着一个横幅,写着:第xx界国际关系学院舞林大会。看来,这个地方虽然通幽(下了地铁要走上好几百米,并不是中心市区,人也不是很多),但也不甘寂寞。这里的年轻人有着和外面一样的热情玩耍。甚至,从两排靠着墙角注视几个女孩对着镜子演练跳舞的同学神情里,都透着比市中心年轻人更加纯朴和朝气的色彩。看来,时间还早,我退出了教室,从体育中心走了出来。之后顺着小路绕着多媒体中心渡起了步子。
   从体育中心出来,我是从多媒体中心的后面向前绕的。偶然听到这个和主办公楼有几分形似的的建筑里听到有个年纪不大的声音在讲有关时下新闻分析的内容,我不禁好奇,就顺着路找到大门走了进去。从我走进这个学校开始,我就感觉这里有些年代的味道。而迈入了这个建筑。我越发的感觉时间好像在这里驻留,并不曾在离去过。本来看似有些狭窄而空旷的前厅走进去之后,反而别有洞天。具有三层楼高度的中厅上面,是一个咖啡色像教堂一样风格的透明玻璃穹顶。上面吊着几个不算是复古却又具有过去不知哪个时代的不算以华丽见长的大吊灯。从一楼往上看去,好像掉进了欧洲旧时期学院楼里一样。但有感觉不出一点崇洋媚外,追求时尚的意思。
   左面有一个直接向上去的楼梯,但我还想再走一走。便从右面看上去有些灰暗但又明亮的小厅走去。那里有一面很大的整容镜。我从镜子种看了看自己的容貌,便又顺着向北的小走廊走了进去。这个建筑里白天并不点灯,更多的是靠每一个走廊尽头那一大扇玻璃墙透出的光来提供视线所需的明亮的。这好像又引着我走回到小时候,那个巨大,好玩,到处充满新奇的住宿学校一样。昏暗,但并不令人窒息。顺着楼梯我走向了三楼,这个建筑并不是很高,所以虽然上了三楼,但并不是感觉很长。在穿过走廊,我就下了楼去。在下到一楼的时候,看到一个向下的楼梯。走了下,却感觉并不比上楼的楼梯短。近处是用栅栏门锁着,几近阴暗的机械房。我便退了出来。再到一楼我又想。现在的建筑再也感受不到那种上天入地的感觉了。更倒是像蜗居。不是人住的。越发有些怀念起从前来。
    走出多媒体,正面就是大门进来时看到的教学楼主体。进去的时候除了 墙的颜色和装修以外,更像是高中时的教学楼。可是比起那更加显得有些敦矮,但更加有学术与人情味。大门两侧是各种立着的活动海报。甚至教学楼楼梯上也贴着各种通知,和社会团作品。感到十分的亲切。至始至终,不见有人出来阻拦,或者质问什么。
    走出来,想想和北大比起来。总感觉为和给人更加的亲切?仔细想想,原来,这里走到的每一个角落都并不寂寞。是的,并不寂寞。国关学院地方自然不必北大大,来的游客除了我这样因为偶尔的话剧演出以外,很难再有什么来客。每个人不似北大那般生机勃发,但也看得出要比北大那般繁华背后更加的亲切待人。寂寞,是不适用于这里的。寂寞只有在舞台之上的繁华与舞台背后艰辛与孤独之间才感受得到何谓寂寞。北大和过关比起来,就好像北京和地级市之间的区别一样。一个是繁华正在发展的永不落日的
帝都,那里无时不刻有着悲喜交加。然而缺少的一番亲切多的一番寂寞。而地级市,在路边你绝对看不到像北京那样多的乞丐沿街乞讨。因为在质朴的人看来,那是最无奈和出卖尊严的选择。是谁看到都会帮一把,也没有谁抹得开脸在地级市里沿街乞讨,因为那里有尊严。
    但也正如所有的大都市一样,那里也有着数不尽的异乡客因为那城市里一颗颗永不熄灭的明珠而趋之若鹜,迫不及待的争芳斗艳,施展才华。也许,也正因为这样,在北大才有我这样的人出现,才有的无数才子一决雌雄的舞台。然而,这里少的像无数个国关学院那样的一番亲切,与一番乡味。北大有无数个自成规模的学院组成。在北京市,除了离本校以外。有多个成规模的学院园区。然而,看似风华,在每个学院虽有无数精英,却都少得像这样小学校的归属与体贴之感。为什么?因为,一个学院与本校的诸多设施之间还有着一道道林立的门墙。即,学院即无法与本校更加有效的沟通,也单独组不成生活。
    这实际上就是我们发展中大都市还存在的弊病,虽放手开发规模,却难组织营造起归属之感。一个地级市虽然小,但在市中心的地段,总会有这个城市每天集中地生活点滴。比如说一个电影院,一个市镇广场,一个大集市,等等。在大都市中,这些称之为地表,中心。在国家当中,就是大都市本身。大都市本身就有着这个国家一些器官性的象征作用。北京代表政治,上海代表金融。
而发展中的大都市每个区就像北大的一个学院。虽然是北京市的一部分,可很多资源并不能相互供给支持。都要有独立或者联合的运作设施。才能支撑的起,一个地区的生活。而实际上,本院的很多场馆一直半教学半荒废状态,腾不出更多的空间给居民更多的自由空间。只能是形而上的象征代表。就如同海淀区活动中心一样,之足够满足所在地区附近生活人群的需要。根本起不到聚集和联络体现整个地区生活的作用。
    北大,北京。大都市,在这个过程当中失去了中心,失去了人情。变得冷漠起来,而每一个学子,除了天天赶工,和让围城之外的人羡慕与咒骂以外,多的只是寂寞而已。固然,北大是中国学校当中的大都市,也只有大都市才能成就和产生更多的神话与梦想。然而,假如有一天我老了。我更希望去一个地级市,而不是大都市当中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