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一场失败的演出  

2010-11-28 13:08: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大多都是一种视觉动物。少有几个能不感情用事,处变不惊的。即使是我,在一些问题上也是如此受到惯性影响。看来韩国最近确实是不太消停。美国想赖账的心看来也不是我多想。最近听了好几场音乐会有好有坏。之前我写过很多对精彩演出的特色与收获。这次我们来写一个失败的音乐会。我对平常事物是既不关心,也不在意的。因此所谓失败,那绝对是失败的让我感觉应该有一些值得吸取教训的东西的。我对失败的定义,并不是执着于场面是否热烈,观众回应度如何这两类事情。虽然大多数情况下,好的音乐会自然会吸引观众全神贯注。然而音乐会嘛。再加上对大多数国民来说依旧是个新鲜玩应。因此,就算演的比较烂,但只要基本功扎实不走音,弄得花样新鲜,大都数人还是冥冥然,似懂非懂的装懂的。虽然都打哈欠感觉无聊了,但看别人聚精会神,自己还是要装下去的。因此,实际上我并不在意人数与反应对演出精彩与否的绝对关系。大师面对一个人和一千人的演出理应是一个样子的。这叫做平常心。至于为什么我说其失败,一个段落实难说清,请大家看下去就好了。

   就音乐而言,是一门非常抽象的艺术。当你没见过优秀的音乐家临场演出过的话。你会很难理解在没有语言的世界里,音乐怎么就能让人听懂。然而,假如你有幸听过那么一两场经典的大师级音乐会的话。不管是室内几人联台的合奏,还是几十到上百人的协奏曲。你一定会第一时间被激发出兴趣去了解一首乐曲的内涵。然后去观察这乐曲到底是怎么演奏出来的。从乐器到曲子,从曲子到演奏者的组成,配合与心态。你试图在这种和谐当中寻找到来源,然后试图把这种和谐印在心底,带回家去,以方便以后自己慢慢品味,或者在网上寻找类似的曲子给予自己宁静和感动。在很早以前,我就听过不少音乐会,其中有的稀疏平常,有的颇为让人感动,有的甚至让人此生难忘。然而当我意识到音乐竟然有如此的与众不同,千差万别的同时,又有着某种对人心对应的统一性的时候。那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我记得最深刻的是一场由俄罗斯,日本和中国三个交响乐团联合演奏的一场音乐会。现在想想,也正是那种此生难忘,才让我理解了音乐的艺术。以及优劣的差异到底是有着多么大的缺口。甚至你只要竖耳一听一小段,一个乐者的功底,心态,水平基本就知道个八九不离十。

   我记得,那时我还是一个未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无论什么东西,我都喜欢品头论足,当然现在我虽然也观察别人,但很少当面说出来。一是没有必要,二是别人未必会在意。那时的冲动,大多是一种希望去了解世界,分辨黑白的心态。因此,还执着于单场演出会的内容,某一个演奏者的优劣,或者谁更加重要,是核心这样的问题。并不曾了解音乐的内涵,以及水平的差距。只知道对于那一场当中谁更加好来做评价。然而,在那场演出当中,我头一次哑口无言没法评价。因为每一个乐团都别具一格,独特风格的演出没法放到优劣的天平上来评价。总感觉那样粗暴的评论有失公允。偏重了谁更好,都是对另外两个乐团不公平的。当然,当时我最后纠结半天,还是决定认为日本的乐团最好。因为他们的演出乐团与指挥是我见过最有意思,最有风格特色的。不仅选的曲子好,且演出非常能让人感受到他们想表达的音乐内涵。但后来我看过更多的演出以后,我才猛然发现,那三个乐团的指挥和乐团都牛叉的可以。只不过日本乐团个性更加和年轻人鲜明活泼的性格罢了。

   最近,我看过一个有关陈升与奶茶的节目视频。其中陈升的一段话让我十分的佩服。他说,音乐是投入音乐人的心血的东西。做出来不要随便送给别人听,因为他们很有可能不会把你的心血当一回事,把你送的音乐放在陈列台里摆着。做音乐只要你快乐就好,只要快乐,不管你做什么音乐就都是一样的。假如你不快乐,就不要做音乐了。当时,我感觉这个事情只是个人对事物的心态。然而,我发现,这不仅是演奏家对曲子演奏的一个基本态度。实际上,也是他们演奏的根本所在。在我所说的那场失败的演出当中,第一场是钢琴加长笛的六首小的叙事诗。描述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悲伤的房子,金色的乌龟,水晶的鸟笼等。主角长管的演奏者一出场,看起来有些不在状态。可能是紧张吧。当她吹起一个曲子的时候,前半段某然间,我能感受到那种轻柔,自然,且还有着一种如同仙境一般的庄重。但很显然,这位演奏者对自己的演奏并不是十分确认自己的想法。因此,除了一开始那一小段我能理解长管的意境所在以外。后来的两曲每每要到那种状态的时候,演奏者就意外的走音淡掉了那种意境。当我小声嘀咕了一句怎么有点音拍不稳啊之后。这位演奏者就立即鼓足了力气吹奏。虽然每个音都足了,但是过于急躁和刚劲的吹奏完全让人对长笛感觉不知所云。要不是曲子的节拍还在。实在是领会不到这位演奏者要表达什么。

   做音乐要快乐是一种心态。然而能理解这种心态却更加重要。虽然,演出的时候,主持介绍这位演奏者为老师。然而,在我看来这位演奏者比起对意境的理解亦步亦趋,更加纠结于吹奏技法的问题。明显就是没练熟所以才心神忐忑的表现嘛。后来的合奏曲是一个三重奏。是双簧管,大管和钢琴的演奏曲。对鸣的双簧管和大管虽然基本功还可以。但是上台来演奏,完全是照本宣科,根本没有一点是通过理解这个曲子,然后根据理解演奏的样子。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原因不是他们能力不足,是完全没有感觉到他们本身身为演奏者对乐器以及乐曲应该有一种自己所理解的风格和意境的含义。说白了就是完全没有个性嘛。大管吹得那叫一个紧张,双簧管完全就是照着吹得。钢琴在后面那叫一个尴尬。接都接不上。完全是各演各的状态。没有自己是完全没法迎合别人的。跟随这种事情也就是在次等的乐团里能滥竽充数。在小型室内演奏会,没有个性就等于完了。

    等上半场终于完事之后,我不得不评价,第一个还不熟练,在寻找自己呢,剩下的两个完全没有个性。这里指的绝不是基本功,而是指的对音乐的理解,对自己意境的寻找与定位。结果下半场长笛的演奏者上来之后,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大姨妈来了。吹得那叫一个痛苦。听的我直发毛。那不是长笛的叹息,反倒像是母鸡夺食时候的掐架。听着这样的曲子,再看演奏者的表情,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大姨妈来了的时候的痛苦。那表情实在是听着很痛苦,看着更痛苦。急躁和刚强在长笛那种较高音区的乐器当中吹奏出来实在是让人感觉苦不堪言。看着这位演奏者,对我怒目而视。我不禁想了想我最近在事业上的遭遇。当一个人内心充满忐忑的时候,他首先会把目光投向他自认为自己最弱的地方。当加强之后得不到相应的赞许之后,他就开始仇视指出他有问题的观众。认为那是一切问题来源的根本。可实际上,人们的进步有些时候不是从不足最弱开始的。一个自信的人首先没有他内心忐忑的短板,这样他才会把目光投向他认为可能应该有增长空间去做新的尝试,寻找新的境界所在。知道自己的不足却能控制且接受自己的缺点,知道哪里有可能更上一层楼的境界,去勇敢的追求。当一个人内心不稳定且充满忐忑的时候,他一定会首先自己内心充满不安,当这种不安在内心泛滥成灾以后。当外界稍加有一些刺激,他就会认为是针对他的弱点去的。然后对外界的一切怒目而视。

    看着这位演奏者,我突然之间有些明白了那些成天找我麻烦与我作对之人的心态。他们内心忐忑,充满对自己的不信任以及不理解。当别人提出一点意见的时候,首先就向自己内心最痛苦的地方去寻掘。认为自己有所失,而不是自己有所得。外界的刺激对他们来说都是负向的。他们不能从外界刺激当中寻找自己应当去追寻的和谐与安定。他们是被动且不安的自卑者。而后来两位演奏者一个看着完全一副做好自己的事,不管其他的样子。另外一个全身紧张,不知道自己表达自己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他们的心态虽然不似第一位那般不平和。然而他们对自己依旧有着一种麻木与忐忑。不管其他,之作自己分内的事,这就是双簧管演奏者的心态。她偶尔附和一下别人,完全是因为工作需要。看似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圆满完成工作。可实际上那是依旧是一种消极没有目标的状态。紧张不知自己应当怎样才会被别人接受。这是那个吹大管的演奏者的心态。不知道在他身上笼罩着怎样做一种心情,不敢轻易的表达自己。而是亦步亦趋的寻找某种外界允许自己的边界。看似是在对外拓展,可实际上是画地为牢的把自己给封锁住了。

     这样一些心态很像我们日常生活当中的大部分人日常写照。内心不安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对外界充满忐忑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做自己抉择的。他们的心态都十分的内敛且自闭。都多少生活在自己内心纠结当中。对外界不是暴怒愤世嫉俗,就是麻木不仁,或者充满忐忑的同时,不知自己应当如何安放与安生。第一种我见过很多,所以能立即明白他们的心态。第二种生活在我们周围大多数人,但往往他们都不那么惹人注意。第三种更加符合我现在年轻成长过程的心态。然而从旁观者的角度我知道,这种画地为牢,并不会给自己带来多少安定,反而是自己迷失的主因。在生活当中,我骂别人除了要让别人知道我不是随别人任意的软柿子。我对他们言语重视的原因,不是因为我是第一种人愤世嫉俗,而是我是第三种人,不知自己的位置到底是什么。实际有些时候,我挺想当第一种人的,冲动的人有些时候没有烦恼,而烦恼和仇恨比起来,仇恨虽然容易让人迷失,但可以给人动力。烦恼却在时间的长河里,让你自己对着自己慢慢煎熬。

    到演出最后的一个曲子的时候,是一个四重奏。除去了钢琴,除了以上提到过的三样乐器以外,又多加了一个黑管。和以往一样。看来这帮人又在后面商量过了。貌似大姨妈来了的那位演奏者,这次出来看起来神色平和了一些。三个小段,黑管主导了气氛,双簧管比较活跃,长笛找回了快乐,而大管也试图展示一下自己与别人应和。虽然后两个小段剩下三人有着多少的收敛。但总比之前整场的表现好得多。虽然这场音乐会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强奸我的耳朵。但为了表示我并不是在刻意找茬,最后的这三个小段我还是报以肯定的掌声的。有些事情不在于外表如何,不在于情绪一时的波动。而在于对于自己的理解,和对目标的追求。内心的平和与快乐是最重要的。假如你做音乐做的并不快乐,那还是不要做了吧。对陈升这句话感到由衷的佩服。对音乐如此,对任何事情也是如此。这是一种非常正面的心态。

   虽然在我心目中,这绝对是场失败的音乐会。但我认为写出来,应该还是很值得玩味的。对事物要快乐是一种对你内心能量的正向激发。原理和愤世嫉俗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放下了对自己的不安,承认自己的不足,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快乐。至于意境这东西,说实话每个人对人生对世界的理解都有不同。对世界对演奏的乐器要把握其本质,因为你要透过乐器来表达自己。对人生那就是个人的追求与性格的集合了。虽然每个人的理解都有着千差万别。但是能拥有那样人身意境的人是能理解周围的人如何存在的。因为他们内心放下了对自己的不安。而着眼于世界,去通过世界来追求自己的爱。而不用世界来理解自己的恨。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