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信贷  

2010-11-15 17:0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周围环境并不平静,但我却越发的在这些表象当中寻找到自己清晰的道路,与思维的轮廓。虽然有些多愁善感,但是果断的判断力现在甚至推动着我向前不知不觉中,走出好远。这次的内容同样比较丰富。但我希望大家通过本文章了解到的不仅是金融问题当中的信贷。通过本文,我更希望的是大家理解我国宏观治理当中,有关政府自身行为以及自身变量的作用到底对经济而言有哪些。哪些是我们可以做的,也应该做的。哪些是画蛇添足,不应当如此急功近利的。这里指的并不是某一个时期,某一个政策行为的后果。也不是指某些外来的东西,如何影响我们本国经济形态发展与结构。而是我们很多行为的态度,以及背后逻辑的误区,所过于穷尽的发力带来隐藏在时间与社会当中的危机与隐患。

   首先,我们来普及一点科普知识。有关金融当中利率和利润的概念来源与演变问题。上一篇文章,我们提及了在上古和远古时期,个别行为的金融现象。生产性借贷的逐利动机所引发的最早的经济危机。到了欧洲中世纪早期大约公元七百年左右,罗马帝国分崩离析之后。宗教势力开始抬头。古代的那种古罗马统一的大帝国消失。在这一时期开始,有关高利贷问题开始被宗教普遍谴责。虽然在远古法定利率早已经被提出。然而在那个时期,利率的高低还只是一个单纯的个人需求决定的结果。由于追求放贷收益,结果导致了一个普遍的社会经济危机的局面。当然这其中不泛战争筹款,税务问题。然而在中世纪开始的前期,宗教势力开始把高利贷问题放在了声讨浪潮的首要位置当中。相信看过不少国外名著的人应该都注意到过很多对高利贷者罪恶的描述。社会性的反思与声讨高利贷行为,实际上是由宗教哲学院开始的。而在这样一个反思浪潮当中,高利贷的祸害,从一开始的消费性信贷高利很快转向了全面的对高利行为的声讨。即收回比给予更多的回报即是高利行为。甚至在这一浪潮后来延伸到精神领域,期待比给予更多的回报即是原罪。贪婪就是这么出现在圣经当中的。

   可想而知,宗教的道德声讨可是要比远古时期,政府规定法定利率更加的对个人行为有极大地影响力。由于对高利行为的认定从一开始的祸害延伸到所有的金融借贷行为当中。因此当时虽然含息的借贷存在,但在很大程度上,正常的商业金融信贷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由于受着这样的压力,当时的银行家不得不寻找一种中间办法来规避这一教义对他们心灵上造成的压力。借贷牟利不被允许。则他们发明了一种叫做名义折损的利息叫法。就是借出的金钱被收取的不是利息,而是一种借贷行为的成本折损费。即假如不把钱借给某人的话,这些钱可以被用作其他生产上。而为了补偿这一预期性的生产获得,在宗教压力下,银行家把这样一种收取多出本金费用的利息称之为补偿。这也就是我们今天从西方引渡过来的未来金钱价值论的最早出处。实际上它并不是一种为了研究利息如何存在的研究成果的表述。实际上它是自中世纪以来,受宗教思想影响而产生规避高利贷这一称谓的解释。

    我首先讲述这个,就是想告诉大家,我们国家虽然在商业发展历史当中金融发展相对较晚,且确实是与国际接轨以后才有了长足的动力。但国外的很多思想,解释,虽然不一定都是美分党,欧元党写出来,指手画脚的产物。但它们的出处不一定就真的那么真理且高深。在当下的金融学术界,由于这样一种带有历史传承色彩的金融描述。我们把很多问题都归咎于这样一个不靠谱的真理。而很多来源于历史演变当中的真相,以及教训反而被我们放在脑后。不去做对今天行为的反思与借鉴。今天我们要谈的信贷,不是想说明信贷这样一种业务的分类,以及区别。而是想向大家进一步神话的展示有关金融发展当中,国家,经济与金融的角色关系。来认知我们今天的哪些行为实际上是重蹈覆辙。

    最早的金融危机,与其说是追求利息导致的,不如说是想不劳而获所导致的。在上一篇文章当中,印第安人的馈赠就是最简单逻辑的金融危机例子。衡比今天的市场利率水平与浮动,在数值上来讲,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在中世纪,年利率300%与10%可以被看做极端利率平均数的最高上下限。而在远古,按周结算,数以百分之千计,百计的年利率被视作正常状况。反观今天的金融结算利率,实际上要比过去来说低得多得多。按《利率史》的作者的思路,利率在历史上持续走低,可以被视作经济通货充裕且稳定的体现的话。今天的金融要比我们过去祖先时代的要好得多。当然中国在同时期的状况我们就不知道了,这里就泛指同时期的欧洲地去吧。然而今天的金融危机波动虽然远没有过去的激烈,比如西班牙王室连续破产几次,比如高达48%的债务年利率。真的是不只是用多灾多难来形容。实际上今天的金融危机之所以看起来比过去更加恐怖,很大原因在于今天无论是国际间的金融联系,还是社会生产形势的专业化分工,太多人被紧密的捆绑在一起了。现在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当中的人,社会化程度比起过去任何时候都要紧密和依赖。

    我们讲信贷的故事并不长,实际上也不比上面中世纪反对高利贷浪潮复杂多少。简单的来讲,自远古生产性个人借贷发展了很长时间以后,由于一些原因国家控制监管并没有进一步跟进,反而出现了衰退。大量的金融危机现象的产生,导致了经济上的货币贬值与泛滥。市场衰退,导致了长达数个世纪的蒙昧时期。这其中主要的来源,就是在原始没有对金融太多认识与规则的环境当中。人们很早就对金钱所产生的利润产生了一种好逸恶劳的心理。再加上那个时代城邦之间的经济关系并不是像今天这样可以开印钞厂调节货币发行量就能筹到钱,只要有实力收回多于货币就万事大吉。当时城邦之间的贸易以及战争所需的资本筹集是非常困难的。实际上既是是到今天,也有很大一个群体的国家,政府信用远不及优质信誉的商人与抵押贷款所获得的利率低。因为信用底,所以利率高的源头。实际上就是因为风险高,借不到钱。以那个时代的生产方式而言,也确实如此,所有的资本积累都是可以按每人产出的产品按单位平均计算聚集到一起的。在无战争时期,神庙小规模肩负借贷金融机构的职能。而在战争时期,政府除了税收,和强制的分摊到本国富有阶层一些募捐额度以外。借钱远不止是个人消费的事情。而是非常大的金融问题。高利率的由来就是缺乏资本。

    然而高利贷则是另外一回事。先前我们说过,消费性信贷与生产性信贷的区别。也提到过信用度对筹集资本的影响。然而高利贷的核心则是一个社会性的金融问题。这个问题也可分作几个层面来讨论。站在金融监管的角度来讲,对高利率的追求是一种好逸恶劳的社会趋势。人们都会追求高回报。站在社会金融的角度来讲,则消费性信贷,明显是不具备任何产出性质的个人动机行为。而不是有助于经济发展的扩大市场行为。站在金融业务的角度来讲,则实际上由于以上两点的原因,当某一市场资本充裕,利率下跌以后。则资本会退出寻找资本不那么充裕的市场领域追求高利率回报。而高利贷的核心就是在资本稀缺需求领域趁机谋取高回报利率。且这一稀缺的原因不应该是因为信用缺乏的个人,否则那叫做投机行为。但实际上投机行为与高利贷对经济与金融的侵害是同样恐怖的。前者属于敲诈,后者会造成大量资金盲目跟进,最后造成市场流动性差和波动性强,死帐,呆账频现。

   而到了中世纪,虽然高利贷本身被宗教严格的禁止。可金融危机依旧没有消失。反而愈演愈烈。不过原因倒不是来自于个人逐利动机暗涌。而是政府财务危机。当然啦,在中世纪除了基本的农业生产以外,远洋贸易,以及小作坊生产才刚刚起步。还没有到后来殖民地时期那般疯狂。贵族之间打架与吞并是常态,但真正威胁到金融稳定的,不是地方贵族的剥削。而是国家间的战争消耗与王室生活的奢靡。节俭这个词我们平常挺多的,然而大多数中国人眼中的借鉴一般还只停留在一顿饭几个菜,一件衣服穿几年的表面工程上。而对于中世纪的欧洲来说,节俭并不是一种生活态度。而是一种财务是赤字到借钱破产好几次,还是每年账面有盈余的积累。现在的我们有印钞厂,有外汇储备。所以总感觉财富是一个数字游戏的博弈。然而实际上我们财务的逻辑和古代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可供宽限的余地大了而已。由于普遍的军事对抗,以及部分国家王室的生活奢靡。政府强制性的对银行家进行借贷,以及发放债权变成了一种常态。当时金融是非常国际化的(假如这么说让给有些人感到兴奋的话)。一方面是由于政治上主权国家的概念还不似今天那般清晰,跨过县界和跨过过节实际上没啥区别。但更重要的是,王室的债务危机根本就不是国内产出能解决的了得。

   那不劲有人要问,假如皇室都这样,还谁来借给他们钱啊?或者借钱给他们,不就控制了皇室了吗?不得不说你们太低估古人的智商了。为了战争与日常花销,对于这些人来说,一切都是浮云。虽然当时西欧主要几个国家基本上都面临财务危机,比如英国,西班牙,法国等等。然而在东欧以及地中海地区的商业那还是和发达的。说起国际化,那首当其冲就是债务国际化呀。比如西班牙王室的债务当时是被意大利人通过持有债券,再转成年金,最后甚至破产作废的。那亏得是血本无归呀。再比如有名的圣殿骑士团,当年叱咤风云欧洲宗教佣兵团的一个奇迹啊。一个骑士团,有兵,有钱还能有自己的领土与裁仲机构(受教皇统辖,不鸟贵族与皇权)。多牛啊。被绯力四世灭掉看起来是政治上被遗弃了。可实际上是法国国王不想还钱,才把债主搞死的啊。恩,圣殿骑士团当时是法国王室最大的债主,与资助人。一切都是浮云啊,好吧我八卦了。恩,由此可以看出,当时由于战争与王室的奢靡大量债务危机早就存在了。除了我们上面提到,实际上欧洲大抵上的经济命门金融业的债务创新那是手当其冲。当然也不是没有正面的例子。比如威尼斯发行的百分之五年金债权。发行价起初为70左右,最高贴现时到达100左右。通过可转让,与有利率的原因。在近百年的时间里,募集大量资金应对战争,之后还款。营造了较好的信誉。这种债甚至被当做一种通货与投机产品使用。但后来由于国家经济与策略没即时应对情况也不行了。变成了垃圾债。最后取消利息和回收机制。变成了垃圾债。

   我想说啥呢?我想说的是,实际上金融这个东西实际很简单。就是金钱的流动与供给问题。在古代,也许金钱货币靠国家维系的影响不那么强烈。然而说白了,它还是离不开供给关系,以及货币量的问题的。投机与高利造成了市场运行的波动以及套利漏洞。由无数个个人行为导致了宏观上的危机。而国家信贷问题,不仅是信用问题,实际上最深刻的还是国家在这样一种行为当中所扮演的角色。无论是战争时候的借款行为,还是我们今天的国家投资行为。都是一种主动性的去干预正常金融流通的行为。它影响的不是秩序,而是货币量。主观上的货币量增加是国民生产总值的体现,可客观上来讲,是国家行为干预了正常市场货币供应链条。也许,我们站在政府的角度,可以干预外国债券,股票上市,可以阻止外币流入本国市场干预我国经济正常波动。可以开展新型的金融机构业务,以及规定国家金融秩序。进行宏观调控。然而,国家最不该干的,就是主动插手货币供应链条在不同市场上供应量的平衡。无论是借钱不还抽走,还是印钱不收放着。走什么渠道,是放贷放出去的,还是花钱花出去的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由于一些领域资金需求不足,而大量抛放货币,既解决不了问题,又造成一些市场的通货膨胀,游资涌动。

    简单的一个资金流问题。可实际上触及的是我们如今世界当中,金融与经济之间最根本的链接点所在。利息的产生,是目的还是必要的促进手段。围绕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看懂很多金融业务的产生于演变。以及金融危机当中结症的所在。货币供应与市场均衡之间是直接关系,还是间接联系。定向供应是金融机构发展业务以及金融监管的必要考量。而现代国家虽然手头的金融手段甚至不需要国库盈余来运作每年的计划部署。然而,政府的财政与金融宏观调控之间的关系又不似只限于规则与国家间经济的稳定。别人惹的祸,决不能我们吃哑巴亏埋单。然而我们自己对于每年的中央财政预算和国家经济宏观货币供应之间,应该不是对等的冲销,而是要有所盈余的保有市场稳定,而不能主动财务投放。有些时候,通过针对稀缺货币资本的生产群体创设新的金融机构与业务放贷,绝对要比直投基建对经济发展有效。而消费性贷款一定要慎而又慎,不是怕老百姓消费过多。而是要严控消费性贷款的高利,投机与无效货币投放。老百姓有工资,公司消费代表产出平衡。而借钱消费,贷款有利息。且完全是无产出的多余货币供应。属于投机行为。短期刺激小额控制可以。像房地产这样的事情最好是再也不要出了。与其和政府花钱比起来,不如政府借钱给企业。和借钱消费比起来,不如少收税来的实在。而为了花钱刺激消费而收钱,不如少收钱刺激民间财富积累。信贷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最基本的金融业务之一。然而要根据情况慎之又慎。

  最后,通过信贷,我们一定要了解一个道理,那就是国家的财富到底是什么?站在我国财政的角度来讲,财富是需要再分配的。站在经济的角度来讲,财富是需要生产流转的。而站在金融的角度来讲,则财富的保有是有空间的。再分配与其集中投放。不如藏富于民。生产的企业虽然是现金流的实际运作主体。然而它只是实际物资的流转者。而只有人民的口袋才是最可靠地。永远不要把注意打到人民的口袋里。因为再多的钱,不会花,不如先存着。与其有个越收越多的预期,不如有着能高效调动资本的系统。对于现代国家而言,借钱早就不是因为缺钱了。花钱又何必非得为了个预期,搞得国企垄断,税收年年新花样呢?藏富于民,是因为我们在必要的时候能筹到钱,政府会花,不会存。则收钱就没有了意义。只变成一个形象工程了。因此银行的资本调动能动性还是很大的。甚至我们现在都必须想方设法扑灭这些低成本的资本到处流窜了。更多时候,我们应该看到,比起金融的调钱功能,政府的花钱功能,最长久的还是民间的存钱功能最值得我们注意什么是国家实力的积累。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